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評】表演一票難求杜絕黃牛黨靠官民合作 電子會員制諗得過?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紅館」起了變化,巨星的演唱會,愈來愈多境外觀眾。看徐小鳳演唱會,舉目四望,三、四成是內地旅客,原因恐怕三個:香港的表演門券,比內地便宜很多;第二,是供求的問題,單是珠江三角洲,人口接近六千萬,就算釋出一點兒觀眾群給香港,足以把紅館「填爆」;第三,兩地交通愈來愈方便,觀眾從深圳坐高鐵來看表演,行車時間十多分鐘,比由赤柱出尖沙咀還要快。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星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撰文:李偉民

小時候,「政府表演場地」例如紅磡體育館、尖沙咀文化中心、伊利沙伯體育館並未出現,「炒黃牛」的非法行為,只限於一些流氓在戲院門口和大堂進行,他們非常滋擾的,當你排隊買票時,他們便走近:「先生,我有更好位置的票,你要不要?」當戲票已售罄,便要向這些壞人買貴票。最可怕的是這些票會是「一飛兩賣」,當你入到戲院,發覺座位已有人坐着,更大膽的是賣「假飛」,當帶位員拒你於門外,這些壞人已逃之夭夭。

黃子華果篤笑中成功霸頭位的仍是疑似「黃牛黨」南亞裔人士(資料圖片)

1919年訂立《公眾娛樂場所條例》,1950年修訂相關條例,所以法例有點過時,它規定領有「公眾娛樂場所」(例如戲院、會議中心等)牌照的演出場地,不容許有人以高於原價來轉售門票(俗稱「炒黃牛」),但是違者只罰$2,000元,政府轄下場地,因為毋須領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所以不受規管;但是,由於近年這些地方的演出(例如紅館演唱會),黃牛猖獗,炒周杰倫、劉德華演唱會不在話下,久石讓的管弦樂演出,也炒到超過一萬元一張票;更出現了「大炒家」在背後操控,有些更是境外炒家,令執法變得困難,將來香港會增加表演場地,黃牛問題將更嚴重。為了觀眾的利益,特別是本地觀眾,他們往往買不到票,要在境外的網站買「黃牛飛」,當中還夾雜着假票的,再者,黃牛問題剝削了負擔不起昂貴票價的市民,享受康樂文化的機會,故此,我們應該支持政府,打擊黃牛活動。

其實,黃牛活動,曾經平靜了數十年,主因是電影院末落,電影可以在電視看、手機看,誰去買黃牛票?不過,「真人表演」,要感受現場氣氛才是味兒,於是,黃牛黨便大軍湧去演唱會等活動「搵食」,而上述的法律漏洞,便讓壞分子有機可乘。

久石讓音樂會也避不過黃牛黨的肆虐(資料圖片)

(一)修改法律
監管黃牛,有不同的嚴寬程度,急於要做的,便是修改法例:政府的表演場地,亦絕對禁止炒黃牛,而且還要加重罰款。立法的好處是包括任何人,如演出主辦單位,批發門票給黃牛集團,也會犯了教唆或協助刑事罪行。

(二) 購票實名制
如同內地火車票一樣,當局有權就入場者的身分,即場核實,但是,可能引起以下問題:

(1)政府目前印製的入場券,好歹要轉作更先進的電子票據,利便入場時核對身分,但是政府將會投資不菲。
(2)一般人只會提早十數分鐘到達,如果入場時要核對身分,到時便要提早半小時排隊受檢,觀眾會接受嗎?
(3)如果有事去不了看演出,要提早辦手續才可轉給別人,會不會太麻煩?要收手續費嗎?倘若不收高昂的手續費,黃牛黨依舊可以先買門票,然後花點小費用,辦理轉名手續。
(4)有人憂慮私隱問題,因為購票者的姓名、身分證號碼會被登記外,其他資料也會存檔。

(三)「電腦抽簽」買票

演出主辦商或政府可以先以「少量優先購票」,看看市場反應,一般是立竿見影的,如果反應熱烈,便要「電腦抽簽」購票。「電腦抽簽」當然比「先到先得」好,因為以往發生過黑社會排隊買票,大打出手,不過就算網上訂票,壞分子也會利用電腦程式,霸佔購票時段,市民往往發覺在開售的最初一小時,怎麼努力,也接不上系統。

有人說:「但是抽到門票的人,依然可以在網上賣『黃牛票』呀!」我的看法是:社會容忍「散戶」的零星黃牛,總比給「犯罪集團」操控票務市場好得多,道理正如股票市場一樣,我們容忍散戶炒股票,但是不容許集團式的擾亂市場,因為集團操控,會使用種種惡劣手段,製造供求不衡的假象,產生「撲飛」效應,然後扭曲市場運作,嚴重傷害市民的利益。

(四) 政府提高公開發售門票比例

有些業界人士指鹿為馬,說「政府把門票公開發售,才是炒黃牛的主因」,這是令人反感的狡辯。在2001年以前,主辦單位「內銷」比例不可超過49%,後來,改為主辦單位「內銷」比例最高可達80%,於是炒黃牛的問題就惡化,所以,業界某些人亂來,瞞天過海後,卻把責任推給政府,這說法好像是:「股票市場炒賣利害,是因為股票公開發售,如果把股票交給股票行私人配售,股票價錢便會下調,大眾於是得益。」真的一派胡扯。目前,主辦商一般用不盡「80%配額」,其實他們只想保留最大利益。

有些黃牛黨是這樣運作的:由於主辦單位擁有門票處理權,在公開發售前,主辦單位會直接配售門票給「分銷」或者「包場」的集團,這好像股票市場一樣,叫做「歸邊」。歸邊後,便利用羊群心理,製造新聞,說「什麼一票難求,票價炒至天價」,跟着便把門票在網上或內地「出貨」,價錢愈抬愈高,有些由數百元勁炒至數千元,利潤是票價的十多二十倍,而且,更如傳銷一樣,黃牛黨會建立一些「艇仔」制度,由小拆家再把門券散賣,總之政府出售的「少量門票」,完全無能為力去制衡和修正這歪風。

當然,有人說:「有娛樂圈的地方,便會有『邪門』利用旁門左道去發財,管它!」但是,我們社會應該容忍惡勢力嗎?是不是娛樂圈太多旁門左道,才導致今天娛樂工業的不濟?

(五)演出前數天才釋放門票給觀眾
有人提出上述方案去解決炒黃牛,但是作用只是杯水車薪,這方案會為黃牛集團帶來不便,卻絕對未能治理「炒飛」的問題,因為現在觀眾被逼上網買黃牛票,也是在數天前才收到門票,對於觀眾來說,這好像已經習以為常;第二,如果是某些主辦單位一早便「批發」門票給黃牛集團,實質上,門票已在「散貨」中,因此,這些措施可以影響「小黃牛」,才不會傷害「大黃牛」,更何況現在的演唱會主辦單位,往往有數個以上,請問誰有權去監管誰?

(六)電子會員制

這解決方法是「實名制」的科技版,類似航空公司、健身館、私人會所等的會員制度,凡入場者皆擁有會藉,而購票後作出轉讓時,所有付款交易,亦只能經會員系統原價出售,凡被投訴而確定違反「會規」,該會員的會藉可以被取消及負上相關的刑責。「電子會員制」,除了禁黃牛,還有兩大好處:

(1)我參觀了許多外地的表演場地,大家都頭痛地問:「哪裏找觀眾?」。在電腦科技的未來,「得觀眾數據,得演出天下」,香港要把握現在的機遇,儲存香港和內地觀眾的數據,將來利便通過會員互動通訊(外國已有類似會制),協助文化藝術團體,特別是中小團,推廣他們的節目給本地和內地,特別是大灣區的觀眾,這是千載難逢的整合數據機會,更可以推動香港的藝術市場。這個電子會員制,亦可以協助發展社會的關愛,例如在節目演出前的數小時,如仍然有「吉位」,可以通過這個平台,通知學生,讓他們可以用象徵式的價錢,在最後一分鐘入場,另一方面,亦不會浪費政府推動文化藝術的撥款。

(2)香港政府正大力推動應用科技,部門邁向科技應用,也是未來的趨勢,也許「表演場所電子會員系統」可以配合到政府的科技政策,成為香港的尖端產品(如我們的「E通道」),影響全球。今天,除了立法和行政的傳統手段去處理社會的問題,政府還可考慮創新科技,才不會失之交臂。

不過,這方法的缺點是執行複雜,及要小心保護數據。

每逢政府要解決社會問題時,總會有人的「背後」利益受損,於是這些人表面大聲疾呼,其實是瓜田李下。聰明的香港人要認清事實,不要買了貴票,已經做了乖乖的「綿羊」,現在更加被人以「觀眾利益」用來挾持,打擊政府對付黃牛的決心,若任由黃牛愈養愈惡,本地觀眾只會成為「笨羊」!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為了觀眾利益,政府對付紅館黃牛黨的六個可能方案」】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立即下載HK01 app,嚟撐場發表你嘅意見啦!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