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世越號304人罹難 潛水員挖出難以接受的真相:一切都是謊言

撰文:書摘
出版:更新:

2014年4月,韓國世越號沉沒,船上476人中,304罹難,當中大部分是準備升大學,在畢業旅行途中的高中生。參與這次大規模的拯救工作的潛水員,即使回到岸上,仍然不時在夢中回到沉船內,見到那些孩子們,自責未能帶他們離開⋯⋯
一位學者找來當日參與救援的潛水員、生還者、義警、政府官員及醫師等搜集資料,將他們的經歷撰寫小說《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還原災難真相。引述讀者一句評論:「雖然是在讀小說,但每一字每一句,我都相信是在描寫真實。」

南韓世越號於2014年4月16日早上開始下沉,潛水員揭露救援工作太遲,錯過黃金72小時。(路透社)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這本小說,由一封求情信開始 ── 一名年屆60的潛水員柳昌大,在參與救援工作時,導致另一名潛水員死亡而被控告。另一位潛水員羅梗水,則為了他寫了一封信向法官求情。

從羅梗水的求情信中,我們可以看到潛水員所看到的「世越號真相」:電視報道指有500名潛水員參與救援,但現場人數,只有約百分之一;在搜救的黃金72小時裡,政府竟然從沒展開任何營救工作。

以下內容節錄自《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

披露南韓世越號事件的《謊言》:潛水員是沒有嘴巴的。即使沒有簽保密合約,專業的潛水員也絕對不會在現場透露自己曾經做過的工作內容。(視覺中國)

 給法官的求情信

法官大人:

潛水員是沒有嘴巴的。即使沒有簽保密合約,專業的潛水員也絕對不會在現場透露自己曾經做過的工作內容。因為這個行業的市場小,昨天一起工作的潛水員搞不好明天還會再遇到,要是對做過的工作說三道四只會扯自己的後腿。所以對潛水員來說:話越少越好──最好當個啞巴。

您好,我是從2014年4月21日至7月10日之間,在孟骨水道參與沉船失蹤者搜救行動的潛水員羅梗水(37歲)。這封請願書是我為了因涉嫌刑法第二六八條「業務過失致死」,遭到不拘留起訴的柳昌大(60歲)潛水員而寫的。

昨天夜裡我打電話給宋恩澤律師,向他請教請願書該怎麼寫。凌晨時,他帶來幾份寫得不錯的請願書供我參考,所有請願書的開頭都以「尊敬的法官大人」開始。「尊敬的」這個形容詞,直到死我也不會再用在任何人、任何職稱之前,並不是我不尊敬您,只是我想用其他詞語來表達罷了。

  那天 我們收到一個莫名其妙的短訊  

2014年7月9日,為了躲避浣熊颱風,潛水員暫時轉移到木浦。那時,大家的手機不約而同響起,收到命令我們終止搜救、撤離孟骨水道的簡訊。

南韓世越號304人罹難,大部份是高中生。(視覺中國)
尊敬的羅梗水先生: 距離事故發生已經85天了,您能在事發後趕到現場,並在條件艱困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參與搜救失蹤者的工作,對此我們深表感謝。 雖然目前搜救工作尚未完成,但因為改變搜救方式而未能與您共事到最後,我們感到十分遺憾。但各位的獻身與努力,不僅是一同參與搜救的我們,全體國民也會給予您高度的評價。 再次對您在這段期間的辛勞表示感謝,請調理好因長期潛水作業而備感勞累的身心,並祝福您的家庭幸福美滿。
政府代表

您知道看到這則簡訊時潛水員們的反應嗎?在水深超過四十公尺的深海,依然能堅定不移完成任務的男子漢,紛紛用手背抹起眼淚。大家哭了好一會兒,這不是因為難過而流下的眼淚,這是委屈、是憤怒,是不由自主流下的眼淚。

如果是真心尊重我們潛水員,就不會只傳來一則簡訊了。請問法官,您會在表揚尊敬的人的勞苦時,只發一則簡訊嗎?我們並不期待大張旗鼓的慰勞和鼓勵,但至少應該代表政府,對這些冒著生命危險進行搜救的潛水員,表達最基本的禮節吧?

南韓世越號沉沒事件,時任總統的朴槿惠被批評指揮救援工作不力,成為下台導火線,也有傳言指她於事發時忙於美容及理髮。(視覺中國)

  「尊敬的」?我感受不到政府的尊敬

7月10日,潛水員為了整理各自的裝備再次返回駁船,我以為那時至少會派海洋水產部的長官或海警廳廳長來,代表政府事故對策本部到駁船上,至少握一握這些自願趕來參與搜救失蹤者工作的民間潛水員粗糙浮腫的手,看看他們的雙眼;至少應該請大家吃碗熱呼呼的湯飯。

雖然不知道是誰下令發出這則單薄的簡訊,難道他們連從彭木港趕到孟骨水道的時間都沒有嗎?從各個小島搭乘客輪再久也用不了兩個半小時,搭快艇連四十分鐘都不用,還是他們根本就不想花時間和潛水員坐下來、面對面的聊一聊?

這感覺就像是無緣無故被提分手,潛水員也只能把一肚子悶氣嚥下去,大家整理好各自的裝備便迅速從駁船上撤離。從撤離駁船的那一刻起,我便下定決心,一直到死也不會使用「尊敬的」這三個字。如果有人稱呼我「尊敬的羅梗水」,我會反問他:「為什麼尊敬我?尊敬我的理由是什麼?」如果是出自真心的尊敬,我會請他選擇其他詞語代替。

因為對我來說,「尊敬」這個形容詞,猶如世界上最髒的空罐頭一樣。要求更換形容詞,應該不會太失禮吧?

不管是秋天或冬天,都一直不斷的潛水搜尋,撤離只是單方面下的命令,根本沒想到我們會像被解雇一樣被趕下駁船。
羅梗水
潛水員收到叫停工作的短訊,哭了好一會兒,這不是因為難過而流下的眼淚,這是委屈、是憤怒,是不由自主流下的眼淚。(視覺中國)

  我們沒放棄 是政府放棄還在船內的孩子

法官大人!首先我想說明的是──我們直到最後都沒有放棄搜尋!不管是秋天或冬天,都一直不斷的潛水搜尋,撤離只是單方面下的命令,根本沒想到我們會像被解雇一樣被趕下駁船。至今仍有十一名失蹤者被困在我們每天潛入的船裡,這教我們怎麼能放棄呢?包括柳昌大潛水員在內的所有民間潛水員,大家每24四小時、不眠不休的尋找失蹤者,一心只想找到他們、帶他們上岸。隨著四月、五月和六月就這樣過去,臨近七月時,這份心情變得更加迫切。

  每當合上眼 就彷彿還置身船內

直到現在,這份心情也還是一樣。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公園或超市,我走著走著就會突然停下腳步。不用閉上眼睛,便可以在腦海裡浮現出船艙詳細的圖面,111間客艙和17處公共空間一下子就從腦子裡又過了一遍。接著,我想像著再次潛入船內,朝準備進行搜索的客艙伸出手臂。

因為不想放棄那11名失蹤者,所以每天作的夢都是一樣的,昨天夜裡也是一樣:穿上潛水服,戴上全面罩,穿好蛙鞋,戴上手套,最後把配重帶纏在腰部潛入船內的潛水員──羅梗水。

(中略)

南韓世越號沉沒事件,只有首批170多人獲救。(視覺中國)

  倒帶:回到世越號事發當日

4月16日星期三,我還在睡懶覺,半夢半醒之間手機響了,我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和打來的電話號碼:上午10點30分,曹治璧(32歲)。曹治璧的老家在京畿道坡州,我們曾在麗水一起共事。別看他年紀比我小,他可是擁有海外潛水作業所需的「國際海洋建設救助協會IMCA潛水資格證」的潛水高手。

我剛按下通話鍵,就聽到曹治璧緊張的聲音:「哥,你看新聞了嗎?」
我:「什麼新聞?」
曹:「孟骨水道那裡有艘船翻了。」他以沙灘上海鷗蹦跳的節奏快速講解了一番。
我:「翻了?什麼船?」
曹:「仁川出發開往濟州島的客輪,載了四百五十多人呢!」
我:「四百五十?那應該是艘大船了,人都救出來了吧?」

南韓世越號沉沒事件,報稱史上最大規模救援工作,首階段卻只有8名潛水員參與救援。(視覺中國)

當時我還不知道事態有多嚴重,心想如果是往返於仁川與濟州島的客輪,至少應該是六千噸以上的大型客輪,即使遭遇事故要沉沒了,也絕不可能在一瞬間就沉下去,會有充足的時間進行營救。

曹:「哥,據說只救出了不到兩百人,還有一半以上的人困在船裡!」
我:「什麼?!不是說船翻了嗎?怎麼可能還有人困在裡面?」

我一邊聽著手機、一邊打開電視,即時新聞正在連線報導中,客輪已經翻了過去,只剩下船首露在水面上。那畫面即便是親眼目睹,也難以置信。

悲慘的日子就這樣開始了。您也了解,4月16日以後的每一天都如同地獄一般。事發當日從船上逃出來的172名生還者就是全部了,電視畫面右上角標示的生還者人數,永遠都沒有再改變過。

 

部分從世越號打撈到的失蹤者遺物。(韓國Arirang TV截圖)

  我以為 就算沒有500人 也至少有50人 

因為看到全國各地聚集了五百餘名潛水員的報導,我並沒有馬上趕到孟骨水道。雖然一開始我並不認為聚集的五百餘名潛水員都是深海潛水員,因為揹著氧氣瓶上上下下的潛水員根本無法勝任搜索船內的工作。

想在孟骨水道進行作業,必須要有潛水所需的個人裝備,以及具備資深深海潛水的經驗,還要有可供大家輪班交替作業的駁船,因此我推測確切的人數應該只有新聞報道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說最多只有五十名左右的潛水員能夠進行深海潛水。全國上下把視線都集中在營救失蹤者上,我想,政府應該也會下令海警和海軍調配一些資深潛水員。

72小時被稱為生還機率最大的黃金救援時間,我一直等待著在這段時間進入船內成功營救失蹤者的喜訊。但是直到4月18日,整段寶貴的營救時間裡卻未能進入船艙,無法及時展開營救,其原因至今仍令人費解。前面我提到過孟骨水道的兇險,但那裡每天至少有四次停潮期,72小時內就會有12次停潮期。以數字計算,至少有12個小時可以潛入船內。

後來我才得知,那段時間裡完全沒有展開任何營救工作,這個消息讓我的心隱隱作痛。雖然這不是此次判決中應該談論的問題,但我認為放棄營救的原因是一定要調查出來的。

後來我才得知,那段時間(黃金72小時)裡完全沒有展開任何營救工作。
南韓世越號沉沒事件,事發當日從船上逃出來的172名生還者就是全部了。(視覺中國)

  所謂「史上最大規模的救援工作」 只是史上最大規模的謊言

我收到請求支援的電話是在4月21日凌晨,仍然是曹治璧潛水員打來的,他請我召集組員們一同前往。商業潛水員在需要緊急補充人力的時候,就會召集認識的人組成新的小組參與作業。

我問曹治璧:「那裡的人手不是綽綽有餘嗎?怎麼還打電話找我?」

「綽綽有餘?大哥,你也相信那些報導了?現在能潛入船內的潛水員只有八個人,而且大家都已經筋疲力盡了!」

「八個人?真的只有八個人?」

雖然我也猜到新聞多少有誇大報導,但500人和8人簡直是天壤之別!用8人充當500人的新聞,這分明是在對全體國民說謊啊!如果潛水員只有8人,就表示很難進行交替作業。為什麼這種荒誕無稽的謊言,竟然可以在事發五天後還持續若無其事的報導呢?說不定他們還會根據這個數字,報導成「史上最大規模的救援工作」。

南韓世越號沉沒事件,304罹難,只有172人獲救。潛水員要長時間在深海工作,需要特別裝備。(視覺中國)

編按:

世越號船難:家長與生還者永遠的痛

2014年4月15日晚上,300多名高中學生高興地迎接畢業旅行,航行出航,本擬前往濟州島。但船身有非法改裝、超載以及轉彎過急,在全羅南道珍島郡屏風島以北海域意外進水並沉沒。船上476人中,304罹難,截至今年3月,尚有9人失蹤。乘船前往濟州作修業旅的325名檀園高等學校高中二年級學生,僅75人生還,隨行15名教師中,兩人因救人罹難。

韓國光州地方法院其後展開審訊,包括船長及船員等15名人上庭。船長李俊錫因要求乘客留在原地妨礙他們逃生而被捕。法院2014年11月依業務過失致死等罪,判處69歲船長李俊錫36年有期徒刑,惟檢方不服上訴。上訴庭2015年4月判他殺人罪成立,改為處以無期徒刑。此外世越號另外14名船員則被判入獄18個月至12年不等。

南韓世越號沉沒事件,船長沒有安排乘客疏散,更第一時間離開,被傳媒拍攝到離開時衣服乾爽。(視覺中國)

本文節錄自 《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

作者:金琸桓-1968年生於慶尚南道鎮海市。首爾大學國語國文系畢業,曾任海軍士官大學國語教授、KAIST文化技術研究所副教授,現為專職作家。

作品以端莊優美的文字著稱,也是踏實築夢的「小說勞動者」,每天堅持寫30張小說原稿,沒有一天停過筆。不但如此,他也十分關注社會,以周密的資料考證加上卓越想像力,讓許多真實人物活靈活現躍然紙上,被譽為開創韓國歷史小說新局面的作家。其作品《不滅的李舜臣》、《黃真伊》曾被改編為電視劇;《烈女門秘辛》、《咖啡》、《朝鮮魔術師》則被改編為電影,跨足影視相當成功的作家。

譯者:胡椒筒 hoochootong

出版社:時報出版

《香港01》 獲出版社授權轉載,大小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