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打星蹤】苦中尋樂的打星接班人 白鶴派四代傳人龐景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星二代往往繼承了父母優良基因,外間人亦常認為他們可以輕易踏上星途。可是,武打演員有別於文戲演員,他們的第二代若果要走父母的路,卻要從小在身手上下苦功。龐景峰,父母都是著名演員和國術中人,可是他的星途並不容易,大學時加入韓國藝團接受地獄式訓練,入戲行後要由特技人做起,可是他卻以樂天的態度來看這段艱苦經歷,輕描兩句,談笑風生。

文、攝:賴家俊

龐景峰笑言自己學紮馬經歷算幸福。(賴家俊 攝)

「我已經比前人學紮馬幸福,起碼我可以一路看電視一路紮馬。」

談起小時候要由紮馬十五分鐘慢慢進階至一個小時,龐景峰以這句話總結。

眼前的龐景峰(Andrew),臉容秀氣,文質彬彬,若不是小記刻意挑起過往訓練的經歷,他並不會主動去談,亦往往以幽默的結局來總結艱苦的經歷。

「我都無穿無爛,大大下就會捱過!」

父親錢小豪是大聖劈掛傳人,母親郭秀雲是白鶴派傳人,但龐景峰坦言,小時候啟蒙他身手的,並不是父母,是叔叔錢嘉樂。

「九十後長大的男孩都愛看《龍珠》,有英雄幻想,想做超級撒亞人。父母長時間工作,我只能看他們的動作電影,暗地裡受他們影響想打功夫。但真正教我身手的是叔叔錢嘉樂,我當年只有三歲,小弟總是想戲弄哥哥,所以叔叔教我怎樣搗蛋,做倒立、射汽槍、蹦蹦跳,激老竇(爸爸)。」

踏入校園,Andrew開始學習不同武術,最先學習跆拳,至今仍定期參加跆拳搏擊比賽。而且因為媽媽是白鶴派陳克夫的弟子,後來跟媽媽學習功夫,讓自己還成為香港白鶴派第四代傳人,他打趣說同門同齡成員都是第六、七代傳人,自己是最年青的第四代。

韓國藝團嚴苛訓練

星二代出身的龐景峰,早年也投身特技人行業。(賴家俊 攝)

身為星二代,Andrew坦言本來未打算從事演藝圈,也想不到武術後來成為他的「搵食」工具。

「大學時有韓國公司挑選了我做兼讀藝員訓練生,甫畢業後我在銀行工作,但工作十分枯燥,不到一年我開始思考前路,決定全職做訓練生,讓自己打好基礎。」

加入了演藝圈一段日子,問及Andrew難忘經歷,他又來了一個幽默的答案。

「有次去很遠的郊區拍一場攀石戲,因為荒山石利,很容易弄傷手,所以為我安排了替身。怎料拍攝當下替身『甩底』,因為那兒實在太偏遠,天氣好凍,我不想再來,所以直接由自己上。其實以前自己在錢家班做替身,也面對過著火跳樓反車。這場戲又不是危險,難度不高,自己來!不過這件事讓我想起以前做特技人那段時間。」

讓小朋友找到目標
三十而立,Andrew今年也快踏入而立之年,正是躊躇滿志,展開事業。他早年開始定期教授街頭健身,最近與友人開辦一所星藝學校,並擔任當中拳擊、泰拳導師。

龐景峰希望開辦學校,讓小朋友找到方向。(賴家俊 攝)

「在韓國訓練時,我發現很多人會有明星夢,有夢想是好,但壞的一面是只會想走捷徑,不願捱。在韓國受訓兩年半時間,起初有十六個學員,第九個月已有五人捱不住走了,到我完成課程時連我只有兩個人,那時才開始反醒好多人不了解娛樂圈。」

的確,演藝圈是一個大千世界,當中五花八門,潮起潮落並不是人人可以自身由己。Andrew表示雖然經營一所星藝學校,但不是教小朋友一定做明星,他希望讓小朋友可以從中發掘自己未來。在學校學詠春、拳擊、跳舞、司儀,讓他們發掘興趣,將來不一定做打星,可能是運動員、舞蹈員、司儀等等。

談及教學經驗,他笑說愈來愈珍惜老師,他們很辛苦,開始明瞭自己小時候的頑皮百厭。

「老師人工應該高些,現在小孩子容易悶,專注力不足,要提起他們學習興趣,老師要很有創意和耐心!」

苦中尋樂別有天地
常言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做人處世,若能進而苦中尋樂,則別有天地。談起往事,Andrew並不傷春悲秋,身為動作演員,他卻不愛提傷患經歷。入行最先由特技人做起,近年開始多幕前演出機會,雖然他笑言自己經常所做的「男一(男主角)」,都是主角的年青版,不是全戲重點,但仍默默耕耘。近日,他有份主演的《擊鬥女神》現正上映,而現在他身在橫店,拍攝第一部他戲份甚重,擔任主角的電影,他還露了兩手,給各位讀者看看他的身手!

龐景峰在電影《天犬夏凡》中一展凌空翻身身手。(影片由受訪者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