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容海恩袁彌昌政治傾軋中的柔情 看中袁因似幪面超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期政界最多人關注的家庭,一定是全家都是政治明星的袁氏一家。不過,這個大家庭之中,原本最大的矛盾,應該是袁彌昌與容海恩這一對,兩人去年對反修例示威的取態,有如本港大大小小的萬家燈火。

雖然兩人都是政治中人,但他們達成共識,選擇不將政治帶入家中。袁彌昌認為,正因為他們都懂政治,才有幸懂得將政治與生活分開,更呼籲各家庭看新聞時別借題發揮,對家庭和睦「很damaging」(有傷害性)。曾表明盡量避談政見的容海恩則表示,避談只是為了暫時平息干戈,長久下來,始終需要互相溝通,總要有大和解的時候。

談到愛情,原來容海恩頗有先見之明,擇偶條件早已包括對方的政治立場,而因為袁彌昌加入新民黨,才令她相信兩人政見「不遠矣」。不過,最終令袁獲得容海恩青睞的原因之一,竟然因為其髮型似幪面超人。

袁彌昌指,袁氏一家都認同要尊重別人可以說話的權利,與及背後所代表,尊重每個人選擇的權利。他相信,以前的香港正是如此,「大家都可以揀,我不會因為你揀了這東西而批評你。」(廖雁雄攝)

袁家中政治與生活分開 尊重別人選擇的權利

能做到政治與生活分開,袁彌昌相信,與他的成長背景有關。他提到,自己與胞姐、胞妹小時候都在寄宿學校唸書,整個宿舍只有一份報紙,接觸政治的機會本來不多,「我想我們這一代是幸運很多的,首先我們成長不是那麼政治化的環境,生活不是那麼政治,回家就不是講這些事;二來從以前沒有社交媒體,到現在有,沒有(將政治)帶回家所以容易分得開。」

容海恩聽後亦補充指:「我亦不建議將外面的話題帶回家,當然有些家庭很幸運,大家『同聲同氣』討論就無所謂,但當家中有分歧時,自己更要懂得避忌。」所以,容海恩與袁氏一家聚會時,大家都很識相,不談政事。

袁家中,有反共的父親袁弓夷、激進的妹妹袁彌明,以及立於中間的袁彌昌。他形容自己的家很liberal(自由、開放),而當中最重要的,是全家上下,包括說話最為辛辣的袁彌明,都認同要尊重別人可以說話的權利,與及背後所代表,尊重每個人選擇的權利。他相信,以前的香港正是如此,「大家都可以揀,我不會因為你揀了這東西而批評你。」

袁彌昌附和容海恩指,認同看着電視時借題發揮談政見很damaging(傷害性),奉勸其他家庭都不應這樣做。(廖雁雄攝)

袁彌昌懂妻有「硬任務」只能硬食 籲家庭不要看新聞時借題發揮

在親戚朋友面前,明瞭大家話不投機是一回事,關起房門,兩口子又怎可能不討論政事?袁彌昌認為,他們兩人比其他家庭有一大優勢。「我們是圈內人,不是知道甚麼內幕,也至少知道一些原因,有些事知道她也要「硬食」,硬任務來,說甚麼也沒有意思。」不過他亦坦言,有時候終歸需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很難忍住完全不講,只是建立了不將政治帶回家的大原則,並因為了解政治,才做得到這一點。

容海恩亦提到,當大家鬧得面紅耳赤,社會或很多家庭撕裂,大家都無話可談時,避談只是權宜之計,始終不能維持太長時間,否則長久下來會產生隔膜。她舉例指,「你不要當面或看着電視與他爭拗,直到其他時候,等局勢緩和了再從旁講,或者用一些比喻,始終都要說的,都『有啖氣』。」

袁彌昌此時附和道:「我都覺得大家一起看着電視,尤其現在不同新聞台的立場很不同,是很damaging(傷害性)的。你看着某畫面借題發揮,講自己的政見,這實在不太應該。」他補充指,奉勸其他家庭都不應這樣做。

夫唱婦隨,婦唱夫隨,果真像極了愛情。

留意袁彌昌 因髮似幪面超人

反修例事件開始,不少年輕一輩的擇偶條件上,多了「黃/藍」的條件。作為政客的容海恩,在考慮選擇自己的伴侶或希望「進一步認識」的朋友時,都會考慮對方的政治立場,而袁彌昌當然已經過關。「我覺得他會加入(新民黨),(政治立場)應該都不遠矣的,可能都偏向建制派。當然他自己自稱中間派。」她又指,雖然他們經常被視為想法不同,但認為袁彌昌經常作理性分析,更是以學者身份面對政事,更令她認為雙方立場沒有問題。

容海恩又透露,其中一個令她留意袁彌昌的原因,是覺得他看起來像「光太郎」,笑言不明白為何有人還留着80年代火紅的髮型。兩人於是一輪討論,似乎「光太郎」所指的,是幪面超人Black及Black RX的男主角南光太郎。袁彌昌之後問道,「是否這樣?」便開始扮起幪面超人變身。

延任一年打亂兩人計劃 容海恩嘆忙工作有負女兒

三個月前,袁彌昌正在積極為參選立法會宣傳,容海恩則準備白白讓出在新民黨的議席,更為正準備取而代之的李梓敬站台。政府之後卻突然宣布押後選舉,立法會延任一年,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本已準備淡出鎂光燈下的容海恩強調,希望在今年任期加強對社會的承擔,亦不諱言,作為雙職媽媽照顧兩個女兒會有壓力。

容海恩指,從前大家都說應該在事業做到「上曬岸」,才投身政治,但她認為社會已有所轉變。「我自己亦有些矛盾,應如何做較好?所以我會經常和他(袁彌昌)討論。」她指,丈夫現時工作較多時間用於寫文章、教書,會有多些時間照顧家庭,她則花較多時間在外向前衝,希望兩人能做到補足。

不過既為人母,就算像容海恩這個長期兼顧議員及大律師工作的工作狂而言,亦感到對孩子有所愧疚。「其實我都覺得很對不起小朋友,經常早出晚歸,早上八時許就開會,晚上9時多少回來,他們都睡了,一日都見不了他們多久,所以我亦盡自己時間,可以平衡到,小朋友的時間,我們自己的生活,出外工作,希望可以做得好。」

袁彌昌亦認同,現況對他們的家庭而言並非壞事。他相信,兩人在政界的身份本已重疊,如果「all or nothing」,兩人都徹底從政,或者兩人都離開政界,又不算理想。他笑言,在他們的一個家庭中,有多元政見已經很難得,如果做到不牽涉生活、維生更好。不過袁亦表示,延任的確打亂了他們的計劃,但他相信就算對不同派別而言,在國安法、中美關係多變的現況下,都有不少新增因素出現,「本來大家都要作出調節,不如就趁這段時間做好它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