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解香港樂迷如斯期待Massive Attack的襲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大型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 2017》第一波表演陣容在昨天釋出,單是一個Massive Attack作為今年的重頭戲,已足以叫樂迷趨之若鶩,大家都按捺不住地表示猶如得以夢想成真,開心到好想對這隊以3D及Daddy G為首的英國Bristol音樂共同體大呼:

我哋等咗你N咁多年喇!

2010年8月,也是《Heligoland》專輯面世的同年,Massive Attack曾到台北演出,當年他們遺憾地沒有順道來港,香港樂迷都只有羨慕又妒嫉(雖然我有不少朋友都過了台北看他們)。

Massive Attack就是那種大家一直覺得他們很有可能來港舉行音樂會的樂隊,但實情是過去卻從沒有登陸過香港,印象中只曾有過其成員個別來港作DJ演出。香港的粉絲們只好繼續為之望穿秋水下去,直到昨日看到《Clockenflap》的公布,你會明白我們有多興奮。

90年代無懈可擊的三部曲

忘不了在1991年除了Primal Scream的《Screamadelica》之外,Massive Attack的《Blue Lines》是當時另一張叫我聽得大開耳界的專輯,嶄新而別具折衷性意義的音樂體驗,打開了一片屬於英倫的Bristol hip hop天空——那時trip hop這個音樂標籤尚未通用。還有《Blue Lines》面世時適逢波斯灣戰事爆發,所以唱片封面上只有簡稱樂隊為Massive,而抽起了Attack一字。

從sound system團體The Wild Bunch另起爐灶分裂出來的Massive Attack,三位創團成員3D、Daddy G及Mushroom在當年是多麽的石破天驚。

原裝鐵三角陣容的Massive Attack: Mushroom、3D和Daddy G (唱片公司宣傳照片)

1991年首張專輯《Blue Lines》的驚艷之處是折衷性地把dub、hip hop、soul、jazz、house共冶一爐,在日後亦被奠定為首張trip hop唱片與藍本。到了1994年的第二張專輯《Protection》那不但一手與同年Portishead的首張專輯《Dummy》正式燃點trip hop運動之火頭,其高質素的渾圓精良電音製作,打造出夢幻、唯美、高雅、尖端而深邃的音樂層次,在當時亦足以傲視群雄,進一步鞏固其王者地位。再下一城,是1998年的《Mezzanine》第三張專輯,那源自post-punk的闇黑低迴氛圍與有機性打真軍樂團演奏,勾勒出他們歷來最扣人心弦的張力暗湧,紀錄了他們這個音樂拓展過程的登峰造極狀態。Massive Attack以慢工出細貨見稱,鐵三角陣容鐵時代灌錄的頭三張專輯《Blue Lines》、《Protection》和《Mezzanine》,足以在上世紀90年代構成他們無懈可擊的三部曲音樂演進。

近年的Massive Attack就是衹有3D和Daddy G的共同體(唱片公司宣傳照片)

星光熠熠客席歌手

在《Mezzanine》之後,Mushroom與樂團的磨擦乃日益嚴重,最終聲稱由於對Massive Attack的音樂取向感到不快而於1999年秋天離隊,然後初為人父的Daddy G便由於要多花時間在家庭生活上而休假12個月,從前缺席樂團的下張專輯,只參與跟著的巡演而已。結果在2003年初發表的第四張專輯《100th Window》餘下3D一人獨力留守,Massive Attack變成了他的獨腳戲。直至2010年專輯《Heligoland》的出現,Massive Attack變成以3D及Daddy G的二人組,才被視為他們的回勇之作,大家亦不其然地指出這方稱得上是《Mezzanine》的後繼專輯,評定為Massive Attack的「第四張最佳專輯」。

識得聽Massive Attack,當然識得聽其客席歌手,由早年的騷靈女伶Shara Nelson、合作無間的reggae歌手Horace Andy、「Bristol三寶」之一的Tricky,到Everything But The Girl的Tracy Thorn、來自Jungle界的Nicolette、前Cocteau Twins的Elizabeth Fraser、愛爾蘭歌手Sinead O' Conner、Blur / Gorillaz的Damon Albarn、Elbow的Guy Garvey、昔日Tricky的御用女歌手Martina Topley-Bird、Mazzy Star的Hope Sandoval、TV On The Radio的Tunde Adebimpe,都是樂迷所津津樂道。去年出版的四曲EP《Ritual Spirit》及單曲〈The Spoils〉,帶來有Roots Manuva、Young Fathers、Azekel、Ghostpoet的參與,以及再度跟Tricky和Hope Sandova合作。

說來,trip hop體系已在20多年前已被流傳到香港,但當年的Bristol的三寶,都一路沒有機會空降港演出(Portishead原定曾在1998年5月舉行香港場音樂會,但在臨舉行前幾天卻由於Beth病倒而取消。)

直至2017年。

Massive Attack的現場演出,都是得以拓展成為打真軍的大樂團姿態見稱。之前,《Clockenflap》早已曾邀請Massive Attack來港,但都只是DJ set形式,所以今次能夠看到他們full band上陣,實屬難能可貴。

以下是13首必聽的Massive Attack單曲: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