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不安穩 陳蕾視香港為拼搏的地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陳蕾」這個名字、「豹哥」這個花名,8年前已經出現過在香港人的眼前。

2009年,當時18歲的陳蕾,還未畢業便隻身從廣州走到香港,參加還未被「殺台」的亞視舉辦的歌唱選秀節目《亞洲星光大道》。那是她為夢想第一次的「出走」。

8年間,經常來往中港兩地,紅磡火車站成為了唱作歌手陳蕾在香港最熟悉的地方。從小就看TVB與ATV長大,她說小時候對香港總有許多嚮往。可是,香港終究沒有讓她一夜成名。反而讓她過著不穩定的生活。

經常來回中港歌地,紅磡地鐵站已成陳蕾最熟悉的香港地方之一(攝影:Paul Sedille)

8年後的今天,她加盟樂隊Mr.成員Tom與MJ創立的音樂廠牌「自由意志」,推出作品〈出走〉,終於找到自己的創作步伐:「我做到想做的音樂,做到想做的自己,已經達成了夢想的一半!」

到底香港這片土地,承載着這位廣州女生多少希望與失望?

曾亮相亞視  被稱為「翻版梅艷芳」

訪問相約在紅磡火車站,陳蕾身穿一條鮮色連身裙,頭戴墨綠色頭巾,背着一把結他,總是笑容滿面,很「文青」,亦很有鄰家女孩的感覺。確實很難想像8年前,《亞洲星光大道》的評判形容她為「翻版梅艷芳」。

當年,陳蕾在比賽後期時的造型比其他女參賽者大膽。一頭短髮,粗黑的眼線與深色的眼影,加上強硬的唱腔,以及「豹哥」這個花名,總讓樂迷覺得陳蕾是一位很有男子氣慨的「rock妹」、搖滾女歌手。「參與《亞洲星光大道》時,我的形象很鮮明。可能會讓人覺得我就是要搖滾,要穿黑色。可是,我真的覺得自己非常少女。」

一身「文青」打扮,陳蕾覺得自己也是一名少女(攝影:Paul Sedille)

在香港,18歲是準備考公開試入讀大專院校的年紀,陳蕾卻直言自己不是讀書的材料。當時還在職業高中讀設計的她,偷偷參加選秀比賽:「我是通過廣州的海選才到香港的。直至真的要去香港之前,我也沒有跟父母提及過,慶幸他們也很支持。」

在選秀節目得了第四名,陳蕾也順理成章加入了亞視,開始在香港生活。家人得悉之後,也覺得在香港發展是一件「前途不錯」的事。來自廣州的她,對香港的想像是什麼?

喜歡繁體字  對香港充滿好奇

雖然在廣州長大,但陳蕾對香港並不陌生。「我是看TVB與ATV長大的,所以小時候已經聽過油麻地、旺角、銅鑼灣等地方。那時候,我已經對香港充滿好奇,很嚮往去這個地方。」

直至14歲的時候,她第一次跟家人來港旅遊,發現廣州與香港即使也以廣東話作為母語,但原來兩地存在很大的差異。無論是城市的環境、文化、晚上的燈飾,還是便利店賣的礦泉水,也不一樣。「我覺得香港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有特別的文化與特別的字體。」

「讀書時,不論是我,還是我的朋友也會自己學繁體字。大家都覺得如果繁體字寫得好,是一種光榮!」

與香港相比,廣州就像一條鄉村。2014年,陳蕾曾經回到廣州生活過一段時間。習慣了香港的繁忙,回到廣州突然發現家鄉的步伐其實很悠閑。物價便宜,生活也很安穩。可是,在拼搏的年紀,她更喜歡香港的急促。「長大了,我不會嚮往在香港生活。香港是一個很急促的城市,生活節奏讓人很不舒服,但這種不穩定,會迫使人進步。在這個競爭這麼大的城市中生活,只要稍一鬆懈,就會被淘汰。」

陳蕾認為香港的急促可讓她進步得更快(攝影:Paul Sedille)

「耍心計」讓人關注自己

在亞視的日子很安穩,但她只能當一名主持,在後期跟本沒有唱歌的機會。2014年,為了繼續可以唱歌,她提早與亞視解約,回廣州生活。「那時,我很清晰知道自己一定要回來香港。」

我問她,那段時期的陳蕾是被香港「淘汰」了嗎?陳蕾沒有直接回答,她只是說:「我不敢故思亂想。我不想浪費時間,我只想充實自己,找到自己的價值。」

即使曾經回到廣州生活,陳蕾一直相信自己會重返香港(攝影:Paul Sedille)

陳蕾是個聰明的女生,她自稱「耍了一些心計」去得到別人的注意。早於2012年,她便開始在個人的YouTube Channel中翻唱不同流行曲,例如陳奕迅、田馥甄、林俊傑,或Dear Jane的歌。回到廣州後,翻唱影片的量比以往更多。

這些翻唱影片的點擊率動輒超過10萬,全因為她夠快。「我很留意這些歌手。當他們發表新曲,我就會立即練習,第二天就會上載翻唱影片。我要樂迷在YouTube搜尋偶像的歌之外,也會找到我的翻唱影片。」

除了快,視覺上也要夠爆。陳蕾用的結他貼滿了色彩鮮艷的貼紙。而且,房間背景與帽子也要搶眼,滿足網民的視聽慾望。「心計」是頗成功的,但原來這些歌也不是陳蕾的最愛。「其實我最喜歡的音樂是日本樂隊Radwimps與One ok Rock!由讀書到現在也很喜歡他們,上星期也買到演唱會門票,我真心覺得自己看日本樂隊的眼光很準!」

「哈日」的偏好,或許就是驅使她選擇在2015年加盟日本唱片公司的香港分部「Amuse Music Hong Kong」。

重拾自由  從心出走

然而,身處唱片公司旗下的生活並不愉快。她不能寫自己喜歡的音樂,不能穿自己喜歡的衣服。「我覺得自己失去了靈魂。我寫歌時,只會想公司會否不喜歡。」當一名創作人開始「自我審查」,她便失去了創作的自由。因此,她離開,轉而加入了「自由意志」,推出新作《出走》。

如何能夠找到創作的自由與靈魂?「創作自由不是我寫了什麼就沒有人可以改,而是一個團隊有商有量的決定。我們互相信任大家,取一個平衡。」在《出走》這首歌,除了作曲與寫詞,陳蕾也參與了編曲、宣傳、MV拍攝等的工作。難怪,陳蕾也在Facebook上說她遇上了十分熱血的團隊,讓她可以凡事親力親為。

對於陳蕾來說,出走是一場跟自己的內心對話(攝影:Paul Sedille)

8年間,陳蕾來來回回香港無數次。香港給了她美好的想像、給了她挫敗,也給了她希望。諷刺的是,當一些80後、90後正盤算着離開香港,出走到其他國家生活時,陳蕾卻依然選擇香港。選擇香港,不是因為相信香港,而是她相信自己。

「出走,不一定是離開家園像我一樣由廣州來到香港工作。真正的出走是要跟自己對話,到底現在的生活模式是否自己喜歡的?如果生活令自己很大壓力,很迷失,你要選擇內心的出走,要尋找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