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特朗普最忠實盟友:UFC總裁Dana White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相信大部分MMA迷都清楚知道,UFC總裁Dana White是一名非常忠實的特朗普支持。在美國中期選期的大日子,【武備志】就跟大家回顧下Dana White的一些往事。看看他與這位爭議不斷的美國總統,究竟有何相似之處。

 

相同背景 互相砥礪
時間先回到2001年,當時的UFC正在面臨破產危機,Dana White遂與賭場大亨Fertitta兄弟(Lorenzo Fertitta及Frank Fertitta)合作,以200萬美元買下了UFC。然而,沒有任何一個機構願意為他們提供比賽場地,大底是害怕資金將會石沉大海。按Dana White憶述,正是在這個絕望時刻,特朗普昂然向他們抽出了橄欖枝:

When we first bought this business . . . no arenas wanted this thing. Donald Trump was the first one to have us come out

特朗普為何會當上UFC的「白武士」,外人很難知悉清楚,其中一條線索可能是出在「家世」之上。特朗普的家族是傳統商界精英,其父親Fred Trump曾經注資350萬美金,為特朗普旗下的酒店Taj Mahal舒援財困。而Dana White的拍檔Fertitta兄弟,亦同樣身份顯赫。他們當初收購UFC的資金,好一部分便來自他們的父親Frank Fertitta Sr。基於兩者的地位和生意相近,不排除Fertitta兄弟在年輕時,便已經與特朗普家族關係密切。

無論如何,單從效益的角度來講,特朗普對UFC的「恩情」完全沒有白費。短短十年時間,UFC就已經由頻臨破產,脫變成世界上最龐大的體育品牌之一。上年7月,UFC以40億美金將股份售予了娛樂公司WME-IMG,震撼了整個商業世界。

雖然未有明確證據顯示,Dana White與特朗普有直接的經濟來往,但他在政治上,已經儼然成為了這位共和黨總統的忠實盟友。他曾多次出席共和黨的全國大會為特朗普造勢,並表明自己絕不會講出任何關於特朗普的負面說話(You will never hear me say a negative thing about Donald Trump):

2016年,Dana White在全國直播的共和黨會議上,為特朗普站台並致辭,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JIqLpd

老闆就是一切
除了政治經濟口大尸的連系外,Dana White亦跟特朗普分享著相同的管理哲學,那就是要建立一種上下分明的等級制度。2015年,剛展開選舉工程的特朗普,遇到了旗下酒店員工的示威,要求儘快獲得組織工會的權利。餐飲行業工會組織Culinary Workers Union Local 226,甚至指責特朗普曾多次破壞工會行動,乃基層社會的公敵。

而在數年之前,Culinary Workers Union Local 226亦對UFC作出過類似抗議,當時他們主要針對Fertitta主理的博彩公司Station Casinos。Dana White隨後在公開活動中回應,指他們不過是一幫「工會白痴」(union idiots),自己和拍擋每次都能幹死他們 (will beat [them] every f__king time)。

Dana White在2013年的一場訪問中表示,那些抗議他們的工會成員不過是白痴,叫他們快點滾開,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yWLKQT

當然,令Dana White花得最多工夫的依然是UFC。在Project Spearhead的文章中便提到過,UFC一直以苛刻的合約條件,令拳手失去大量應得的福利保障。與此同時,UFC與Reebok之間的壟斷式贊助協議,亦使拳手的生計進一步受到UFC操控。

事實上,除了那些人所共知的明星級選手外,很多UFC拳手都依然收微薄。女子草量級(Strawweight)選手Joanne Calderwood,便曾經表示自己已經接近破產邊緣,必須節檢渡日方能延續拳手生涯:

也許有人會以為這是他們表現不佳之果,但現實是Joanne Calderwood在宣布「破產」一刻,她剛取得了11勝1負的驕人成績。甚至乎進入了「UFC名人堂」(UFC Hall of Fame)的Mark Coleman,亦要在眾籌平台GoFundMe籌組自己的醫療費用(Mark Coleman並沒有被爆出過有不良啫好,但和禁藥問題有連上過關係)。這種勞資雙方權力失衡的現象,不獨見諸於拳手,連其他八角台的員工也遭受牽連。

2015年,曾被譽為UFC最出色的裁判之一、綽號「Big John」的John McCarthy,再次於UFC 194的主賽上擔任裁判之職。結果內華達州的體育部門發現,原來McCarthy只拿到1900美金的報酬,對這等規模的賽事來說絕對是不合理。雖然McCarthy表示自己熱愛工作,並不太過在意出場費,但此事卻再次令人質疑UFC——這間身價40億的公司——的薪酬標準。

在言論自由方面,UFC也不容許員工對管理層的政策有任何非議。例如同在2015年,別號「Stitch」的資深治理員Jacob Duran,就因為抗議UFC與Reebok的贊助協議而被革職。特朗普對社會的強硬作風,可謂在Dana White等人身上表露無遺。

是開始還是結束?
現時Dana White尚未對中期選舉作出公開評論,但他及Fertitta兄弟的選票將會「花落誰家」,相信大家已然心中有數。

今年民主黨挾著特朗普的多項爭議聲音,誓要扭轉共和黨在統治層面的炎氣。而UFC的拳手和其他員工,亦醞釀著籌組工會的力量。究竟特朗普與Dana White這對兄弟是雙雙落馬、一勝一負,還是攜手再創「威權時代」。大家敬請拭目以待。

主要參考資料:

美國政論雜誌《Jacobin Magazine》有關Dana White及特朗普的專題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