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不明覺厲還是不知所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不同的武術文化產品中,都經常可以聽到以下字樣:剛柔並濟、攻守合一、以攻為守、連綿不斷、變化無窮、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大底對某些武術流派來說,這些「不明覺厲」(內地潮語,意謂看不明白,卻因此感到讚嘆)的字眼,是彰顯自身特色的最佳方法。然而細究下來,它們其實都是些沒有內容的空話(假如未致廢話),遠比在場邊喊「看準一點」更沒內涵。
倘若今天仍有人將類似字樣,當成實際的宣傳口號,那十之八九可以肯定:這個人不是武術修為成疑,就是品位有問題。
 
武俠修辭
提起這些「不明覺厲」的字眼,漫畫和武俠小說自然是最佳例子。幾乎翻開每一部本地武俠漫畫,都能看到「威力無儔」、「固若金湯」、「柔中寓剛」等近乎各家通用的辭藻:
為了增加劇情迫力,港漫常常在角色打鬥時,從旁添加一些抽象玄奧的字眼,圖片擷取自《新著龍虎門》第824期
而在金庸小說,類似描寫更是層出不窮,且看《倚天屠龍記》裡「黃衫女子」與周芷若對決一幕:
黃衫女子一雙空手,周芷若右手鞭,左手刀,卻兀自落於下風。黃衫女子的武功似乎與周芷若乃是一路,飄忽靈動,變幻無方,但舉手抬足之間卻是正而不邪,如說周芷若形似鬼魅,那黃衫女子便是態擬神仙。
金庸《倚天屠龍記》第三十九回 秘笈兵書此中藏
《葉問》裡的武癡林,就是經常被一些不知所云的拳論所吸引,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IpMIYI
這種修辭方式,對武俠作品來說尚算合理。畢竟它們都不是嚴謹的武術著作,使用一些誇飾的字眼去烘托劇情,實屬無可厚非。但若果將這等手法,套用到現實中的武術世界,則大為不妥。以上文為例,誇張失實不在話下,其中的語意更是不甚清晰:究竟黃衫女子是用了何種動作,去擾亂對方的節奏?「形似鬼魅」與「態擬神仙」之間,具體上又有甚麼分別?
 
類似問題在《葉問》系列第一集中亦曾有提及,片中甄子丹飾演的葉問正在跟友人武癡林(釋行宇飾)交流拳學心得,武癡林煞有介事地向葉問說道,他將要示範的一招乃「攻中有防,防中有攻;攻不離防,防不離攻」。結果立刻就遭到旁人調侃:「你這幾句話,不就是一樣嗎?」。這詼諧一幕,可謂完全道出了本文的主旨。
 
傳統不是永恆
有人或許會質疑,以往很多的經典拳譜,都曾利用相似的字眼傳道授業。例如內家宗師孫祿堂,便在《拳意述真》的「化勁」一章如此寫道:
化勁者,即練神還虛,亦謂之洗髓之功夫也。是將暗勁練到至柔至順,謂之柔順之極處,暗勁之終也……所以再加上功夫,用練神還虛,至形神俱杳,與道合真,以至於無聲無臭,謂之脫丹矣。
孫祿堂《拳意述真》
由清代流傳至今的王宗岳《太極拳論》,更直接以玄學開篇:
太極者,無極而生,陰陽之母也。動之則分,靜之則合,無過不及,隨曲就伸。
王宗岳《太極拳論》
如果這些玄奧的字句,真的無甚意義可言,哪是否代表過去的宗師全都是誤人子弟?
有關這個問題,其實可以沿用《國術與國學》一文的邏輯作分析。即前人之所以要使用大量抽象(甚至帶宗教色彩)的辭彙述事,很大程度是基於時代條件。始終古時對人體結構的認知有限,又沒有現代的運動科學作補充。要令習者明白拳術箇中的道理,並構建一個完整體系,惟有以拳師自身的感受出發,再輔以各類紮根中國的理論如中醫、哲學、道家玄學等。
故此,在真正練習之時,那些技術必然與拳論上的字面意思不甚一致。或者換一個說法:學者必需是在老師的親身指導下,方可明白拳論的實際意思。以明清年間的武術專著為例,《手臂錄》、《劍經》等都在一定程度上使用了玄學字樣,但卻在字裡行間點明清楚其中的搏擊內涵。例如陰陽,實則就是左架與右架、前手與後手等組合的代名詞。
這種隱晦的敍事方式,如果不是得到時人指導,或以極大的耐性反覆研讀,後人根本很難明瞭清楚。而來到運動科學發展蓬勃的當下,我們其實有把握發展出一套更為清晰、具體的語言系統。至少在引用那些抽象字句之前,必先要用科學的態度剖釋清楚其中意思。單單用一些「不明覺厲」的字眼作宣傳,又不作任何實質補充,根本無異忽悠大眾,比一百年前的人更不如。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