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麗瑤揭性侵】過來人自白:錯不在我! 每天卻活在驚惶迷惘

香港田徑隊員、有「欄后」之稱的呂麗瑤早前自揭曾被教練性侵犯。(資料圖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香港欄后」之稱的港隊田徑隊隊員呂麗瑤,於周四(30日)凌晨、23歲生日之時,突在Facebook稱她在約15歲時疑曾受前教練性侵。她鼓勵有不幸遭遇者尋求協助,並呼籲可找風雨蘭及護苗熱線。

風雨蘭曾出版《幸.有你同行》,由服務使用者、義工等寫出受害人的心路歷程 ,本文節錄自一位受害人點點的經歷。

港隊田徑隊員呂麗瑤在社交網站發文,標示出#MeToo,她透露初中時曾被教練Y性侵。(呂麗瑤FB圖片)

原題:請你告訴我「錯,真的不在我!」/撰文:點點

憶起幾年前的事,心還隠隠作痛,淚水快沾滿了眼眸!會痛,是因為這是用血淚拼湊而成,每走一步都像花了全身的力氣!

被強暴的日子過後,我像是四分五裂的,每天只能帶著空空的軀殼過活,感覺變得很麻木!每天卻又活在驚惶、不知所措、無助、迷惘裡…

當我跟學校分享因為性暴力傷害帶來的不快時,校長的回應是:「妳係邊度惹呢d人返黎?」副校長還在某天的早會向全校同學宣佈,呼籲女同學們要好好保護自己,帶眼識人。雖然校方沒有公開我的名字,但站在早會操場上的我,除了驚訝學校這樣的舉動外,還可以怎樣?

點點文章中的插圖(風雨蘭提供)

如果學校那時候能給我多點支持就好了!可是,我的手上只能收到學校社工給我的一疊求助電話!我不敢跟家人及朋友分享!我不知道他們會怎樣看待這個我!

好些日子以後,我忍不著找了身邊幾個朋友傾訴!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問:

「你是不是很夜返屋企呀?」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你是不是穿得很性感啊?」

當我還沒訴說完,已被他們的「關懷」說話弄得遍體鱗傷!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我會發生這種事!

有誰能告訴我嗎?

那刻如果他們能夠靜靜地陪我坐著、聽我說著、擁著我、容許我哭,這對我來說是多麼大的安慰呢!

輔導員耐心地跟我說了一遍又一遍… 讓我明白,沒有任何事能抹殺我該有的將來!我也不應再怪責自己!因為這是侵犯者的錯!(視覺中國)

由那刻開始,我知道我不應該再哭!雖然我不知道出路在哪!但我不想成為別人的包袱!於是,每天努力的「嘻皮笑臉」,玩玩鬧鬧,奔奔跳跳裝作沒事一般,像學會了故作堅強的本領。

套上一個只笑不哭的面具撐過那些難熬的年與日!直至…

有人對我說:「錯不在我!」

性侵犯的事件再次臨到我身上,這次,我有幸遇上風雨蘭!她們告訴我,錯不在我!

輔導員一次又一次的對我說:「錯…不在妳!」可是我完全聽不進!我不停的責怪自己,不停的往牛角尖裡鑽!別人的「你一言我一語」看來已「成功」融入我的身體,侵蝕了我的力量、我的希望、我的信心、我的一切…

我不停地怪責自己無能為力,沒有好好保護自己!我就像是「成就」了這件事的「原兇」一樣!那時的我,真的很痛,完全看不到還有什麼希望!

我看不到出路!縱然輔導員多麼接納我,我卻完全接受不了這個自己,我完全不想再生存,更想了結自己的⋯⋯但輔導員耐心地跟我說了一遍又一遍⋯⋯讓我明白,沒有任何事能抹殺我該有的將來!我也不應再怪責自己!因為這是侵犯者的錯!錯⋯⋯真的不在我!

在輔導員的支持下,我很努力在這混沌的生命裡拼出一條新路!

風雨蘭求助熱線:2375 5322

SafeChat:請按此

風雨蘭性侵幸存者攝影展:

本文節錄自《幸・有你同行》

作者:伍穎琳,風雨蘭 (Organization)

出版社: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

《香港01》 獲出版社授權轉載,大小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