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田北辰嘆理大如戰場 勸留守者撤離:理解青年上街情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修例示威浪潮未有平息,示威者與警方連日來在理工大學持續發生激烈衝突,險象環生。多名中學校長和政界人士日前到理大與警方斡旋,成功接走部分學生,全國人大代表、實政圓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是其中一位有份到場勸退學生的非民主派議員,且親身直擊這片全港關注的烽煙之地。田形容,當時校園猶如一個「戰區」(war zone),在漆黑中看見一雙雙徬徨無助的眼睛,他期間協助兩名示年輕威者離開,並到醫院治療,到清晨6時多才離開校園。

田北辰認為,政府須先作出承諾,平息事件後就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讓社會就調查範圍作理性討論,市民擁有新的「目標」,才可化解困局。至於如何評估區議會選情,他認為現時社會政治兩極情況下,區議會選舉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測試他成立實政圓桌,走中間光譜的初心是否為選民所接受。

田北辰表示,進入理大看到不少年輕人,都有着恐慌的眼神。(高仲明攝)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釀成的社會風波蔓延多月,近日香港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更成為其中的主戰場,催淚彈與汽油彈橫飛。示威者在理工大學與警察對峙超過一日,多位政界及法律界人士前晚走進校園與警方斡旋,接走多名欲自首的學生。

身為李國寶中學校監 該校一學生身處校園

身為李國寶中學校監的田北辰,得知一名該校的中學生正身處校園,遂聯同校長在11月18日晚上嘗試走進理大範圍尋找該名學生,最終該名學生由其他校長接走,而他亦成功勸服幾個人離開校園。

從未走進如此激烈示威現場的田北辰直言,當晚理工大學猶如一個戰區(war zone),地上滿是磚塊,一大班人聚集在樓梯下面,關於警察的謠言滿天飛,他在漆黑中看見多雙徬徨的眼睛,「入面有些是徬徨的中學生,有些是感到驚恐的18歲以上人士,他們很想離開,因為不知道繼續留守下去情況會點;有些是只露出雙眼的黑衣人,以不友善的眼神看着我。」田北辰向在場人士解釋繼續留守弊處和危機,勸他們跟着他一起離開,「大家睇住曬,跟住我走,眾目睽睽之下更加唔使驚」。

田北辰指出,政府應該在現時醞釀成立獨委會的討論,讓市民看到希望。(高仲明攝)

陪兩受傷青年離開 登記資料凌晨3點等到6點

田北辰在找尋學生期間遇上兩名受傷的青年向他求助,請他陪同走出校園接受治療。他與兩名示威者等待登記資料,一直由凌晨3點等到清晨6點,「我當時覺得自己已經到達一個神智不清的狀態」。但他回想起,在那3小時彷彿看見從前的香港,「示威者坐在地上等候取證,防暴警出出入入,當時無人出聲無人嘈;警察亦無特別刁難他們,一半的警察到清晨時亦席地而睡」。

促政府承諾事件平息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反修例衝突沒完沒了,田北辰認為,每一次的衝突只會激發社會上更多仇恨和指控,他多次促請政府向市民承諾,在事件平息後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田指出,政府應該在現時醞釀成立獨委會的討論,例如由何人擔任主席、調查的範圍等,凝聚香港各社會階層參與討論,「但而家政府乜都唔做,監警會又話無牙力,社會上乜嘢希望都冇」。

理大內部部份地方情況↓

+4
+4
+4

「示威者並非無目的、玩玩吓 會抗爭到底」

田北辰認為,由6月9日反修例遊行至今,政府除了撤回已失焦的修例外,甚麼都沒有做,卻又通過《禁蒙面法》,但最終遭高等法院裁定達憲。他坦言,過去數月種種事加起來,讓他開始明白年輕人會走上街頭的情緒,「他們並非最暴力的那班人,會感到害怕,但一定會抗爭到底。示威者並非沒有目的地抗爭,唔係玩玩吓,他們會覺得好驚,全部都是恐慌的眼睛」。這是田北辰凌晨身處理大校園的一番感受。

田北辰表示:「若果這次的政治考量是前所未有地強,是可以看出市民對政治光譜的看法。」(高仲明攝)

政治情況兩極 考驗中間路線是否為人接受

本周日(24日)便是區議會選舉,在反修例的陰霾下,建制派選情充滿暗湧,那對走中間路線的實政圓桌是否有利?田北辰所屬政黨在今屆區議會派出12人參選,當中有7名現任區議員競逐連任,5名新丁。他坦言,難以估計在現時社會局勢下的選情,但認為若最終選情樂觀,即代表了他從政的初心為市民所接受,「若果這次的政治考量是前所未有地強,是可以看出市民對政治光譜的看法」。 

田北辰參選荃灣愉景選區,對手為荃民議政劉卓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