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凱欣宣布辭健康大使 談出戰九西掙扎:我無同西環傾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盛傳代表建制派出戰九龍西補選的食衛局前政治助理陳凱欣,自上月高調擔任左派組織九龍社團聯會的「健康大使」後,旋即成為傳媒焦點,多次落區都被問及何時會正式宣布去馬。她接受《香港01》專訪時,重申現階段仍未有決定,又透露已電郵通知九社,辭任「健康大使」一職,原因是不欲個人名聲搶去社團活動的焦點,以及希望關注健康以外的議題。

被問到有否就選舉一事與中聯辦接觸,陳凱欣說:「我從來無拜會過西環,中聯辦官員當然會在酒會等場合見過……對話一定是有的,但就無談到選舉事宜。」

陳凱欣已正式辭任九龍社團聯會的「健康大使」一職。(盧翊銘攝)

陳凱欣將代表建制派出戰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早是政界公開的秘密。九龍社團聯會上月12日高調為陳凱欣「搭台」,邀請她任「健康大使」,緊隨而來是一系列的強勁宣傳,除了印有她頭像和名字的橫額散布在九龍西區街頭,其在紅磡隧道口附近外牆懸掛的一幅巨型海報,月租數以十萬元計,更成為焦點。正當陳凱欣被民主派批評是用「銀彈」籠絡人心之際,她接受《香港01》專訪透露,已正式通知九社,辭任「健康大使」。

至於外界關注的該批數量龐大宣傳品,會否隨着她辭任健康大使而下架?陳凱欣說,一切交由九社作決定。她強調,雖然她已辭任,但九社的「健康大使」活動不會因此而馬上終止,「找人替代我都需要時間」。

陳凱欣:「我唔想框死自己,只講健康」(盧翊銘攝)

不想只講健康

當了健康大使才一個月,為何會萌生去意?陳凱欣說,落區宣傳防蚊及健康資訊期間,最令她感到印象深刻的一幕,是有一位長者對她對說,防蚊的資訊沒有作用,因為該名長者覺得蚊不會喜歡吸老人血,而且家中環境細,甚至連一隻窗戶都沒有,跟本沒有蚊飛進來。陳凱欣覺得,除了健康的議題外,房屋和教育的範疇亦需要有人關注,惟「健康大使」這個身份卻局限了她發聲,「我唔想框死自己,只講健康」。她同時發覺,過去一個月傳媒只關注她未來路向的發展,影響了這個活動的目標,「整個焦點好像只落在我個人發展上,彷彿所有九社的活動都與陳凱欣有關,為我作宣傳」,於是她作了辭任決定。

雖然陳凱欣尚未表態去馬參選,但不少建制派及前高官已紛紛表態支持。談到參選九西之路,陳凱欣重申,至今仍沒有任何決定,又說當初根本沒有考慮過這條跑道,「有人正式建議、高醫生着我考慮是八月初的事,在此之前,我是完全無考慮或討論過要參選這件事」。

我唔想框死自己,只講健康。
陳凱欣

陳凱欣首次談及考慮出戰九西補選的來由,稱最初大家都認為高永文是一個理想的人選,但當高正式婉拒時,便開始有人慫恿由她代為出戰。(盧翊銘攝)

那為何會突然出現她的名字?陳凱欣首次解釋來由,指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為高醫生是一個理想的人選,但當高永文正式婉拒時,便開始有人慫恿由她代為出戰,「當高醫生正式拒絕時,遊說的人眼神一轉,便會留意到站在高醫生旁邊的我,陳凱欣會否是一個可考慮的人選?我相信高醫生應該會不經意提到我的名字」。自此,遊說高永文出戰的人便轉向建議陳凱欣出選。 

至於在過程之中有否與中聯辦接觸,陳凱欣斬釘截鐵地說,沒有拜會過中聯辦,遑論討論九西補選,「從前擔任政治助理出席活動時會與不同機構及黨派的人接觸,對話一定是有的,但就沒有談到選舉事宜」。 

縱然得到多位前高官及建制派人士背書,陳凱欣說,仍須評估自身的能力及政治能量,可否勝任立法會議員,明言即使他日決定參選,都會堅持走獨立中間路線,不會偏幫任何一個黨派,有需要的話亦會與民主派議員合作,一同為關注的議題發聲,「啱就讚,唔啱就鬧,做返自己!」

+11
+10
+9

陳凱欣對時政看法

是否支持《基本法》23條立法?

支持政府就《基本法》23條立法,贊成盡快展開23條立法的諮詢工作,愈多時間準備愈好,摸清社會脈搏,了解市民想法,才能討論條例的細節內容。

是否支持立法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沙中線?

認為特權法是一個可以問責的方法,但當前最重要的是先處理對居民造成的影響和確保乘客安全,再檢視由政府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工作成效,若真的有需要,可以考慮引用特權法調查。 

是否支持立法會再修改《議事規則》?

認為新修例後立法會審議進度有所改善,目前狀況理想,若市民或建制派議員認為有需要再作修改,可加以討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