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港獨議題當前 泛民須認清光譜

撰文:投稿
出版:更新:
香港的政治版圖已出現三大勢力:建制、傳統泛民和自決論團體,後二者可以是相當不同的,並不處於同一陣線。傳統泛民要旗幟鮮明,就要顯出自己的特點。據報道,當被問到會否和新的政治團體協調參選,何俊仁表示不知道。其實,他們根本就應處於激烈的競爭態勢,何來協調參選?
方蘅
隨着港人日益關注本土利益,民主黨與公民黨等傳統泛民黨派都開始考慮重新檢視黨綱,且有意納入本土元素。(江智騫攝)

文:方蘅

繼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提出 2047 年「香港獨立」的訴求,香港民族黨宣布組黨,乃至於最近香港眾志提出「民主自決」,傘後組織以「香港民族,前途自決」綱領結盟……一時間,有關「港獨」的議題充斥香港。在此期間,傳統泛民的取態頗為值得關注。

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提出 2047 年「香港獨立」的訴求。(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facebook)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稱,個人不支持「港獨」,也不相信「港獨」會有市場,但若「港獨」作為討論議題「亦無不可」。民主黨何俊仁表示,不會因內地的政局、管治有問題,而質疑自己中國人的身份,民主黨會堅守「一國兩制」,不認為「香港獨立」值得公投。由此可見,傳統泛民在「港獨」議題的取態上是務實的,公民黨和民主黨兩大黨派都不支持「港獨」。

這皆因「港獨」的聲音雖造成滋擾,但尚未成氣候,即使在被視為較激進的青年學生中,支持「港獨」的也是少數。例如去年2月,《學苑》訪問港大 569 名學生,其中只有 28% 贊成「香港獨立」。為此,香港眾志和傘後組織,也都強調「公投」、「自決」,而不獨沽「港獨」。

本土議題來勢洶洶 傳統泛民反應得來嗎?

然而,「港獨」的風潮卻是不容忽視的。去年《學苑》同類調查中,贊成「香港獨立」的學生僅佔 15%,升至 28% 無疑是急遽和令人關注的。而在 10 年前,「港獨」更是絕少人提及。此所以梁家傑言辭閃爍,表示「港獨」作為討論議題亦無不可。

佔中以來,傳統泛民面對激進派的兩大挑戰:一是抗爭時採取和平理性的手法,還是激烈暴力的手法;二是關於本土議題的論述,其中「港獨」就屬於這個範疇。

佔中一役,傳統泛民一開始未能與佔中割席,被激進份子牽着鼻子走,是一大敗着,由此失去了反佔中人士的支持,亦失去了主導議題的能力。如今他們面對本土議題的論述,特別是「港獨」問題,必須小心謹慎,應力爭議題的主導權,而不是被「港獨」主張牽着鼻子走。

佔中一役,傳統泛民一開始未能與佔中割席,被激進份子牽着鼻子走,是一大敗着,由此失去了反佔中人士的支持,亦失去了主導議題的能力。(資料圖片)

近年香港本土意識日強之際,衍生出一切以本土為中心,重視本土利益,主張與內地有所區隔的觀念。傳統泛民過往強調「普世價值」,在居港權等問題上,曾令本土派有所質疑,認為是有損本土利益。然而,隨着港人日益關注本土利益,民主黨與公民黨等傳統泛民黨派都開始考慮重新檢視黨綱,且有意納入本土元素。

須注意的是,強調本土利益不一定就認同「港獨」,公民黨和民主黨正是採取這個路向。其實,這應是本港大多數市民所選擇的取向,因為如前所述,真正贊成「港獨」的人為數並不多。只不過,「港獨」主張屬異軍突起,較受矚目。傳統泛民如果善於製造議題,強化認同「一國」,維護本土利益的立場,不難獲得市民大眾的支持。怕只怕,他們為求吸引眼球,向「港獨」靠攏,模糊了自己的立場,到頭來喪失了選票。

建制、泛民、自決勢力三足鼎立 何來協調空間?

何俊仁說,提出自決論的團體有可能令泛民碎片化和割裂,令市民質疑和疏離民主派,有利建制選情。他這種想法是有其道理的。只不過,他與一般媒體都將提出自決論的團體與民主黨同列為「泛民」(本文以「傳統泛民」稱呼公民黨和民主黨,亦略有此病),隱然是列作同一陣線,卻是有些不切合實際的。

何俊仁說,提出自決論的團體有可能令泛民碎片化和割裂,令市民質疑和疏離民主派,有利建制選情。(馮巧欣攝)

其實,民主黨固然與建制路線有所不同,與提出自決論的團體也不同。若說追求民主,民主黨和建制派對民主進程的發展速度固然有不同的看法。但在認同「一國」和中國人身份方面,民主黨和建制卻是並無二致。另一方面,在與建制抗爭方面,民主黨與提出自決論的團體是接近的,只不過,前者手法較為溫和,後者較為激進。民主黨傾向認同「一國」,自決論團體則較為傾向「港獨」。

實際上,香港的政治版圖已出現三大勢力:建制、傳統泛民和自決論團體,後二者可以是相當不同的,並不處於同一陣線。傳統泛民要旗幟鮮明,就要顯出自己的特點。據報道,當被問到會否和新的政治團體協調參選,何俊仁表示不知道。其實,他們根本就應處於激烈的競爭態勢,何來協調參選?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