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拆局】傳2萬武警集深圳 兩大情況可來港執行任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國務院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楊光日前表示,近期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

言猶在耳,美國總統特朗普在8月13日於Twitter發文,表示收到情報,解放軍正在深圳邊境集結,希望所有人冷靜和安全。他又轉推了一段8月12日上載的片段,顯示大批解放軍軍車在路上移動。一時間,輿論關注現在是否解放軍出動的時機,以及當中有何法理依據及程序。

根據《駐軍法》,駐港解放軍並不會干預香港地方事務,主要履行防務職責。(中新社)

1997年香港回歸後,解放軍進駐香港,履行區內防務的職責。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在駐港解放軍採用輪換制度,因此平日可能會見到解放車輛行駛。而同時,《駐軍法》亦列明,香港駐軍不干預香港的地方事務。

公安「深圳亮劍」 武警介入港務有兩理據可循

然而,從近期事態發展,可以看到中央對香港近期局勢,尤其激烈示威活動,已做了武力部署。

《新華社》周一(12日)報道,近日廣東公安夏季大練兵,「深圳亮劍」行動在深圳寶安海濱廣場舉行。報道指該次大練兵行動,旨在以訓促戰,全面提升實戰能力,深圳市公安機關展開了反恐處突、海空聯合巡邏、防暴等三個科目的演練。現場所見,有1.2萬名警力整齊集結,50輛裝甲車、200輛沖鋒車、1200台鐵騎摩托車、5架直升機、8艘船艇、2輛水陸兩棲車以及其他裝備分列周圍,海陸空警種齊上陣。

而稍早前,中國大陸媒體引述一段視頻信息稱8月10日當天,不少深圳市民拍到武警車隊在深圳集結的畫面。有市民推測,武警集結即是為了參加廣東公安夏季大練兵。

有分指,香港反修例運動愈演愈烈,部分激進示威者出現衝擊中聯辦、警署等刑事行為,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曾指放話事件已具有「顏色革命」性質,其後港澳辦發言人楊光亦指示威運動已有「恐怖主義苗頭」。在此背景下,深圳經集結數萬部隊,可能是作出部署,一旦有需要,隨時准備開赴香港,平定騷亂恢復社會秩序。

根據香港基本法等規定,公安系統並不具有在港執法的權力,公安與香港警方更多是在刑事犯罪調查方面合作。武警系統則不同,按照《基本法》及《駐軍法》,解放軍及武警如要介入香港事務,則有法理可據,且有兩大途徑可循。

美國總統特朗普Twitter貼文↓

特朗普曾轉發的影片,顯示解放軍軍車在深圳行駛↓

途徑1.特區政府如有請求 駐軍可協助維持治安

首先要看《基本法》。《基本法》第十四條列明,「中央人民政府派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防務的軍隊不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地方事務。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必要時,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

而《駐軍法》第十四條亦列明,「特區政府的請求經中央人民政府批準後,香港駐軍根據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命令派出部隊執行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的任務,任務完成後即返回駐地。」

因此,解放軍或武警要介入香港事務,第一個途徑是特首林鄭月娥及香港政府,向中央請求駐軍協助。

途徑2.人大常委宣布緊急狀態 可指示駐軍出動

第二個途徑則由中央直接「出兵」。

《駐軍法》第六條列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者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者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進入緊急狀態時,香港駐軍根據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在香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的規定履行職責。」

換言之,當人大常委會認定港府控制不了情況,而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駐港解放軍就有理由出動。

武警是全軍事化的部隊,由中共中央及中央軍委直接指揮。(中新社)

武警傳參與深圳練兵 或涉專責反恐的雪豹

正如上文述,8月10日有不少深圳民眾拍到武警在當地集結,相關片段8月12日在《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的微博上傳播,外界推測武警部隊參與了上述的深圳公安大練兵。

據了解,這批為數1.8萬至兩萬人的武警部隊,來自廣東武警部隊,當中除了機動第六(駐守廣州)、第七(佛山)兩支支隊,還有專門以反恐為主要職責的雪豹突擊隊。廣東武警總隊司令員是趙繼東,負責南方的第二機動總隊司令員是陳宏。

公開資料顯示,雪豹突擊隊參與中國多次反恐維穩任務,包括北京奧運會維穩等,裝備有大型裝甲車、防彈車、沖鋒槍、便攜式激光眩目槍和網槍等。

民眾拍到8月10日大量武警軍車在深圳行駛↓

武警的職責包括反恐作戰,例如反劫持行動。(中新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