我藉音樂,來反抗建制 - 阿P @ my little airport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長毛梁國雄議員宣佈參選特首,代表民主派反建制。不在政治圈內的獨立音樂人,又如何對抗建制?My Little Airport (下稱MLA)的主腦阿P在2009年《經濟日報》的訪問中說過:「我藉音樂,來反抗建制。」

MLA的音樂從不激烈,但內心卻渴望抗爭。2009年,MLA先後推出歌曲〈Donald Tsang, please die〉批評時任特首曾陰權就「國家發展為香港帶來繁榮穩定」的言論是「強姦民意」,亦有〈瓜分林瑞麟三十萬薪金〉諷刺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毫無政績,只是「人肉錄音機」。

當時,這兩首歌一放到YouTube,兩日內的點擊次數至少3萬,頓時成為網路紅人。然而,阿P說MLA做這些歌不是為了高收視,而是面對着香港政府的施政,他只能透過寫歌去抒發那份憤怒與很重的無力感。

8年後,小圈子選舉、官商鄉黑勾結、貧富懸殊依然存在。可是,香港人看似不再相信七一遊行,不再相信議會有改變社會的能力。新一代年輕人的無力感好像比以往更大。

或許到最後,長毛即使得到3.8萬公民提名,也不能入閘參選為特首,但至少他以自己微少的力量去對抗建制。香港越被壓迫,獨立音樂人可以寫更多歌顯示建制的荒謬,令抗爭不只遍地開花,而是成為香港人的日常。

來源:阿P @ My Little Airport
《經濟日報》2009-06-29 A15〈自創歌曲反建制 唱社會荒謬〉

圖片來源:my little airport 〈美孚根斯堡與白田珍寶金〉影片截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