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A拳手的維權之路:Leslie Smith與Project Spearhead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Leslie Smith,女子MMA拳手,職業生涯取得10勝7負,曾在UFC的雛量級別排名第9。也許在八角台上,她未必能贏盡掌聲;但在擂台外的另一場戰鬥,她卻成功牽起了漩渦。
 
她是MMA工會運動Project Spearhead的發起人。今年四月,Leslie本來會進行合約期內的最後一場比賽,但因為對手未能過磅,UFC向她邀付出了場費及獎金後,就公開宣布解約。雖然Leslie看似拿到了應得報酬,但她卻失去了一個重要的發展機會。她認為這是UFC的報復乃至恫嚇手段,目的正是要阻礙Project Spearhead。
 
日前Leslie接受了美國政論雜誌《Jacobin Magazine》的訪問,除了提及這次事件的經過,還一併述說了Project Spearhead的願景。《武備志》將會由此文出發,跟大家討論下UFC近年來的種種爭議。

 

獨立承包 員工待遇
UFC對於旗下拳手的宰制,最先體現在它的合約條款上。跟大部分的拳擊賽事相似,UFC同樣是以「獨立承包人」(Independent Contractor)的形式與拳手簽約。按照一般勞資關係,「獨立承包人」的公司無須為他們提供任何僱員(Employee)保障,包括傷亡保險及各項勞工補償等,自然亦不需要向政府繳納薪酬稅(Payroll tax)。相應地,由於「獨立承包人」並不是該公司的員工,他們原則上可以再跟不同公司簽約,並自行選擇贊助商。

然而,這些都只停留在「原則上」。UFC的實際條款,絕對比一般的「獨立承包人」合約要苛刻得多。Leslie指出,UFC迫令拳手不能參與其他組織的賽事。而所有拳手的贊助商,亦必須先向UFC繳付5萬美元,但UFC還沒有就此滿足。2014年,它跟大型體育品牌Reebok簽定合同,令Reebok成為UFC的惟一贊助商。正如其他職業運動賽事,MMA拳手的主要收入就是倚靠贊助費,UFC此舉無疑是要進一步操控拳手的生計。而且不要忘記,拳手的合約由始至終都是「獨立承包人」,他們的訓練費用、日常開銷、醫療保險等,都要由自己一力承擔。

UFC另一個為人詬病的地方,是它的排名制度。相信各位資深的MMA迷都會明白,UFC的排名全由高層決定,從來沒有一套公開透明的計分機制。事實上,這是不少搏擊運動的通病(例如拳擊也會如此),但UFC還有多一重問題,就是拳手間的對賽亦是由它一手安排,經紀人的作用十分之小(尤其是知名度不高的選手)。換句話說,UFC對於拳手的勝負記錄,擁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倘若拳手想挑選對手,最佳的方法就是在社交平台上,向對方大放厥詞。假如能惹起公眾議論,UFC或許就會讓他們如願作賽。這就是Leslie認為當下UFC「嘴炮文化」橫行的原因之一。

 

Leslie Smith在UFC官網上的個人檔案照片,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C9pK7N

阿里法案
按照聯邦法例,由於UFC拳手是「獨立承包人」,他們不能組成任何合法工會。然而,這並不代表他們完全沒有自保的手段,阿里法案(The Ali Act)便是一個著名的嘗試。
 
阿里法案,英語全名「Muhammad Ali Boxing Reform Act」,首見於2000年5月,是一個以拳擊運動員為對象的福利議案,內容涵蓋拳手薪酬、醫療保險、對賽安排等多種面向。其中最具影響的一項條文,是要在拳擊賽事的評級系統中,引入第三方進行監管,以此防止賽事組織過度影響拳手的未來發展。

這項法案出台後,旋即就引起了不同界別的關注。共和黨參議員Markwayne Mullin(他本人亦是前職業MMA選手),便致力將阿里法案推廣至MMA界別。現時美國最重要的MMA拳手組織之一:MMA Fighters Association(簡稱「MMAFA」)便全力支持通過阿里法案;另一個大型MMA賽事組織Bellator,亦對法案表示歡迎。
 
可以想像,UFC對阿里法案不會有任何正面反應。Mullin就提到,UFC代表曾經多次上到他的辦公室,向他力陳阿里法案無用。而作為MMA拳手中的「勞工鬥士」,Leslie Smith雖然同樣支持阿里法案,但她卻沒有對MMAFA抱太大期望。她認為MMAFA的成員無意進一步團結基層拳手,只是希望能夠引入更多的比賽機構,借此降低UFC的壟斷地位。這種倚重賽事組織的態度,令Leslie決意在MMAFA以外,成立另一個以拳手作主導的工會組織,Project Spearhead便是由此而來。

Project Spearhead:為拳手爭取集體談判權
正如前文所述,UFC的拳手並無合法身分去成立工會。於是Leslie Smith邀請其他拳手共同聯署,希望美國勞工部能夠承認他們跟UFC的僱員關係。而若要成功註冊工會,Leslie還需要在明年的2月12號前,徵得30%的拳手同意(即大概200人),如此方能展開工會選舉。這些便是Project Spearhead的工作內容。
 
雖然Project Spearhead的任務極其艱鉅,但Leslie完全沒有退卻之意。對她來說,工會有著其他組織所沒有的獨殊力量。它能夠真正為拳手充權,而不是純粹向賽事組織者靠攏。其中最關鍵的元素,是工會享有集體談判權(collective bargaining)。
 
集體談判權,這項看似是藍領工人特有的維權模式,其實在頂級的職業運動員之間亦同樣適用。NBA旗下球會的各種事務,包括球員交易及薪金比例等,便需要接受集體談判權監管。假如資方提出的措施,為運動員帶來過多不良影響,他們有權透過工會展開投訴程序(Grievance Process),逐步將行動升級並頓促司法部門介入。
 
Leslie形容,工會的集體談判權比起阿里法案,更能切實回應拳手的訴求。例如當某位拳手受傷患困擾時,他可以拒絕UFC單方面安排的賽事,同時以整個工會作後盾。這樣拳手的職業生涯就能夠得到保障,而觀眾亦可以看到他們狀態十足的表現。

 

事實上,Project Spearhead的重要強心針之一,正是籃球巨星Kobe Bryant,在Project Spearhead的官網上,便可看見他對MMA工會的勉勵說話,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OWKMxa

暗湧:Dana White與特朗普

面對著Project Spearhead的來勢,UFC方面暫時未有甚麼公開聲明,但Leslie Smith卻表示整個計劃已經承受著各方的暗湧。今年4月,Leslie本來會進行合約期內的最後一場比賽,但她的對手Aspen Ladd卻在過磅時超重1.8磅。Leslie當時表示,只要UFC延長她的合約(尤其是她剛取得了兩連勝),她就願意繼續作賽。然而,UFC向她邀付了出場費和獎金後,就隨即宣布解約。事後UFC並沒有明確解釋事情原委,只是向Leslie闡明今次事件不屬孤例,過去亦有拳手遇到類似情況,所以UFC的老闆們並沒有針對她。

但Leslie跟自己的律師研究過後,卻認為過去的案例,跟今次事件全無可比性。她指出UFC不過是想藉機報復她的工會計劃,以防止Project Spearhead進一步「蔓延」。而這個推測最初亦得到了勞工部認可,它們本來已經代表Leslie向UFC提出控訴;但突然之間,它們卻將案件擱置,聲稱要等待華盛頓當局的覆核。這個突兀的轉折,讓Leslie懷疑是特朗普再次濫用他的總統權力。

眾所周知,UFC老闆Dana White是特朗普的忠實支持者,他經常在共和黨的全國大會上為對方站台。就在今年8月開打的UFC 227前夕,Dana White被特朗普邀請到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會面,兩人更在社交平台上公開合照:

在他們的政治聯姻底下,Leslie很難相信自己的遭遇,跟這位狂人總統無關。而且就算撇開特朗普,Leslie被公開解約一事,亦勢必會令其他跟UFC關係密切的賽事組織、運動品牌,乃至比賽場地(別忘記,Dana White的拍擋Fertittas是賭場鉅子,而賭場正是職業MMA賽事的主要場地之一)跟她保持距離。究竟Leslie Smith的職業生涯和Project Spearhead可以走到多遠,至仍然是未知之數。

 

Project Spearhead的官方網站

《Jacobin Magazine》的訪問全文

阿里法案與MMA的關係,可以按此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