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逝世】才女回看與黃霑14年情:超越愛恨

撰文:卓柏安
出版:更新:

因病去世的著名作家林燕妮,除因才女之名廣為人知外,其感情生活,特別是與有鬼才之稱的創作人黃霑的一段情,同樣為人津津樂道。
他們走過絢爛,合夥開設廣告公司走向輝煌,其後財困賣盤,更因黃霑戀上秘書而不歡而散,兩人隔空互數把轟烈愛情中醜陋的一面活生生撕開,落入「王不見王」再無關連的境地。

兩人戀情極轟烈,最終卻因第三者分開。(網上圖片)

林燕妮與黃霑認識前,曾有一段短暫婚姻,曾與李小龍兄長李忠琛結婚,兩人婚後育有一子李凱豪,惜兩人情感不合,最終離婚。及至與黃霑走在一起時,這對才女和才子才情齊俱並駕,卻得不到世人祝福,只有滿滿的罵名,那是因為黃霑當時早已成婚,林燕妮背負第三者之名,更甚的是黃霑在前妻華娃懷孕時離婚,令輿論責難更烈。

林燕妮與黃霑於70年代邂逅,在廣告界同樣耀眼的兩人惺惺相惜,於1976年合組「黃與林廣告公司」,這對最佳拍檔合力製作多個膾炙人口的經典廣告,在事業走向高峰的同時,兩人戀情備受非議,當年黃霑為有婦之夫,更育有子女,但他們照樣出雙入對,最終黃霑與當時的妻子華娃鬧離婚。

林燕妮被黃霑公開稱為「一生從未曾這麼愛過的女人」,他曾提及當年因已婚身份,追求林燕妮時承受很大壓力,「當時的人道德觀念沒現在人般開通,追林燕妮時我妻子華娃更正懷孕,很多人都會覺得我忘情負義。」

才子才女曾是最佳拍檔,一同設立廣告公開,並不時公開曬恩愛。(視覺中國圖片)

黃霑從不隱藏對林燕妮的愛慕,不時對外發表愛的宣言,曾向友人稱指「我唔係想放棄個家,但我又的確愛燕妮。」說到對才女之愛,他更豪言「與林燕妮一起好刺激,包括精神上及肉體上的刺激,每個細胞都在高潮之中。」

身為第三者的林燕妮,被外界認定介入他人婚姻趕走懷孕妻子,但她於訪問揭露其實當時黃霑說與妻子關係欠佳,早沒肉體關係,沒料後來卻傳出其妻懷孕的消息,感到受騙的她對窗哭泣,一度希望劃清界線,卻不敵黃霑糾纏未能抽身。

林燕妮曾於專欄撰文《給黃霑的信》提及當時的委屈,「當年我背第三者身份仍與你一起,但誰不知你與華娃只是分居,離婚一事拖數年,可能最初跟你一起時的衝擊太大了,和你一起十多年,我是真的想要個名份,但每次都是無了期地等,想結婚的念頭也隨拍拖太久而失去,所以分手是必然的結局。」

1988年黃霑當着查良鏞面前,向林燕妮跪地逼婚,半推半就下林燕妮曾簽下一紙「婚書」;雖說憧憬那個妻子的正式名份,惟個性好強的她,面對黃霑不止一次的求婚,卻始終未與對方正式註冊。

林燕妮認識黃霑前,曾與李小龍兄長結婚,育有一子。(網上圖片)

兩人的廣告公司後來財困賣盤,曾共富貴的情侶共患難時卻現分歧,最終因黃霑戀上秘書,驕傲如女王的林燕妮不能接受堅持分手,有指黃霑多次苦苦哀求復合,公開說:「她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和她分開的那一年,我整個人渾渾噩噩,做甚麼也提不起勁。」

惟林燕妮卻說出另一版本,指其實自己是「被分手」的一個,在訪問中透露1990年10月底黃霑自行離去,「我沒有攆他走,既然他甩了我,當然不會『回收』」。

對於外界批評林燕妮分手後把黃霑掃出街令他無處容身,她曾在訪問中澄清,外界認為其名牌、珠寶甚至是豪宅由男方所贈均非事實,而是由她獨力支付,而分手後黃霑陷財困,她反問「『一貧如洗』是他自己的事,我有責任養他嗎?」

男方分手後對外表現的情深形象,林燕妮並不認同,她雖以「得失兩心知」來形容與黃霑之間的關係,承認與黃霑在創作方面互相激勵,曾有過一段好時光,惟同時剖白在90年分手後再沒與對方說過半句話,反之黃霑事後多次鬧事,曾用鎚子對她兒子的頭追問其行蹤,用刀砍爛其家,更在浴缸中用熱水浸她新買的大衣。

她又稱「以前很怕在人前提起你,分手初期閒言閒語不絕於耳,又說你剃頭又哭,又說我跟你在金庸家結婚,累得我要在報上澄清……」糾纏14年、分手多年至黃霑病逝後,林燕妮形容自己對黃霑的感覺已超越愛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