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男生割包皮後難勃起 疼痛搔癢無性愛 強忍2年留遺書尋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割包皮屬低風險的小手術,惟亦有可能令病人一生盡毁。英國一名男生於2年前21歲的時候,因包莖問題而決定割包皮,詎料手術後陰莖痛失75%敏感度,龜頭在沒有保護下常感疼痛搔癢,而且無法正常勃起致不能享正常性生活。男生忍耐2年後,終在23歲時寫下遺書向母親訴苦況,然後輕生。男生希望母親將他的故事告訴別人,令其他人加以警剔。

亞歷因為愛上滑雪,18歲那年,決定延遲上大學,先到加拿大住一年。(Lesley Roberts 圖片)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割包皮後苦不堪言的男生亞歷(Alex Hardy),原是聰明且受歡迎的陽光男孩,因為愛上滑雪,於18歲那年決定延遲上大學,並先到加拿大住一年,之後他愈來愈喜歡加拿大,便一直在當地生活,且已獲得居住權。

亞歷在10多歲的時候就發現陰莖有問題,他在遺書中透露其龜頭不像以前一樣會自行縮回包皮,導致一些尷尬情況,但亞歷一直沒有把苦惱告訴父母。直至2015年,亞歷因陰莖問題在加拿大求醫,醫生開了類固醇藥膏給他以伸展包皮,但他認為治療無效。

事實上,亞歷的問題在醫學上稱為「包莖」,即包皮過緊而無法讓龜頭縮回去,這個情況不一定會引起問題,最多也是排尿和性交疼痛,在英國使用類固醇和拉伸技術都可以幫助解決,而割包皮是最後的選擇。

不過,「包莖」者在加拿大割包皮較常見,醫生亦建議亞歷做割包皮手術,亞歷稱他曾問起拉伸技術,但「他(醫生)完全撒謊,並說這對我不起作用」。由於相信醫生是有關方面的專家,加上覺得與朋友討論「太過於禁忌」,亦認為割包皮只是小手術,亞歷獨自決定進行手術。

可惜,手術非但沒有達到預期效果,相反令他更為不適,亞歷在遺書寫道,沒了包皮的保護,致其龜頭不斷受到刺激,「光是衣服的摩擦就是一種折磨」、「想像一下,如果眼瞼被除去,眼球會發生什麼?」本來有這樣的適應期是正常的,但奇怪的是亞歷的痛楚並未隨着時間消退。

亞歷的問題在醫學上稱為「包莖」,表示包皮過緊而無法讓龜頭縮回去。(資料圖片)

更糟糕的是,亞歷出現勃起功能障礙,陰莖的敏感度少了75%,並常有疼痛和搔癢感,割包皮後繫帶的疤痕位置情況尤其嚴重。他感到肌肉痙攣和收縮,一直伸延至他的腹部。亞歷在遺書上寫道,「我曾經有一個性器官,現在只剩下一個麻木、笨拙的棒子」、「性取向已經幻滅」。最終亞歷在2017年自殺,並把遺書的電郵設定在他死後的12小時傳給母親萊斯利(Lesley Roberts)。而萊斯利直到收到電郵,才驚悉兒子接受了割包皮手術,而且一直受到困擾。

萊斯利按兒子的意願公開事件,是希望協助年輕人更認識這個令人難以啟齒的健康議題。(Lesley Roberts圖片)

萊斯利事後翻查為亞歷做手術的醫生的評價,發現他曾涉及不少醫療糾紛,例如有病人的膀胱被遺下手術用具,直到3個月後才接到醫院通知,警告其他人「在受害之前快逃」。

萊斯利按兒子的意願公開事件,是希望協助年輕人更認識這個令人難以啟齒的健康議題。泌尿外科醫生特雷弗(Trevor Dorkin)亦指,在進行手術前,醫生應告訴患者潛在的風險,「特別是在青少年時期或年青人中進行手術時,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區域,性功能很重要,所以必須向他們解釋風險」。

(綜合)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