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碟仙通靈界? 高錕家族跟19歲亡女通訊長達一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農曆七月鬼門開,農曆七月十四日(下周一)就是盂蘭節。

很多鬼故、鬼片紛紛出籠,一直被視為神秘的碟仙,傳聞可以跟靈界通訊。有一個名門望族,中文大學前校長、2009年奪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光纖之父」高錕,其家族懷念19歲去世的女兒,透過碟仙跟她通訊,更長達一年多。

1930年代的「科學靈乩圖」

碟仙遊戲曾經風靡中國,但對於主政者而言,真正可怕的從來不是碟仙,而是陷入狂熱的老百姓,引來政府壓制。1934年中國許多地方出現一種行政命令,就是要查禁碟仙的犯賣,阻止它繼續傳佈。但實際上,這種遊戲仍然默默在民間流行,並且牽扯出不少奇聞軼事。

其中最為知名的一樁,要屬民國文人高吹萬與她女兒高韻芬的通靈事蹟。

出身江蘇望族的高吹萬本名高燮,是仍江南地方有名的國學宿儒。高吹萬育有五子三女,其中一些人也頗有社會地位,他的一個孫子更是當代科學界的明星,亦即2009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高錕。

高吹萬的其中一個孫子就是光纖之父-高錕。

 高氏夫婦不捨19歲早逝女兒 碟仙喚亡靈

不過,一百年前的醫療條件不像現在那麼發達,總有幾個孩子沒能活到多大歲數便去世了。高吹萬的家庭也是如此,他的小兒子與二女兒都早夭,最小的女兒韻芬則活到19歲,也在1937年初不幸逝去。

最後這個孩子的死,讓高氏夫婦特別悲痛,畢竟是個青春正茂的女孩兒,驟然結束了生命,未免令人喟嘆。十九年來拉拔着孩子長大,高吹萬夫婦的心情,恐怕更加難受了吧。

或許是太過思念愛女的緣故,高吹萬決定要試試通靈的法子,看看能否與死去的小女兒說上幾句話。初始,他們試着使用傳統的扶乩方法,後來又試圖藉由碟仙來招喚亡靈,但都沒有成功。

電影《碟仙碟仙》劇照

  第二個頭七日 碟仙指向「父」、「母」、「姊」

直到韻芬的第二個頭七日,高吹萬與夫人、女兒又進行了一次碟仙遊戲。這晚,他們以一陣默禱作為儀式的開端,隨後,三人便各自伸出手指,按住了桌上的小碟子。而半小時過去以後,那碟子竟逐漸移動起來,並接連指到了「父」、「母」、「姊」三個字──顯然是亡故的韻芬來打招呼了。

儘管這一次的接觸沒能持續太久,但高吹萬似乎生出了一點信心,此後,他又接連嘗試了好幾次碟仙通靈法,與死者之間的溝通也越來越順利。而令人料想不到的是,高吹萬與他的家族,竟藉着碟仙,與這個身在冥界的小女兒,維持了頗長一段時間的聯繫。

 父女碟仙討論詩文

一開始,他們的對話內容其實蠻單純的,就是各自抒發一下生離死別的痛苦,並且互相說些安慰的體己話。但兩、三個月過去以後,高吹萬驚訝地發現:他這個原本不諳文學的小女兒,死後除了在陰間潛心修佛,竟也學習寫詩,並且能與父親相互唱和了。

喜不自勝的高吹萬,於是三天兩頭就透過碟仙與女兒討論詩文,有時他會協助修改作品,有時則針對韻腳、音節之類的事情提供意見。為了女兒的詩文創作,他甚至特別為那張碟仙指字的「靈乩圖」,增加了許多漢字。藉着一只小碟子的移動,兩父女就這麼沉浸在碟仙與詩詞的世界裡,好不快活。

碟仙的運作是依靠小碟子來讓生者與亡靈溝通。

 上海《時報》連載父女人鬼對話 《吹萬樓日記節鈔》記碟仙事事跡

所有這些奇異的儀式過程,以及高家女兒的詩文創作,通通都被高吹萬寫進了日記本裡。後來,上海《時報》的編輯吳靈園,偶然見到了這些通靈紀錄。他當即遊說高吹萬,授權他把日記當中關於碟仙的事情節錄成一本書,並且在《時報》上頭展開連載──高家父女的人鬼對話,從此引起廣泛矚目,並普遍為世人所知。

最有趣的一樁,是日記裡說到他們父女倆忽然聊起鑽研佛學的心得,而高吹萬說他當下不敢再多問,「否則吾女一談及佛經,可以滔滔不竭也」──畢竟這人的溝通還是得倚賴那只移來移去的小碟子,女兒要是囉嗦起來,老爸也是很費力氣的呀!

從日記看來,高家的碟仙儀式至少進行了一年有餘,儀式的參與者偶爾只有高氏夫婦,更多時候則找來其他的親戚朋友,甚至是隔壁鄰居或家裡的幫傭(其中一個名叫阿橘的傭人還曾在儀式過程中被嚇丁拔腿狂奔……她一定想說我只是來打掃跟煮飯,為什麼還得幫忙通靈)。

本文節錄自《鬼的歷史:不管是什麼鬼,都給我來一點》其中一章,原文題為《魯迅 ‧ 溥儀 ‧ 「科學靈乩」-近代中國的碟仙故事》

作者:陳韋聿(Emery),目前作品主要發表在「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也為平面與網路媒體撰寫不同主題的歷史文章。

出版社:聯合文學

《香港01》 獲出版社授權轉載,大小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