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把子功:京劇武術在成龍電影中的表現

撰文:來稿文章
出版:更新:

作者:賴家俊

文章經武備志團隊編輯

 

上次談及京劇基本功之一「毯子功」訓練,這次談談對打武術訓練「把子功」。這種京劇對打的套路表演,早期流行於粵語片中而日漸式微,透過武打演員成龍將其轉化,融入現代武打元素而以新面貌呈現幕前。

 

京劇把子功

把子,又稱靶子或刀槍把子,為傳統戲曲演出中對兵器道具的統稱。據《戲曲把子功》中所說「把子功來源於武術,它是把武術招數的快與京劇表演的帥巧妙地結合起來,成為 一種特有的舞臺藝術。」中國兵器繁多,因此把子功要習的兵器也十分多樣。例如長兵器有大刀、長槍、叉、棍捧;短兵器如刀、劍、斧、錘等。亦有徒手對打的功夫稱「手把子」。所有武器及徒手套路合共一百多套不同打法,但章法卻是一致的,不管是多人廝殺,還是單人刀槍下場,雖然是雜耍技藝,都應給觀眾一個快而不亂、慢而不斷、層次分明、節奏嚴緊的感覺。

京劇中的把子功

在京劇表演中,把子功是一種講求速度快、路線方位變化和旋轉角度大的連續性搏擊動作。在多人混戰或兩人對打情節中,表演者都要求與翻、騰、撲、跌等功架緊密配合。

 

雜耍兵器套路欠缺迫真

不同兵器有分基本套路和表演套路,每個套路都有專稱呼。例如「小快槍」、「十八棍」、「單刀槍」、「大刀雙刀」、「大刀雙劍」等等都屬把子功。基本上五六十年代的電影武打片,在引入京劇班底的龍虎武師時,都是打這種甚具觀賞性的雜耍套路(亦稱「北派」打法),後來張徹和胡金銓的武俠片,雖然減少了京戲套路的出現,武打轉向凌厲、流暢、注重節奏與韻律風格,但動作打法仍然有把子戲痕跡,久而久之,觀眾便看得沉悶呆板。

「小快槍」對打排練

「單刀槍」對打

片段中7:30,于素秋連踢十二支纓槍,是傳統把子功技藝之一。

一直到李小龍橫空出世,將迫真、快、狠、準的打法引入電影,才一改電影武打風格,但李小龍遽然卒逝,一度後繼無人,但講究「硬橋硬馬」的劉家良武術指導風格,因「寫實」迫真而備受歡迎。

 

成龍的「另類把子功」

正當香港動作片流行拳拳到肉的寫實風格同時,袁和平無心插柳的作品《醉拳》和《蛇形刁手》,成功開創功夫喜劇片先河。繼之成龍於《師弟出馬》中,更可說是改良京戲打法上一個里程碑。成龍等一班京戲戲班師兄弟,在不失拳拳到肉的打法時,在片中大量運用雜技般高難度動作,尤其融入翻桌和「滑稽把子」一類偏戲謔的武打設計,打鬥伶俐活潑,以營造驚人效果。

這種對京劇武戲中慣用做法,使他們的動作設計被人譽為「新北派」或「改良北派」,按張徹導演所說,即「京戲的動作加本地化的包裝」。在《師弟出馬》中,成龍充份運用京劇演員在兵器對打上有如玩雜耍的特點,例如成龍與京劇武生出身的樊梅生(影星樊少皇之父)以扇拆招(39:10)和他與師弟元彪以木凳對打一幕(46:00),都是當中經典之作。

及後,成龍在他往後作品中把這些把子功元素加入武打動作中,觀眾往往會見到他喜歡將現場順手得來的物品作武器,例如外褸、桌凳、鋼梯、扇、櫃門開合,這些都是把子功的現代改良手法。雖然有論者譏之為「雜耍戲」,但始終成龍能以此別樹一幟,憑此奠定其諧趣動作片巨星地位,成為香港武打電影史其中一位重要人物。

46:45-48:50 《師弟出馬》中成龍與元彪以木凳為媒介,以雜耍手法設計武打動作。

電影《奇蹟》中,成龍大量運用順手得來的環境道具用作動作設計,如33:45以餐廳椅桌為工具、1:41:30以街邊的小賣檔或門閘作道具。

京劇武生董志華

值得一提的是,周星馳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電影《功夫》,片中城寨三大高手,各自打出各派武術,當中三位武者,分別為出身少林的武僧釋彥能(譚腿)、嶺南洪拳大師趙志凌(鐵線拳)、京劇武生董志華(五郎八卦棍),或者是周星馳向幾支重要華語功夫電影源流給予致敬。當中京劇武生董志華,曾是新派武俠電影導演張徹晚年的御用演員,在《功夫》一片打出「五郎八卦棍」,將京戲武打的「巧」勁打得通透運圓,為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功夫》中,城寨三大高手。

參考書目:

中國戲曲學院 編:《戲曲把子功》,北京:文化藝術出社,2015。張徹:《回顧香港電影三十年》,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88。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武備志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