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霖母反對將軍澳公園命名 斥消費女兒套光環 區議員拒撤回

撰文:彭焯煒
出版:更新:

西貢區議會明日(3日)召開大會,有區議員擬提動議,把將軍澳72區調景嶺公園改名為「陳彥霖紀念公園」,以紀念在去年反修例事件期間逝世的學生陳彥霖。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及張國鈞受陳彥霖母親何女士委托,今日發表公開信反對有關做法。
何女士在公開信中表示,不希望再見到有人消費女兒彥霖,利用她為自己套上光環,又反問「將心比己,若事情發生在你的子女身上,你會如何?」何女士希望社會能尊重她及家人意願,讓彥霖安息,讓她們平靜過生活。
提出動議的將軍澳區議員柯耀林回覆查詢時表示,不會撤回有關動議,稱原意是逼使政府還原事件真相。

民建聯葛珮帆及張國鈞受陳彥霖母委托,發公開信反對命名「陳彥霖紀念公園」。(鄭子峰攝)

葛珮帆表示,在西貢區議員提出動議後,收到很多將軍澳居民表達強烈反對,質疑當區區議員濫用權力,事前並無徵詢居民意見。她呼籲有關區議員撤回動議,並向陳彥霖家人道歉,稍後亦會就反對命名動議發起網上簽名行動。

本身是律師的張國鈞亦去信給康文署和西貢區全體區議員,信中表示,何女士嚴正指出,從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陳彥霖離世與她曾經參與反修例事件有關,強調任何質疑純屬毫無根據的猜測。

張國鈞希望能代為表達何女士的意願,不希望社會再把彥霖的悲劇當為政治事件來操作,進一步傷害何女士的心靈。他又提到,現時有關各區康文署公園在命名時雖然會諮詢當區區議會,但最終決定權是在康文署手上,希望康文署能尊重何女士的意願。

何女士又透過葛珮帆發表公開信指,稱彥霖是她唯一女兒,「失去彥霖,我心如刀割,心好痛,好痛,情緒至今仍未平復。」信中提到,今次公園命名動議,從未徵詢過她及其家人意願,「但卻又一次撕開了我們的傷口,在傷口上灑鹽。我們本來已經想向前行,現在又被拉住」。

何女士強調不希望「再見到有人消費彥霖,利用我女兒為自己套上光環」,又反問:「將心比己,若事情發生在你的子女身上,你會如何?」信中最後指,希望大家可以放下仇恨和顏色,「珍惜家人,讓香港社會回復安寧。」

在反修例運動中,不時有示威者為在去年9月逝世的陳彥霖舉行悼念活動。 (資料圖片/孔繁栩攝)

民建聯稱陳母主動接觸

有記者質疑何女士及其公開信的真偽,葛珮帆表示,何女士上星期是透過一位與她認識的人士主動接觸她們。張國鈞強調,他們很小心核實何女士的身份,以及她與陳彥霖的母女關係。他又表示,何女士早前已簽署書面委托書,而公開信內容草稿亦曾交給何女士親自閱讀,當中全部內容均獲其同意,及後才作公開。

西貢區議員柯耀林。(資料圖片)

有議員倡改以逝世日期命名

提出動議的將軍澳區議員柯耀林回覆查詢時表示,不會撤回有關動議,認為在提出動議後有不同意見是正常。但他指,得悉另有議員有意在明日區議會會議上提出修訂,改為以陳彥霖及周梓樂逝世之日期命名兩個公園,他對此表示支持。

柯耀林強調,提出動議的原意是因有市民表明不欲遺忘兩位同學的離世,以及逼使政府還原事件真相。但他說,由於新民主同盟及將軍澳青年力量的區議員已表明反對有關動議,故他對動議獲得通過不感樂觀。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