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區議會.四】 民主黨葉梓傑:改善民生不應分政見

撰文:劉彥汶
出版:更新:

2019年反修例風波過後,中央政府祭出重磅的《港區國安法》,特區政府因而提出《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當中要求包括區議員在內的公職人員必須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預計下月中旬恢復二讀。
在高度政治化的香港,不少人認為此舉旨在打壓乘反修例之勢全面翻盤的民主派區議員,有人甚至堅拒宣誓毅然辭職。這着實耐人深省,作為肩負社區治理重擔的一員,究竟是政治表態重要,還是民生實踐重要?至於掌握「生殺大權」的特區政府,主宰區議員命運之時,究竟應該以政治立場「一刀切」,還是實事求是地容許更多「愛國能者」參與社區治理的工作?
《香港01》就此專訪四位政治光譜截然不同的區議員,看看他們歷經多次政治震盪,對「社區治理」有何反思。
反思社區治理系列報道六之四

相關文章:

【反思區議會.一】公民黨麥梓健:建制派做了些什麼?

【反思區議會.二】經民聯左匯雄:政府施政不當 建制慘成炮灰

【反思區議會.三】 獨立建制張景勛:區議員應具前瞻性

民主黨觀塘區議員葉梓傑早於三年前開始在當區進行地區工作,今屆終於踏入區議會,「反修例運動期間,市民的意願就是希望透過選票告知外界,政府的所為並不符合市民的期望。這次投票反映市民與政府之間的連結是很薄弱的。」但葉梓傑不像其他民主派區議員一樣,打着「爭取民主」的旗號在區議會上提出不同的政治議題,而是較着重於「改善社區」。他對改善藍田區有一定期望,例如希望可處理區內設施老化的問題,而在工作一年多後,他認為區議會的確可協助他達成目標,但始終與期望有落差。

雖然每位居民對區議員的期望都不一樣,但葉梓傑個人會較着重於改善社區。(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今屆區議會與政府之間的氣氛跟上屆不一樣,所以(期望)是有一點落差。在民生議題上是做到事的,但在與政府溝通的過程中,會牽涉政府是否願意與你溝通。」葉梓傑指出,如政府部門願意溝通,過程會比較順暢,例如政府決定暫時封閉藍田區內一條行人路進行山坡工程,他向政府部門表示這會對居民往來造成不便後,當局確實調整了計劃。

葉梓傑認為區議員的工作較廣泛,視乎居民需要而定,「社區事務,甚至小至私人事務,例如夫妻吵架,都會找我們,有一次一位婆婆手機掉到床底下也找我們,所以我覺得自己的角色沒什麼局限性。」雖然每位居民的期望都不一樣,但他個人着重於改善社區,例如他舉辦了一個尋找長者跌倒黑點的活動,吸引不少居民參與,並在找到黑點後要求政府跟進。活動除反映居民的社區關注度及互助情況外,也突顯居民對社區有一定要求,作為區議員不能得過且過,要更務實地處理社區問題。

民主黨早前公布,會傾向在區議會中宣誓,作為黨員的葉梓傑也不例外。(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政治與民生應取得平衡

民生期望能夠達成是件好事,但作為民主黨的一員,葉梓傑或多或少都會對區議會有政治期望,「我慶幸我參加的是直選的區議會選舉,所以市民的投票是最直接的,而我加入民主黨本是希望能推廣民主,區議會本身是能夠做到這件事的。」他認為區議會不能完全「去政治化」,即使在參選時,參選人亦須在報名表上填寫「政治聯繫」一欄,而選舉本來涉及政治角力,因此難以完全去除政治元素。某些民主派區議員會將關注放在政治宣傳上,忽略了地區工作,葉梓傑則回應:「每個區議員擔當這個職位都會有背後的理念,某些擅長協助反修例運動的人可能以此成為他們的參選動機,但我理解有居民會覺得若側重了這一邊,會否減少對民生的關注?可能也要取得一個平衡。」他又指,每個區議員所服務的只有一小區,居民可能會較期望區議員能協助他們處理日常生活問題。因此,他認為民主派議員可增加對民生工作的着重,「希望居民可從多角度了解民主派的工作能力。」

民主黨早前公布,會傾向在區議會中宣誓,作為黨員的葉梓傑也不例外。他認為宣誓或「愛國者治港」的大原則並未阻礙他在區議會的工作。至於官員離場的問題,葉梓傑表示,觀塘區議會較少出現類似情況,只有在討論「明日大嶼」時有官員離場。「議員在區議會上提出某些議題,代表有市民關注,若官員離場,會令市民感覺不被尊重。」例如「12港人案」,他表示有不少居民閱報後都向區議員表達關注,議員幫忙向政府部門查詢最新情況是沒問題的,至於有沒有在區議會上討論的必要,則要考慮實質效果。被問到政府是否對民主派存在偏見,葉梓傑最後笑言:「其實我也覺得是,但改善民生就不應分政見吧。」葉梓傑較着重於改善社區的工作。

上文節錄自第262期《香港01》周報(2021年4月26日)《反思社區治理— 香港需要怎樣的區議會》。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62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反思社區治理— 香港需要怎樣的區議會

走訪浸大事實核查中心 打擊假新聞 提升全民媒體素養

與香港社會共同追求美好生活

氣候災難比疫情危害尤甚 永續投資成「下回常態」

卡斯特羅時代告終 古巴模式的成功與危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