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打印】90後Cosplayer花錢捱眼瞓 打印出鐵甲奇俠Ironman盔甲

最後更新日期:

Marvel(漫威)漫畫改編的超級英雄電影令人着迷,不少人都夢想如Ironman(鐵甲奇俠)般強大,但現實中卻難以達到。兩個90後動漫迷因Cosplay而結緣,不眠不休花了3萬元,合力以3D打印製作出Ironman盔甲,穿在身上頓成Cosplay界焦點。雖然不能如電影中的Ironman般飛天遁地警惡懲奸,但總算能以最喜歡的英雄造型沐浴在人群羨慕的目光中。花錢花心思花時間去追夢,兩名大男孩都說:很值得!

Kevin自中學已經情迷Ironman,雖然不能成為漫畫中的英雄,但總算能與朋友一起以3D打印技術製造了一套能穿上身的盔甲。(盧勁揚攝)

+3
+3
+3

手機程式編寫員Kelvin(21歲)初中起已經喜歡Ironman,十分羨慕電影中的東尼·史塔克(Tony Stark)可以穿上盔甲到處飛及射出衝擊光束(Repulsor Ray),心裏常想「如果可以做到一套咁嘅嘢都幾吸引」。Kelvin參與Cosplay約 3年,扮演的角色以 Ironman為主。在早前的動漫節,他與朋友不眠不休,以3D打印技術製作出Ironman的MK7盔甲,不止有燈光效果,頭盔更可自動開合,結果在現場和網上都成為焦點。

「真係好辛苦,晚晚玩到5、6點,又請假返嚟整」,與Kelvin一起製作這套Ironman盔甲的道具師Bruce說了很多次「好辛苦」,但記者感受到語氣流露的不是埋怨,真正意思卻是「好開心」。

Ironman盔甲由多個組件組成,穿起來相當耗時。(盧勁揚攝)

+9
+9
+9

盔甲由頭、身及四肢組成,這兩名90後Cosplay愛好者為追求完美,將盔甲分拆更多細節組件製作,以提高銳利度。Bruce指盔甲的圖則分成400至500張,需數萬元材料錢及數千元噴油錢,再加上數名朋友經個多月一起在工作室不眠不休輪流趕工,才成功趕及在動漫節前完成。他指如果要獨力完成,估計約需6至9個月。

製作過程中最大挑戰,原來是要考慮盔甲的可動性,Bruce說:「佢哋(電影)啲CG(電腦繪圖)其實好多嘢都唔合現實邏輯。」他舉例Ironman的胸甲太大,手臂沒可能如電影般靈活;跪在地上時,小腿的裝甲會插到大腿肉。面對現實難題,他們需想方法在盡量忠於原著的情況下,將盔甲呈現出來,做到「着得上身,又可以郁到」。

Bruce指電影中有不少不合邏輯的地方,例如做「爆地動作」時,裝甲會插進腿內。(「DeathStocker」Youtube影片截圖)

Bruce指電影中有不少不合邏輯的地方,例如做「爆地動作」時,裝甲會插進腿內。(溫嘉敏攝)

近看盔甲,會發現有刻意加上的「舊化」色彩,全因Bruce鍾情寫實風格。他說:「一件甲或者一件武器『立立令』,好似未經歷過呢個世界嘅洗禮,少咗份味道,但加返舊化戰損,就出返曾經有嘅經歷。」

Bruce刻意加上戰損,使盔甲更為寫實。

另一位參與製作Ironman頭盔的道具師Bruce表示,為盔甲加上舊化戰損會更寫實。(盧勁揚攝)

電影中的東尼·史塔克秒穿變身Ironman,但Kelvin卻要在Bruce幫助下才能穿上「戰衣」,需時約1小時,而且相當費力。Bruce表示,每當參與活動時,會有數名朋友擔任「小精靈」,幫助Cosplayer穿上盔甲,不然根本沒可能成事。換上盔甲的Kelvin感覺威猛高大,全身湧出「霸氣」,讓在場記者望而生畏。

由於盔甲是度身訂造,故只有Kelvin能穿上,他憶述當日出席動漫節時,在場外已引來不少人圍觀,到了場內反應更哄動,有小孩大叫:「嘩!超人呀!」亦有少女過來攬着Kelvin(或Ironman)拍照。對於「被女圍」興奮嗎?Kelvin說:「佢鍾意套甲,唔會鍾意我。」

3D打印Ironman盔甲前需要先繪圖,完成一套盔甲需要繪製數百張圖。(受訪者提供)

+19
+19
+19

穿著Ironman盔甲的Kelvin擬到下樓拍照時,當步向升降機大堂時,碰巧同層有男子步出,當他見到Ironman時即時呆了一下,立即調頭走回辦公室,縱使Bruce想叫他同乘升降機亦來不及。而Kelvin下樓的過程較記者預料中困難,因為盔甲原來重約30公斤,每走一步都很花力氣。

Ironman如何上廁所呢?只見Kelvin穿上沒有拉鍊的緊身衣打底,盔甲幾近覆蓋全身,Kelvin笑說:「無㗎,唔使去廁所,因為流晒汗。」每當Kelvin打開面罩,都可以看到他汗如雨下,Cosplay付出的汗水遠比別人想像中多。

Kelvin身穿盔甲到樓下拍攝,在附近引起了一陣小哄動。(盧勁揚攝)

圖左為Bruce,圖右為Kelvin。(溫嘉敏攝)

Kelvin其後擺起各種Ironman的經典姿勢拍照,途人見狀亦加入拍攝,立即引起一陣小騷動。不過每完成一個動作,Kelvin入做的事就是「抖大氣」,因為裝甲實在太重,即使只是舉手擺出Ironman攻擊的姿勢,已等同要舉起數公斤重的啞鈴,要維持數十秒亦不容易。穿着便服的Bruce則代Kelvin表態,「為咗興趣,唔緊要喇」。

穿完Ironman盔甲後,Kelvin亦需要由Bruce協助下才能脫下組件,他在脫下頭盔時已大大地舒了一口氣。(溫嘉敏攝)

辛勞一輪後,Kelvin終於可以「回航」,但當然不是「飛」回去,而是拖着疲乏的身軀乘升降機,畫面甚有喜感。脫盔甲亦需約半個小時,當所有裝甲脫掉一刻,Kelvin終於「一身鬆晒」。他表示,最希望可以做出「隨時着、隨時脫」的盔甲,聽起來像是天馬行空,但就如Ironman盔甲也能打印出來一樣,那個夢想說不定也有實現的一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