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9】民運改變一代人 梁國雄:青年勿為做歷史主角遺忘歷史

撰文:莊恭南
出版:更新:

年月悄悄溜過,八九六四至今已渡過29個年頭,當年的「長毛」社民連梁國雄仍是30多歲的青年人,他有份組織「四五行動」,是當年聲援北京學生的先鋒。29年過去,長毛的一頭長髮已見花白,那場風起雲湧的民主運動,雖然慘遭鎮壓,但仍然書寫了歷史,也改變了當年那位青年長毛,和那些一起聲援過八九民運的香港人的一生。
梁國雄接受《香港01》專訪時,憶述當年,連他自己都未猜到,小小香港會有百萬之眾走上街頭聲援北京學生,他形容從5月開始的3場大遊行,在本港是「史無前例」,更感慨當年的聲援行動改變了一代人,「每一日都多啲人出黎,成個生活模式都改變咗」。
對於近年有新一代從政者認為,六四屠城和八九民運與港人無關,梁國雄就引台灣2.28事件為例。他指,台灣民主運動之所以成功,源自一部分人無懼強權打壓,仍堅持銘記歷史。他又反問,「如果我們認為自己做了歷史的新主角,就選擇遺忘歷史,當別人遺忘你時,你又會怎樣想呢?」

八九民運和六四事件,對於長毛而言,都還歷歷在目,從「四五行動」的聲援、學聯到新華社示威,再到第一次全港大遊行,他仍然能夠清晰記住每個日期,將每一天所見所聽,娓娓道來。(梁鵬威攝)

八九民運改變一代人生活 回憶當年仍感激動

對於梁國雄那一代人而言,談起八九民運,總能滔滔不絕。一切對於長毛而言,都還歷歷在目,從「四五行動」的聲援、學聯到新華社示威,再到第一次全港大遊行,他仍然能夠清晰記住每個日期,將每一天所見所聽,娓娓道來。

1989年5月20日北京戒嚴後,香港天文台同日懸掛8號風球,司徒華發起的第一次維園集會,連梁國雄都不相信,集會會得到市民響應,「嗰次顯然係我估錯咗啦,八號風球啊大佬……」,當日集會有4萬人在風雨下上街,是當時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集會。

梁國雄坦言,5.20北京戒嚴後,司徒華在維園發起的第一次大規模集會,他並不樂觀。(梁鵬威攝)

那次之後,一發不可收拾,5月21日及28日,再有兩次超過100萬人參與的遊行,其中包括香港市民響應北京學生號召的「全球華人民主大遊行」,六四屠城發生後,則有20萬香港市民穿黑衣素服,在跑馬地馬場,舉行「黑色大靜坐」.哀悼六四死難者。

梁國雄形容,89年的數次大遊行,是香港歷史上未曾一試的,「根本處於一個亢奮嘅狀態,每一日都有多啲人出嚟,對於嗰百幾二百萬人,成個生活模式都改變晒」。梁國雄說起當日的畫面,一臉激動,「根本係香港未發生過嘅事,連紅磡海底隧道都要開放俾人遊行。」

遺忘歷史者 也要被歷史遺忘

近年本土思潮崛起,越來越多年輕人,尤其是新一代從政者,認為八九民運和六四的歷史,與香港人無關。梁國雄坦言「件事過得越耐,當然記憶就會越模糊」。不過,他則不認同,為了強調本土,遺忘歷史是最好的方法,「就算台灣2.28事件,都係開放民主選舉之後,先可以講出嚟,如果年輕人要學台灣,搞台獨,其實佢哋應該要明白人哋嘅歷史,如果唔係因為有一部分人仍然堅持,2.28呢件事都會淹沒,如果你唔紀念,咁對統治者嚟講,係最好嘅」。

梁國雄反問,如果年輕人認為自己做了歷史的主人,就遺忘歷史,那麼當他們被人遺忘時,他們又會怎麼想呢?(梁鵬威攝)

除了像長毛一樣的激進泛民,近年受到最劇烈打壓的,可謂是一眾青年政團,從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在宣誓風波中被DQ,到本民前梁天琦入獄,連立場相對開放,主張「民主自決」的香港眾志都被選舉主任裁定綱領不符合《基本法》,而失去參選資格。梁國雄說:「你遺忘咗歷史,你以為自己做咗歷史嘅新主角,咁當人哋都有一日,要遺忘你嘅時候,你嘅諗法又會點呢?」

梁國雄多次到法庭旁聽梁天琦(中)暴動案審訊,當談起到新一代不再重視悼念六四,梁國雄總是語帶無奈。(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接受訪問前一周,梁國雄一直有到法庭旁聽梁天琦暴動案審訊,他甚至為梁天琦撰寫了求情信。對於越來越多年輕人輕視悼念六四,他語氣中更多的是無奈,「如果你用這種態度看歷史,我都不知道要如何找回本土和香港獨立的根據,如果過去的事情就不理,那絕對是虛無主義,是對歷史的虛無」。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