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編貓記】以貓治癒心靈 Wilson事隔半年再戰修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距離修斗比賽還餘下兩天,選手們都已經準備就緒,不知道各位讀者又準備好迎接星期六舉行的「2018冬季修斗大會」了嗎?

提提大家,今次修斗比賽將會提供網上直播!大家密切留意武備志Facebook更新!

跟上屆一樣,武備志編輯Wilson也會以拳手身份參與其中。今次我們從其他角度出發,認識Wilson的另一面:原來是貓奴!

 

貓奴武編的日常

在影片中,大家看到的便是我家的兩位主子:Mocho和Mimu。

實不相瞞,拍下可愛鏡頭的背後,其實當天我跟攝影師可是吃了不少苦頭,皆因我家貓咪都是超級膽小的「宅女」!跟我和家人相處親熱,卻對陌生人卻非常抗拒。最後有些鏡頭必須待攝影師離去後,才能由我和家人拍下。

最初開始養Mocho的時候,其實是瞞著家人開始的。當時朋友一直有照顧流浪的街貓,而Mocho便是其中一隻,他是那一胎貓中唯一倖存的一隻,而當時他患病了,於是朋友便問我能不能照顧他。

照顧寵物並不是「輕鬆」的事,因為這代表了對他一生的承諾,甚至應該比婚姻的誓言更加「莊嚴」,因為寵物除了主人外,便再無依無靠了,人至少還可以投靠親戚、自力更生。經過慎重的考慮後,我決定收容Mocho。

我至今還記得第一次接過貓袋,感受到Mocho的體重那刻,那種手感實際並不重,卻是生命的重量,教我的手不禁顫抖起來。

接下來要處理的,便是家人的問題。因為家母十分害怕「四隻腳一條尾」的生物,小至壁虎蜥蜴,大至貓狗,她都一律避之三舍。但由於情況緊急,於是我便瞞著家母,先在學校宿舍照顧Mocho。那時我還在讀大學,恰巧那學年宿舍並沒有室友,於是便把Mocho接下來在宿舍暫養。後來畢業後再轉到家中,那時母親只好無奈地接受下來。

然後我們怕Mocho一個感到寂寞,於是便從貓義工手上領養了Mimu。Mocho Mimu一拍即合,於是便成了姐妹。從她們的相處方式,就好像看見我跟姐姐小時候一樣:好時糖黐豆,壞時水溝油。和好時她們可以抱著睡覺、互相依偎,交惡時可以追逐全屋打架,不時氣得我們哭笑不得。

不過,經歷重重障礙後,見到家母現在天天笑著跟我說Mocho怎樣Mimu怎樣,我就知道我當初沒有做錯決定。從她們身上,我得著了許多許多,但同時也令我十分害怕分別那天的來臨。既然無可避免,惟有盡力珍惜每天的所有,無悔每一天。

最後藉此呼籲一下,支持領養,絕不棄養!

 

修斗:半年前,半年後

在上次修斗後的半年間,原本打算好好休息一下,重新專注工作,尤其8月份有亞運需要跟進。但不知不覺間,還是離不開地做了不少武術相關的活動。

首先在跆拳道方面,在7月及12月為兩名學生進行特訓,令他們挑戰黑帶的考核,真正開始展開他們的跆拳道生涯。然後在8月份,又跟學生們一起準備跆拳道女子賽。

學生之「騎呢」、「反叛」,實在令我這位教練吃了不少苦頭,也不知壞死了多少腦組織。不過,幸好還有這些小夥伴,我的跆拳道生涯才能夠有機會繼續堅持走下去,否則我可能有那麼的一瞬間會放下了跆拳道。

另一方面,我亦作出了新嘗試,先後參加了3個Kickboxing館內賽,在另一個擂臺測試自己的能力。對比起修斗、MMA,Kickboxing對我而言實在是比較「輕鬆」,至少不用無時無刻地提防對方的Takedown,可以專心於打擊技術中,從中慢慢建立起對自己拳擊的信心。

可是,我在MMA及Kickboxing中始終只是一名初學者,我十分害怕自己無法從Kickboxing的打法轉化到修斗比賽中。所以,今次的修斗比賽對我而言,便是檢驗自己這半年來努力成果的機會。

我是屬於沒有自信的那一類型,經常都在否定自己的能力。因為我認為世上比自己厲害的人實在有太多了,自己永遠都有需要改善的地方,與其在這階段便因一點點技術而自信,倒不如透過否定自己來鞭策自己進步。不過,始終自信、自滿、謙虛、自卑只差一線,可能我是真自卑吧。

所以這次修斗的目標還是跟以往一樣,打眼前第一場比賽,然後再想之後的事。希望不要在第一場比賽便輸掉!

兩天後,約定你們,下午三時,灣仔修頓場館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