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從前,有個荷里活》醜化李小龍? 李香凝力斥QT新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畢彼特、里安納度主演的新片《從前,有個荷里活》(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以六七十年代的荷里活影圈作背景,片中還出現了李小龍一角。但此舉卻惹來了李小龍的女兒李香凝(Shannon Lee)不滿。

她批評導演昆頓搭倫天奴將其父親塑造成一個囂張自大的混蛋,聽著戲院裡的嘲笑聲音,讓她感到非常不舒服。而李小龍的傳記作者Matthew Polly也批評,電影裡的李小龍嚴重失真,程度直逼搞笑節目。

▍走進光怪陸離的荷里活時代
《從前,有個荷里活》,是鬼才導演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簡稱QT)的第九部作品。故事講述1969年的洛衫磯,曾經紅極一時的演員Rick Dalto(里安納度狄卡比奧 飾),因為轉型失敗而陷了低迷。他的好友Cliff Booth(畢彼特 飾),乃退役軍人兼特技替身演員。為了讓Dalto東山再起, 兩展開了一段段奇情的故事,途中穿插著大量真實的演藝圈人物,以及歷史事件。

例如Dalto復出計劃的第一步,便是要結交他的新鄰居、著名導演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之後又碰上了轟動一時的邪教組織Manson Family。至於Dalto所參與的電視劇《Lancer》,則為CBS電視台的經典西部劇集。其主角James Stacy也有在電影中,以年輕形像示人……

總言之,秉承著一貫帶點瘋狂的風格,QT利用這些上世紀的美國文符號,重塑出一個光怪陸離的荷里活世界。而當中最觸動華人影迷神經的,莫過於「李小龍」的出現。當Booth回憶起過去的慘痛經歷時,他便想起了自己曾經在拍攝《青蜂俠》(Green Hornet)其間,將李小龍砸到了車子之上,結果從此遭到封殺。

雖然QT一向都是李小龍的忠實影迷,在他的經典作品《標殺令》(Kill Bill)中,女主角奧瑪花曼(Uma Thurman)便穿上過一套跟《死亡遊戲》一模一樣的黃色緊身衣。但是今次《從前,有個荷里活》對李小龍的描繪手法,卻惹來了李小龍女兒李香凝(Shannon Lee)的猛烈抨擊。

【點擊圖片觀看資料】

+4
+3
+2

▍「他成了一個滿身戾氣的自大傢伙」
李香凝日前接受娛樂媒體The Wrap時表示,她理解為何電影會安排畢彼特跟李小龍對打,始終那是個充滿種族歧視的年代,白人演員確實不會看得起黃種人。而跟李小龍交鋒,則可營造出畢彼特的強大形象。她也覺得QT或許是想藉這個機會,反諷坊間對李小龍的各類型刻板印象。

但無論如何,她認為片中的李小龍始終是偏離現實太遠。作為一個60年代末的華人演員,李小龍需要付出多三倍的努力,才可以獲得相應的成就("And not someone who had to fight triple as hard as any of those people did to accomplish what was naturally given to so many others")。另外,他雖然經常遭受到挑戰,但很少會答允跟人打鬥。而本片則把李小龍「變成了一個滿身戾氣的自大傢伙」(He comes across as an arrogant asshole who was full of hot air)。聽著整間戲院的嘲笑聲音,讓她感到非常不舒服。

李小龍傳記《Bruce Lee:A Life》的作者Matthew Polly也批評,現實中的李小龍一直都在荷里活「掙扎求存」。縱使他是史提夫麥昆、波蘭斯基夫婦等大明星的武術老師(這些人物都有在本片中出現),但他一直都只能成為配角,甚至連亞洲人的角色也擔當不了。而《從前,有個荷里活》卻把他略帶輕挑的身體語言,誇大到跡近深夜劇場的搞笑節目。

例如李小龍本人,素來都對拳王阿里(Muhammad Ali)相當尊敬,但電影裡的「他」則高呼自己可以將阿里打至傷殘(Cripple)。李香凝亦提到,《青蜂俠》攝於1967年至1968年,但片中李小龍造型卻是取材自1973年的《龍爭虎鬥》。

誠然,本片的「李小龍」並非一無是處。李香凝就稱讚飾演其父親的韓裔演員Mike Moh,是真正的「龍迷」,他完全模仿出李小龍的動作以及聲線。可惜在導演的指劃底下,終究無法還原出李小龍的精神。

【點擊圖片觀看資料】

+2

▍武術家的遺產
有關武術家在文藝作品中所引發的爭議,其實屢見不鮮。2006年,李連杰主演的電影《霍元甲》上映,不同於一向大義凜然的形象,片中的霍元甲自私、霸道,為了追逐「津門第一」的美譽,肆意打鬥並縱容徒弟四出作惡。直至家人被尋仇慘死之後,他才大徹大悟,成就一代宗師。然而,這種描繪方式卻惹起了霍氏子孫的不滿。

自稱為霍元甲孫子的老人霍壽金,就將電影公司乃至李連杰等人告上法庭,狀告他們侮辱先人、誹謗民族英雄。最終天津市一中院,以電影未有造成後人現實損失為由,宣判霍壽金敗訴。

而2010年上映的香港電影《葉問前傳》,則將詠春大師阮奇山描寫成身手遠遜於葉問的小師弟,結果引起了阮系一脈門人的強烈不滿,最後由劇組出面澄清道歉方致擺平。

編輯J認為,武術宗師對其後人及支持者,確實有著與別不同的象徵意義。如果隨便戲謔、嘲諷,引起爭議實在無可厚非。但希望武術界的同仁亦能明白,文藝作品終究不同於歷史研究,尤其是當某一個人物的故事已經被重提過太多次時(例如李小龍、葉問、黃飛鴻等宗師),很自然就需要發掘不同的視角。

如果武術界繼續希望以電影、漫畫的形式,去發揚武術,那自然亦要接受過程中,會出現各類型的偏差。與此同時,我們亦要知道,宗師是一個偉人,而不是一個宗教符號。只要製作方能夠承傳他們的精神價值,其他一切的外在特徵,實在無需過分執著。有時過分堅持某些特定形象(例如李小龍就必定要耍雙節棍、擤鼻子),反而會深化過去的刻板印象。

總之,不論是嘩眾取寵歪曲事實,或者一味對逝者造神,都不是健康的做法。希望各位深思。

如何在歪曲現實的情況下,重塑李小龍傳奇,這將是一個需要正視問題。(圖片擷取自https://shutr.bz/2YEPy3c)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