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瑪利諾修院學校校友登報 促余黎青萍正視警察濫權

撰文:莊恭南
出版:更新:

瑪利諾修院學校800名中學部的舊生及學生今日(17日)在多份中、英文報章刊登聯署公開信,對新任監警會成員余黎青萍近期就警察執法及「反修例運動」所發表言論,表達不滿。公開信中指出,瑪利諾的辦學理念及學校傳統,是推祟自由、 平等教育,惟余黎近期言行舉止, 與校訓「明德惟馨」背道而馳,「你若能背出整整一頁《傲慢與偏見》,那麼你應該知道作者珍奧斯汀反覆以 『agreeable』、 『disagreeable』、 『opinion』描述筆下女主角學習分辨是非黑白。 『我從來無政見』這句說話出自一位鍾愛珍奧斯汀的女性讀者、瑪利諾舊生口中,似乎有負學校教誨、文學啟蒙。」
公開信批評余黎沒有認真審視監警會較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不足之處。公開信中又促請她秉持校訓,正視警察濫權,承認監警會不足,並聆聽民間五大訴求。
余黎青萍晚上發聲明回應,稱感謝校友提示她『秉持校訓,追求真理』,又說身負任何任務,「我都是全心全意尋求真理」。

800名校友在公開信中表示,香港社會因修訂逃犯條例一事躁動不安,一連串社會運動揭示了現有制度背後的不公義。校友得知余黎青萍獲近日獲特首委任為監警會成員,指她近日的言論甚具爭議,因此藉公開信陳情諫喻。

校友聯署信指出,該校1925年成立以來,一直秉承瑪利諾修女的辦學理念,以校訓「明德惟馨」春風化雨,提供終身受用的全人教育。而校友積極投入社會服務、關懷社群,而非只顧追求學業及課外活動成績,畢業後亦致力在社會不同崗位傳承瑪利諾精神。

聯署信又引述瑪利諾修院學校校歌「The mother of our future/From whom we shall carry truth/To home, to country, to the world/We call this our first duty」,指瑪利諾的辦學者和學生一直努力實踐學校宗旨,「瑪利諾修女多年來在世界各地為社會不公發聲、以謙卑的心服務弱勢社群。1955年,她們在美國堪薩斯城開辦第一所黑人、白人共處的醫院,比禁止種族隔離的美國民權法案足足早了九年。1980年,一群瑪利諾修女在薩爾瓦多內戰期間挺身而出保護受逼害的平民,最終卻被強姦、殺害和棄置於亂葬崗,但她們並沒有因此向強權屈服。正如舊生Nancy Tong所拍攝的瑪利諾修女紀錄片《Trailblazers in Habits》中的受訪者所言: 『我們曾被監禁、我們曾被殺、我們繼續服務人群。』」

聯署信又表明 ,「瑪利諾亦教育我們女性應有的風範,讓我們變得自信、獨立、堅強、愛思辨」,而近月校友在「反修例運動」上各司其職尋求真相,「當眼見當權者面對民憤傲慢不理時,堅持發聲;當眼見警察無理傷人時,敢於批評;當他人受欺壓時,出手相助。」

她們有在信中勸諭余黎,「你若能背出整整一頁《傲慢與偏見》,那麼你應該知道作者珍奧斯汀反覆以 『agreeable』、 『disagreeable』、 『opinion』描述筆下女主角學習分辨是非黑白。 『我從來無政見』這句說話出自一位鍾愛珍奧斯汀的女性讀者、瑪利諾舊生口中,似乎有負學校教誨、文學啟蒙。」

校友又強調,母校一向推行民主、自由、平等、開放的教育,「早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們就率先成為全港首間推行學生會普選的學校。每年學生會內閣由學生提名,候選人在全校面前演說政綱、接受提問,師長從不干預、不欽點。反觀現時香港特首選舉、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以至監警會組織架構均欠公信力,其中監警會因沒有調查和傳召證人的權力,而未能如獨立調查委員會般全面檢視警察濫權、以至背後的政治制度。我們懇請你聆聽民間缺一不可的五大訴求,重新審視解決目前香港社會難題的方法。」

聯署信最後表示,盼望余黎能一直秉持校訓「明德惟馨」,追求真理。

此外,英文版公開信設計圖特免去「Carrying truth」中的「y」,意為現時余黎青萍(Helen Yu)未盡其責追求真理,望她能虛心聆聽、早日還原真相。

余黎青萍晚上發聲明回應,稱感謝校友提示她『秉持校訓,追求真理』。 她說:「瑪利諾精神素來是我的座右銘,修女是我的典範。身負任何任務,我都是全心全意尋求真理。」 

她又說:「我名字中的『y』正是隨時隨刻要我勿忘追問『WHY』(為甚麼)。」 最後她說:「求天主助我!」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