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行山失蹤墮「結界」? 鵬哥迷離四日:山友消失、石頭發聲

撰文:曾向銓
出版:更新:

上個月中,張善鵬(鵬哥)去西貢北潭涌,獨自沿沙路上山,兩旁盡是草叢樹林。張善鵬經過大枕蓋,發覺天色陰沉,似想下雨,故決定下山。在Facebook發帖文簡單交代現況後,天空即驚響一聲旱天雷,張善鵬深感「好邪」,快步離開;在山下,見雷雨雲已過,他改變主意繼續上山,豈料此程一去,便去了整整四日三夜……

半個月後,張善鵬在Facebook憶述這次奇幻之旅,親友網民嘖嘖稱奇,有人認為他出現幻覺,也有人覺得他是進入「結界」。無論如可,鵬哥平安回來,的確是不幸中的大幸。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鵬哥上月中失蹤83小時,幸最終無大礙。(資料圖片)

Day 1:天有異象  灌木叢中不省人事

據張善鵬憶述,首天(18日)他在早上行山,但中途見天氣轉差,決定下山。其後天色好轉,張善鵬繼續行程,在半身高的灌木叢中「爆林」(穿過密林找路行)時突然失去知覺,醒來時已是晚上8時,收到家人來電隨即找路離開。張善鵬稱「落山時…唔多對路,好似怎行同目標距離都無縮短到」,在途中遺失了電話,又斷食糧,迷迷糊糊下入山谷休息。

鵬哥失蹤第二日,警員山上搜索。(資料圖片)

Day 2:驚遇山友 一轉眼已不見蹤影

第二日醒來,張善鵬繼續覓路,行徑一條石澗時,竟先後遇到兩名山友。張大聲呼喊,但對方充耳不聞;追上去時,他們又離奇消失。張善鵬一時無奈,在水潭休息一會,又見到有人在樹叢中跑出來。張趕緊起步後追,「一路落居然一路見到有啲其他認識與唔識的人,但當我落到去時又唔見晒」,唯有再返上水潭休息。

警員尋獲相信是鵬哥行山時戴的帽子,第三日帶同帽子登山搜索。(資料圖片)

Day 3:沿山澗走 有人嬉水又消失

張善鵬酣睡到天亮,前一晚放在旁邊的煙和火機不見了,尋找時發覺周遭環境跟先前完全不同。他進入前一天有人出來的樹林,卻「去到一處像是舊墳地咁嘅地方」。於是原路折返,沿山澗走,見轉彎處有人玩水,趕過去時又「靜晒唔見人,沿路幾次都係見到有人又突然消失」。張善鵬返回起點過夜,此時雖然已超過30小時無進食,但他一點都不覺餓。

Day 4:石頭有聲 行開揚路終於脫險

張善鵬張開眼,又發現環境再次改變,附近的石頭都傳出聲音,「就好像走進一條屋邨,每個單位都有些聲音傳出-樣」。他今次決定走開揚的路線,爬澗落山。沿途石頭的聲音不止,亦有人出現又消失;過了水庫,張善鵬在四叠潭遇到泰籍青年,知道終於脫險,便借了電話報平安,走到鹹田灣時遇到警察,結束四日三夜撲朔迷離之旅。

網民:西貢有結界

張善鵬最後提到,遺失的煙和火機竟然被人尋回,而在山上的四日三夜,無被蚊蟲叮咬,懷疑自已在山中經歷「可能是幻覺或其它」。有親友、網民看過其經歷後,對張安全回來表示寬心,「總之平安回來就好」,亦有人大嘆「真係夢幻之旅」,亦有網民懷疑「唔係中瘴氣就係撞邪」,直指西貢有「結界」。

堪輿學家麥玲玲指出,所謂「結界」其中一個較為科學的解釋,是指附近磁場的影響,「可能是磁場干擾腦電波辦認方向,亦有些科學調查研究指人的左右腳不平衡,會傾向其中一邊,令到會在附近兜圈。」麥玲玲又表示,所有荒山野嶺都有其危險,未必與西貢有關,「山林中或者有金塔、古墳我們未必知道。如果個人狀態不佳,容易招陰,再去一些本來是比較偏僻的地方、沒甚人氣的地方,就更容易出事。」

行山宜四人同行

中國香港攀山及攀登總會會長梁念豪就表示,西貢山路多人行,較受歡迎,意外發生機會亦比較多,因而在觀感上形成西貢有「結界」的印象。以他所知,西貢路線不難行,「不過近年雨量多,樹林比以往密,小路的確較難找到。」他估計,鵬哥在「爆林」(穿過密林找路行)期間不省人事,可能是因為熱衰歇,「如果嗰個林無風,咁熱嘅天氣,好難散熱」,以致暈倒。梁又認為,香港的樹不算很高,排除了鵬哥吸入山林瘴氣而暈倒的可能。他建議,行山人士應是4人同行,方便出意外時有所照應。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