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現場】78歲詠春徐廣林 闊別多年出山拍電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世紀廣東詠春三雄名震武林:阮奇山、葉問和姚才。葉問南下香港,加上徒弟李小龍為一代影星,讓香港人較多認識葉問一系;而姚才和阮奇山兩系則在廣東開枝散葉,當中阮奇山弟子岑能為嶺南詠春著名宗師。

「『詠春未到底,還有進步空間。』這是當年師父傳給我,亦是揸哥(阮奇山)傳給師父的話。」

年屆78歲的徐廣林,聲如洪鐘,憶述往事,娓娓道出師父岑能當年告訴他這句遺訓。這位七十至九十年初代活躍於電視的前無線藝員,亦是資深舞台演員及導演,從事舞台創作五十年。演藝以外,大半生沉迷武術,八十年代遠赴廣州師從岑能詠春,至今每周中港兩邊走,除了繼續舞台創作外,亦因材施教,於中港兩地教授岑能詠春,讓薪火相傳。

文、攝:賴家俊

徐廣林笑言自小父母擔心他無所事事,又不肯跟隨父親習太極,擔心他出來社會會給人欺負,所以十六歲那年逼他去學詠春。

「我家族經營鐘錶生意,但我覺得這工作把我的世界限制在一張四方檯上,我希望找一門可以一展所長工作。當時父母擔心我,於是要我去較為安穩的九巴工作,又怕我俾人打,要我學功夫,於是帶我拜師跟隨葉問徒弟徐尚田師父,他當年剛剛出來教功夫。」

梁相無條件教授
除了在徐尚田那兒學功夫外,葉問大弟子梁相也無條件教徐廣林很多東西。

「我家舖頭在豉油街,梁相住太平道,大家街坊也互相認識,梁相回家也必經豉油街。那時我家舖對出有一個小山丘,我經常與其他師兄弟在那兒練功,梁相途經見到我們練功,有次他來舖頭探我們,談起見我們學詠春很勤力,於是也叫我上他在花園街的武館,梁相也對我很好教我很多。在葉問一系,我在徐尚田和梁相身上學藝。」

那時流行天棚單對單交手比賽,落場參加者名號不重要,倒是要說出師父名號。徐廣林也是當中常客,落場也有勝負,直到有一次在香檳大廈觀看其他人比賽,幾乎釀成打群交,他開始反思,轉向修讀一直心儀的戲劇,並輾轉加入無綫電視。

七十年代徐廣林在無線的第一套武打劇《書劍恩仇錄》(網上圖片)

而他在無綫第一套參與的武打劇是《書劍恩仇錄》(1976),任武術指導的李家鼎和他一樣也是習詠春,故李家鼎有時也會邀他設計一些動作。李家鼎曾讚他手法了得,但他那時已知道自己功夫未夠,知道自己仍然要再學。

「我覺得自己基本功不夠,未能好好將內在力發出。而且從前一學便是小念頭、扯捶,我覺得缺少了一些中間環節。」

後來徐廣林有緣面會來訪香港的岑能弟子梁景釗(大釗)和李志耀(大李),他有機會與李志耀三次講手,但都不敵李志耀,所以想拜李志耀為師。可惜李志耀當時不活躍教拳,於是由他帶徐廣林赴廣州拜會岑能,並有機會讓他與岑能問手,徐廣林深深拜服其功夫,於是直接拜師岑能。

岑能詠春徐廣林師父,近日出山拍攝電影《犯罪現場》。(賴家俊 攝)

樂與後輩分享心得
與徐廣林談武術,他便如數家珍,滔滔不絕,很多心得分享。小記從中獲益不淺,但千頭萬緒,如何能記錄這吉光片羽。這兩點應該是最值得大筆一記。

第一,鬆緊有度。徐廣林強調打拳要放鬆才有勁。他說參考了太極拳中的「鬆」和「焦點意」(本來叫「焦點力」,他取其「意」),但也花了好幾年時間才能有所領悟。

「我也參考王薌齋所講學問,他說人無處不彈簧,即大小關節。出拳最要用肘關節,所以要打鬆它。但有人反問鬆怎可發力?這就好像常說的『陰陽』,鬆好比是『陰』一面,之後要學習『陽』即發力。若果不懂這道理,便一味只有打。」

第二,拳要重,出手要一就一。

「很多人教招是一、二、三逐個逐個來,但所謂『練是一點手,打是半點手』。練要做好所有動作、軌跡,但打的時候一定要一就一。」

出招要自然流暢一招,那才會有力。而不是如練習是逐個動作逐個動作慢慢去,若真實出招這樣,對方已有反應招架,你的招便打不到底。(徐師傅作了示範,請留意下面影片)

遙想當年交通不便,徐廣林仍不惜千里迢迢,定時上廣州學師。在岑能門下,徐廣林學了很多詠春方法,岑能會教他功夫怎樣練,動作背後原理,如何打好一個動作。他以扯捶為例,岑能起初要他收肘抽手練鬆「彈簧」(徐廣林以「躉」、「抽」形容這出拳、收拳動作),雙手都要練,要學習哪兒開始用力,善用雙手對拉力來發揮寸勁。

中港兩地教授詠春

徐廣林在中山開設武館,但定期回港教授功夫。(賴家俊 攝)

離開無線以後,徐廣林在中港兩地教授詠春,除了在中山開設武館,亦定期回港於九龍區公園開班教學。他表示現在教拳只為糊口,若求搵食心有可能偏了一面,有「賣拳拖症」之嫌。不少中港習武人士看過他的視頻教學,或慕名來學拳。

淡出電視圈後徐廣林繼續參與舞台劇創作,闊別電視電影多年,最近卻因緣出山參演馮志強執導電影《犯罪現場》。

電影《犯罪現場》一眾演員合照,後排左二為徐廣林。(《犯罪現場》fb專頁)

「這次回來演戲全是緣份。今年二、三月我在香港排舞台劇,適逢演藝人協會晚宴。本來我很少出席這些聚會,碰巧舞台劇中成員有份出席,誠邀我去。在晚宴中遇到古天樂先生,他說很久沒有見我,我講笑說沒人找我拍戲,所以只能教拳,古天樂馬上說怎有這可能,馬上說他經理人會聯繫我,邀我演出一個角色。結果真的收到聯絡,給我出演老差骨一角,古生給我的待遇和角色很好,我十分感謝古天樂先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