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俊宇周浩鼎維持原判「被劃界」 或重演馮檢基「墮馬」悲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區議會選舉明年舉行,選管會今年7月公佈臨時劃界建議,經過數月諮詢和研究後,昨天(12日)公布正式劃界建議。根據臨時劃界建議,7名雙料議員將受劃界影響,當中包括兩名循「超區」晉身立法會的民主黨鄺俊宇和民建聯周浩鼎。

其中周浩鼎所屬東涌南選區被分拆,區內近半樓宇被劃入新區。民主黨鄺俊宇所屬元朗的北朗選區,有近半私樓選區被劃走,整個北朗選區變成公屋選區。倘若二人在區議會選舉中落敗,即代表失去超區入場券,所屬黨派需盤算另一人馬出戰超區,黨內甚至會因「爭位」觸發黨派內部矛盾,故是次劃界可謂「牽一髮,動全身」。

鄺俊宇曾坦言,選情受到劃界影響,但不會揣測政府是否有政治考慮,強調會繼續做好地區工作。(資料圖片/林若勤攝)

民建聯周浩鼎所屬的離島東涌南選區由於預計人口會大幅超出法例許可的上限,原區界內東環、昇薈及迎東邨將撥出成為新選區東涌北選區,原屬東涌中的私樓海堤灣畔,則被撥入其選區。

選管會解釋,根據2015年的人口數據,東涌南及東涌北的人口會大幅超出法例許可上限,故選管會在東環、昇薈及迎東邨的位置劃定新增的東涌北選區,又強調劃界建議須基於人口分布的客觀資料,地區行政事務的安排或區議員所提供的社區服務非相關考慮因素。

民主黨鄺俊宇所屬其元朗北朗選區的劃界建議亦「維持原判」,原區界的朗屏8號及映御,將納入新選區元朗東頭;為使北朗選區的人口能符合法例許可幅度,選管會建議將朗屏邨鵲屏樓和鳳屏樓納入北朗選區,令整個北朗選區變成公屋選區。鄺俊宇當時接受查詢時亦坦言,選情受到影響,但不會揣測政府是否有政治考慮,強調會繼續做好地區工作。

馮檢基區選落敗失超區入場券 政治影響不容小覷

鄺、周二人倘若不能連任區議員,變相失去超區入場券,無法循超區參選2020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不論是泛民、建制,均對二人的議席虎視眈眈,一向有黨派認為民主黨和民建聯不應在超區分別擁有兩席,認為把議席重新分配。

同時,若二人區選落敗,所屬黨派需盤算另一人選出選超區,甚至因「爭位」觸發黨派內部矛盾。令人記憶猶新的,相信是民主派元老馮檢基的例子。

馮檢基在上屆區選被工聯會陳穎欣擊敗,令本身是超區議員的「基哥」需另覓選區參選立法會,最後選擇「空降」新界西,低票落敗,甚至被指其參選「鎅走」社民連黃浩銘、街工黃潤達、工黨李卓人等同路人的選票,其區會落選可謂牽連甚廣。如果鄺俊宇和周浩鼎因選區重劃而落敗明年區選,會否重演「基哥」悲劇,衝擊超級區議會甚至整個陣營的選戰形勢?

鄺俊宇:龍門搬咗,場波會繼續踢落去

周浩鼎表示,選舉劃界已有決定,無論劃界安排如何,也不影響他目前服務市民的工作,至於未來選舉安排,他認為目前仍屬言之尚早,現階段先專注做好自己本份,做好議員工作。

鄺俊宇以「龍門搬咗,但場波會繼續踢落去」來形容劃界的決定。他說,重新劃界幾乎將他以往的票倉劃走,而他未來會留守自小長大的朗屏,強調會繼續做好地區工作。被問到是否接受選管會的解釋,他稱「公道自在人心」,預料會重創明年區選選情,對立法會選舉亦有一定的影響,他希望能派出新人到新劃出的選區參選。

馮檢基在上屆區選被工聯會陳穎欣擊敗,令本身是超區議員的「基哥」需另覓選區參選立法會,最後選擇「空降」新界西,不僅自己低票落敗,更被指影響其他泛民同路人選情。(資料圖片)

長洲維持「二合一」 

人口達2.3萬人的長洲原分為長洲北和長洲南兩個選區,選管會在臨時劃界建議提出,將兩個選區被合併為一個選區,惹來強烈反對,惟最終仍未能翻盤,選管會解釋,由於長洲南與長洲北地理相近,而且人口均低於法例許可的下限,選管會又表示不認同合併長洲南及長洲北會破壞有關地方的社區完整性,或令兩個地方產生不協調的說法。

民協資深區議員譚國僑所屬的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選區,在臨時劃界建議被大幅改動,原屬石硤尾選區的石硤尾邨美如樓及美映樓,將編入該區,最終亦未能正式翻盤。譚曾指出,將石硤尾邨兩幢樓宇納入其選區後,該區合共有四條邨,改劃破壞選區的完整性。

上屆在區議會選舉擊敗民建聯雙料議員葛珮帆的工黨葉榮,其位於馬鞍山頌安的選區亦受到劃界波及。選管會指頌安和鞍泰的人口會超出法例許可上限,遂原區界內的觀瀾雅軒和天宇海劃至新選區海嵐,令頌安只剩多幢公屋和私樓聽濤雅苑,建議亦同樣未能在昨天公布的正式建議中推翻。

民協資深區議員譚國僑所屬的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選區被大幅改動。(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