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救護員的日子】On Call開飯難 救護員匿白車上食外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救護員出動時必需爭分奪秒,在救急扶危的工作中,想吃一頓「安樂餐飯」亦非易事。曾經是救護員的網上作家「八運當令」把救護員生涯的見聞寫成《我還是救護員的日子》,當中提到雖然上班時有半小時午飯時間,但卻是隨時要接Call,經常未吃飯就要出車。

救護員也是人,吃飯問題當然要解決,「八運當令」指救護員即時跟足程序去買外賣,卻仍會遭市民投訴;而救護員買了外賣上車,則要落簾後才敢來吃,以免又被人投訴是「公器私用」,但事實是救護車用作接載病人,車內超多細菌,「但係無辦法」。無奈之餘也有受感動時刻,因有商戶巿民會鼓勵救護員,部分餐廳更會為他們的外賣額外加料,「呢啲少少嘅人情味,對前線工作人員而言係非常大嘅精神食糧」。

救護員每天的工作都十分繁忙,基本上沒有時間可以坐下,正正常常吃飯。(《跳躍生命線》劇照)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以下是《我還是救護員的日子》的內容節錄:

救護員每日都有半小時食飯時間,不過呢半小時嘅時間,可能會係十一點開始,亦可能會係下午兩點先開始,非常唔穩定,完全係聽天由命。

就算有呢半小時食飯時間,都唔保證餐飯可以食得完,因為食食下可能會響鐘去車,呢個時候只有兩個選擇,一係拿拿聲食多幾啖,塞飽個胃就算,二係等做完call之後返嚟再食過。如果餐飯經已食到一半,我會揀前者。但如果係啱啱開飯,連嘢都未開始食,咁當然係等做完晒嘢先再返嚟食。

每日去到中午時間,我地會傳送一個叫「BKM」(BreaK for Meal)嘅訊號畀control,示意要食飯,維時半小時。

正常情況下,當區內發生事故,control係唔會調派處於BKM狀態嘅車去,而係會調派另一架位於最就近嘅車去, 但好多時候,BKM都一樣會中招。救護站會提供膳食,返工當日可以選擇報飯。預早報定,知道食飯人數後,廚師會煮適當份量嘅飯餸。唔選擇喺局食飯嘅話,就要自己搵機會喺出面買外賣。

救護員即使買外賣,都隨時可能被市民公審,指他們公器私用。(《跳躍生命線》劇照)

救護員買外賣,會畀熱心市民影低然後投訴,標題寫住:「救護員揸救護車去買外賣,公器私用。」

首先,救護員唔揸救護車去買外賣,唔通搭叮叮去買!?

買得外賣,我地一定係跟足正常程序,如果買外賣過程裡面中call,我地會等做完晒嘢,然後再去拎外賣,但到時又會畀人影相,投訴救護員工作途中去拎外賣。

背後到底發生過咩事,有幾辛酸,有幾趕頭趕命,相信只有救護員自己先知。

啱啱嗰轉call先救返醒個阿伯,而家只係趁住有少少空檔時間去拎個飯盒醫下肚,班市民竟然話係公器私用……

喺辦公室工作,一日裡面去兩次廁所,如果個老闆質問你點解會成日去廁所,作為呢位打工仔嘅市民又會有咩感覺?

可能會諗:作為人,廁所都唔使去?一日兩三次都叫密?

同樣道理,作為人,救護員唔使食飯?一日拎一次外賣都唔得?

救護員係咪要不吃人間煙火,市民至會滿意?

雖然係有啲仆街市民,但都有啲市民都好嘅。

有時打電話去叫外賣,當店舖知道打嚟嘅係救護車,佢地知道我地唔等得耐,於是會先優先處理咗我地嘅外賣,見到面重會阿sir前阿sir後,再加多句辛苦晒。有時又會發現,飯盒好似加咗料,比平時多咗隻煎蛋,原來係老闆娘知道救護員做嘢辛苦,所以幫我地加餸。

唔係話細路仔心態,想有人讚,想有人慰勞,只係當做嘢做得咁辛苦嘅時候,呢啲少少嘅人情味,對前線工作人員而言係非常大嘅精神食糧。

救護員隨時要出車救助傷者,有時只能在車上吃飯,甚至要拉起窗簾避免被市民看到。示意圖。(資料圖片)

題外話,有時著住制服落車買外賣,係會有種飄飄然嘅感覺,覺得自己頭上好似有個光環咁,因為市民會用啲奇怪目光望住自己,重竊竊私語好似談論緊自己咁,以為自己成為咗焦點,虛榮心作怪。

其實或者係自己諗多咗,人地望住自己,可能只係因為對方根本就唔知自己乜水,著住套白色制服怪怪雞雞咁企喺條街度阻住晒。

買完外賣中call,唯有等做完call先食,飯盒會暫時放喺救護車上。當完成晒轉call,我地通常會趁住無敵時間,匿埋喺救護車入面,落晒窗簾咁喺車上面食。

點解要落窗簾!?

咪又係驚啲熱心市民經過影我地相,話我地坐喺救護車上面食飯,公器私用。

救護員買外賣時可能會有額外加料,對他們來說其實是心靈雞湯。(《跳躍生命線》劇照)

喺救護車入面食飯,可想而知係一個點樣樣嘅衛生程度。車廂入面又多菌,又可能無幾耐之前先做完DBA,但係無辦法。

話就話食飯,其實同倒落個胃度差唔多。作為司機,十五分鐘內假如食唔完,就要將架車揸返基地先有得再食,其餘兩個都還好,行車途中咪繼續匿喺車入面食。

有時就算有得食又唔敢食太飽,因為當食得太飽,假如下一轉係攀山拯救呢類型嘅call就大件事……

又熱,又要拎晒啲裝備行上山,又啱啱食完嘢,分分鐘盲腸炎。

做救護員有咩條件?我諗最好係割咗盲腸,同埋食飯速度夠快。

當一架救護車BKM,代表重喺出面打緊仗嘅救護車可能要遲啲先有飯食,因為佢地隨時要做埋人地嗰份。

只係普普通通食個飯,但呢樣已經係救護員一日之中嘅最大憂慮,時時刻刻都要為食唔食到飯作出計算。

驚陣間會接到啲好危急嘅call?無嘢好擔心,就算接到都係好似平時咁做,不如諗下做完call之後,拎唔拎到外賣好過。

驚遇到MCI?使乜驚,著得起呢度制服,就預咗自己係做大事嘅人,但同時亦因為著住呢套制服,連食唔食到飯咁小嘅事,我地都要成日諗住。

書名:《我還是救護員的日子》,作者:八運當令。(山道出版社提供)

作者:八運當令

2014年尾開始於討論區發表故事,一個很依賴靈感的作者。
喜歡寫作,但更喜歡閱讀。
寄望透過文字讓自己的人生於世上留下一點痕跡,所以一直以來所寫的都屬於「留痕文學」,自創的。

出版社:山道出版社

《香港01》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