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救護員的日子】失常病人、道友針筒 救護工作暗藏危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救護員最重要的責任當然是救急扶危,不過工作環境其實危機四伏,且不限於感染疾病,還有可能遇到受襲危機!曾經是救護員的網上作家「八運當令」把自己的職場經歷寫成《我還是救護員的日子》,談及曾險被情緒不穩的病人用以剪刀刺傷,亦試過「畀對方兜嘢踢一腳」,但只能以最小心的態度繼續應付,畢竟如果連救人者都受了傷,就沒有人可以救人了。

「八運當令」在書中分享一次處理家暴案件時,警察的說話變相挑起傷者的情緒,最後要在場的救護員出動,以吹水的方式說服傷者接受治療。「八運當令」慨嘆救護員不但需要處理傷勢,同時亦需要處理傷患情緒,其實已算是服務業了。

救護員要在不同環境下參與救傷工作,遇到情緒不穩的病人,也有遇襲危機。示意圖。(資料圖片)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以下是《我還是救護員的日子》的內容節錄:

消防員嘅工作危險,相信唔會有人質疑反對,因為佢地要入火場,為咗救人,一個唔好彩隨時連命都可以無。

但假如我話救護工作其實都有危險性,唔知大家又會點睇。

救護工作嘅危險性,可以係肉眼見唔到。

救護車一日載十個八個病人,呢啲病人可能有傳染病,就算我地點樣高度戒備,清潔,消毒,只要一個唔小心,病菌一樣可以找上自己。

況且呢行咁忙,根本唔可以每完成一轉call之後都進行消毒,講緊係連屙屎食飯時間都咁緊逼嘅時候,重邊有閒情逸致去搞咁多嘢。

發生交通意外,救護員同消防一樣都係要落馬路做嘢。啲車喺馬路上快速奔馳,不斷喺自己身邊駛過,馬路上工作人士被撞死嘅案例並唔係無,只係從未撞死過救護員咁解。

意外嘅嘢,要發生嘅時候就會發生,唔會理係咩職業咩背景。

醫護員不時需要在馬路上工作,被車撞亦是其中一個潛在危險。(資料圖片)

做call好多時會遇到癲佬癲婆,若然對方有心害你,衫袋褲袋收埋把刀仔,趁你幫佢做檢查嗰陣捅你一嘢,真係無從防備,就算係葉問都擋唔切。

試過有一次,當時幫個癲婆量緊血壓,睇住佢伸手入袋,慢慢將把鉸剪拎出嚟,我立即大叫:「小心佢右手把鉸剪!」

另外兩位同事見狀即刻彈開,我都即刻閃埋一邊,先同對方保持一段距離,打算以靜制動。

下一刻個癲婆就發癲,諗住襲擊我地。我地三個立即放低晒手頭上嘅裝備,三個大男人出力將佢壓制。一個人癲起上嚟,力度真係可以好大,三個人用咗好幾分鐘先將個癲婆收服,最後要綁住佢送院。

不過我都算好彩,癲佬雖然遇得多,但未至於畀佢攞命,只係試過畀對方兜嘢踢一腳。

其實救護員面對受傷嘅機會都唔少,只係大家於做嘢時都抱持一個非常小心謹慎嘅態度,因為大家都清楚明白,如果連救人嗰個都傷埋,重點去救人?

道友又係遇唔少,若然對方身上有支針筒,high起上嚟用枝唔知收埋喺邊嘅針拮你一嘢,又係無仇報,有愛滋嘅話咁就一世。

所以做call一定要好小心小心小心,但就算幾小心都好,意外總是防不勝防。

醫護員不時需要在馬路上工作,被高速駛過的車撞到都是一個潛在危險。(《跳躍生命線》劇照)

救護員經常會遇到暴力事件,暴力有分級數,通常係一級二級暴力,家暴屬於最常見。好多時係啲男人飲大兩杯,借機會發圍,搞到自己同屋企人見紅。

救護員嘅職責係為傷者進行治理,要近距離接觸,但由於對方情緒不穩,佢下一步想做咩有時好難估得到,或者係請你食兜搥窩麵,或者只係鬧你祖宗十八代,或者係向你吐口水。

「話我廢柴!?佢有咩資格話我廢啊!?」去到現場,一個頭破血流,連褲都無著嘅中年男人喺門外大吵大鬧。

「先生,你冷靜啲先,你個頭重流緊血......」拎住盾牌嘅警察作出勸喻。

「流咩血啊!?我邊度有流血啊!?」中年男人腳步浮浮,一睇就知係飲大咗。

一位婆婆行出門外,將條黑色長褲扔落地,對住中年男人講:「你唔好再搞事喇!你走啦,呢度唔歡迎你。」

中年男人:「走咩啊走!?呢度係我屋企!點解係我走!?係走都係入面條死仆街走先啦!話我廢柴!?佢先廢啊!」

婆婆:「你唔好再喺度發癲喇!生著你啲咁嘅仔,我都覺得好羞家啊!」

中年男人:「你條死老嘢,寧願幫外人,自己個仔都唔幫!」

男人繼續大吵大鬧,而且講嚟講去都係嗰幾句,就係唔滿意有人話佢廢柴。

隔離左右都紛紛打開門睇下出面發生咩事,可能係八卦,又可能係覺得出面嘈住晒。

不少事件警察未必會跟進到最後,令救護員需要「硬食」。 (《跳躍生命線》劇照)

透過佢地嘅對話,我得知個男人會點解要鬼殺咁嘈。原本只係一家人普普通通食餐飯,除咗男人兩母子,重有家姐同姐夫。食飯途中,男人開聲問姐夫借錢,而個姐夫一口拒絕,重有意無意話對方遊手好閒唔搵嘢做,淨係識攤大手板問人攞錢,正一廢柴。然後兩個人發生推撞,畀人話廢嗰個被推跌,撞爆咗額角。

婆婆:「阿sir,麻煩你同我帶佢走啦,我唔想再見到呢個人。」

一發生事,市民最叻就係將個波推畀警察,然後警察就將個波扔畀我地......

救護員真係唔易做,因為好多時都要執埋哂啲無謂嘅爛攤子。

警察:「嗱......先生,乖乖地跟白車師傅去醫院檢查下。」

白咩車師傅啊......救護師兄都唔識叫?

「去咩醫院啊!?你都黐孖筋!我好地地去咩鬼嘢醫院啊!?」中年男人指住個警察不斷鬧。

警察:「你最好乖乖地同我合作!如果唔係就將你綁去醫院!」

男人聽到呢句,火爆程度即時又再上升:「你試下綁啊!睇下我打唔打柒你班冚家富貴!綁你老母啊綁!」

作者認為救護員也算是服務性行業的一種,因為除了處理傷勢,都要處理情緒。(《跳躍生命線》劇照)

頂佢個肺......好好地同佢傾下唔得嘅,一嚟就話要綁,係人聽到自己要畀人綁都會想反抗啦。再者,而家激嬲咗佢,佢地自己就收隊,但個男人陣間上到救護車繼續發癲就全程我地受晒。

有時真係唔明,啲警察為乜咁鍾意挑釁對方情緒?

呢個時候,救護車主管上前:「阿sir,不如交畀我地?」

然後我地發揮出救護員其中一樣最拿手嘅本領,就係吹水。

透過不斷同個男人吹水,扮晒企喺佢立場咁諗,間中講啲嘢附和下佢,當察覺到佢條氣開始順返啲嘅時候,順便加句:「咪係囉,使乜同呢啲人勞氣?不如等我幫你處理咗個傷口先啦?」

救護員算唔算服務性行業?

我覺得算,因為我地好多時要處理嘅唔係傷勢,而係對方嘅情緒。除咗提供適當嘅治療,進行溝通及舒緩對方情緒都係一種服務。

顧及人地嘅情緒,並唔係因為怕咗佢或者要向佢屈服,而係免得過都唔想節外生枝。因為假如對方情緒唔穩定嘅話,對於喺救護車上面做嘢嗰三個人係一啲好處都無。

講到尾,其實救護員只係想順利並安全地完成每一轉call。

書名:《我還是救護員的日子》,作者:八運當令。(山道出版社提供)

作者:八運當令

2014年尾開始於討論區發表故事,一個很依賴靈感的作者。
喜歡寫作,但更喜歡閱讀。
寄望透過文字讓自己的人生於世上留下一點痕跡,所以一直以來所寫的都屬於「留痕文學」,自創的。

出版社:山道出版社

《香港01》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