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十周年宣言倡「前途自主」 2047問題港人不能缺席

撰文:梁卓怡
出版:更新:
公民黨在創黨十周年之際,更新宣言,提出港人「前途自決」。(圖片由公民黨提供)
「我們也曾經相信,致力與中央政府緊密溝通,有助妥善調整城市和大陸之間的平衡點,好讓香港社會在『一國兩制』的安排下,建立真正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新制度,並在彼此尊重基礎上,探索有利於互動發展的最佳模式。」
公民黨十周年宣言

3月19日是公民黨成立十周年。十年前,公民黨曾在創黨宣言寫道,香港與「中國大陸的經濟、文化傳統」有不可分割的關係,更有提該黨會承傳建設民主中國的熱誠和努力。不過,今次10周年宣言就不見「建設民主中國」字眼,反指港人的核心價值、主體意識「有別於中國大陸」。黨魁梁家傑說,無意迴避以上「非常明顯」的分別。他不再相信和中央緊密溝通有成效,又強調:「最緊要香港前途供香港人決定。」

認一國兩制失敗 不再信與中央溝通

公民黨的創黨十周年宣言(按此看全文),全長3000字,以〈為香港而立〉為題,強調「本土」、「自主」、「多元」三方面。梁家傑指出,公民黨創立十年,看到「一國兩制」的失敗,也感受到公民黨在捍衞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面向、部署都有值得商榷的地方,甚至有一種「挫敗感」。他不再相信與中央緊密溝通,而十周年創黨宣言,便要重新確立香港人身分及香港價值,由自主精神出發。

梁家傑說,香港近十年的內地色彩不斷增加,大陸資本在港的資本投資可見一斑,香港年輕人對安身立命的要求也與19年前不同。他認為,一國兩制的出發點,是「一國包容兩制」,若溝通是要「掏空香港」,把香港徹底大陸化,這不是他八十年代「看着戴卓爾在人民大會堂碌下來」的「一國兩制」,也不是《中英聯合聲明》下的「一國兩制」。

「成份東西你打到稀巴爛,這不是我們對『一國兩制』原來的想像,也不是香港人初衷之所繫,所以總結這十年,我覺得『一國兩制』是失敗。」
梁家傑

既然「一國兩制」失敗,那公民黨會否堅持「一國」?距離2047年二次前途問題大限尚餘30年,梁家傑說公民黨會積極參與及啟動香港未來的討論,該黨會以十周年宣言作起點,和公民社會不同持份者碰撞和溝通,希望可以找出為港人自決前途。

 

公民黨兩份宣言比較

2006創黨宣言

 

2016十周年宣言

我們所佔的地理優勢,與中國大陸的經濟、文化傳統不可分割的關係,以及我們的國際視野,我們的公民參與的精神,建設民主中國的熱誠和努力,創造了一個自由開放,生機勃勃的城市 地理 香港位處中國大陸的南方沿岸,是交通、經濟和文化的樞紐

1. 中國主權之下,按照「一國兩制」原則,建立真正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新制度

2. 定必致力與中央政府緊密溝通

中港關係

1. 中國政府的強力之手透過各種有形無形的途徑肆無忌憚地,伸進了我們不同領域的制度、組織和規章之中,侵蝕著香港一地的原有基礎,衝擊著本地一制的獨特性和完整性。

2. 「香港地」吸納了無數外國文明的元素……我們同時保留並傳承了中華文化的傳統與現代。

無提及 定義香港人 任何以「合法途徑」成為香港居民、認同香港核心價值、接受香港文化、融入香港社會、願為香港付出的都是同路人,是香港人

 

陳清僑:發揮孕育港自主意識 不同世代的人也要醒覺

負責撰寫10周年宣言的公民黨副主席陳清僑說,香港的前途應由不同世代的人決定,要孕育港人的自主意識,除了「已醒覺」的年青人,還有不同世代的人。他說,在九七談判大部分人都不能參與,前途「被安排」,「但我們現在不會再被呃多次」。

至於是否要前途自主、是否要獨立公投,陳清僑坦言,即使當下公投,要執行公投結果也有困難,「但是否10年、15年、20年後有確立呢?這視乎在這時間民間社會、政黨、不同社會領袖、香港政府、大眾市民有什麼新的覺醒和想法」。

楊岳橋:不能為意識設限 沒有足夠智慧幻想

近年本土思潮冒起,上月的立法會新東補選,打着「本土」旗號的本土民主前線得票6.6萬。楊岳橋承認要重建市民對議會的信心,至於這份本土論述能否為公民黨挽回選票?楊岳橋否認本土論述是被本土派「夾出來」,他強調,政治從來都是本土,而公民黨不會因為選票放棄基本原則及理念,例如非暴力抗爭。

楊岳橋說,公民黨對未來的想像是開放的,首要建立社會「底氣」,例如港人對前途問題是否有足夠認知,對未來選項又是否有足夠幻想。他期望公民黨可在二次前途問題上擔當起協調者(facilitator),協調港人覺醒自主。

至於這個協調者對未來想像如何?獨立是否其中一個選項?「我不認為我現在可以負責任地說出將來應該如何,我們要確立自主意識,但我不能現在即不負責任地說一些在技術上未必有足夠『底氣』的說法。」楊岳橋說,公民黨不能為港人意識設限,亦沒有足夠智慧去幻想香港前途。「你總不能為一個剛出世的小朋友,想好他大學要讀什麼科」,楊岳橋說,「2016的香港人」是不能為「2047的香港人」作決定,他們現在可以做的就是「供書教學」,讓港人在適當時候作適當選擇。

今次公民黨宣言未有提到建設民主中國。陳清僑重申宣言只是補充性質,不是取代2006年創黨宣言。至於公民黨會否仍建設民主中國?曾經負笈北京大學的楊岳橋回應稱,「建設民主香港我已經應接不暇,但我六四晚會仍會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