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甘迺迪家族就不會安靜死去?流言比詛咒可怕 悲劇其實有得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甘迺迪家族(Kennedy family)對美國政治影響深遠,家族成員大多出身哈佛,而且熱衷參與公共事務,令這個家族對美國人而言,更成為一個文化符號,家族成員的生活都深受美國人民關注。當中最為人熟悉的,應該是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作為美國第35任總統,亦是美國第四位遇刺身亡的總統。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更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有人說過,如果是甘迺迪家族的人,就別想會安靜地在床上死去。他的八位兄弟姐妹,都有着不一般的命運,其巧合之多,亦令「甘迺迪詛咒」的傳言成為美國乃至海外的都市傳說,甚至有人為其著書立說。

甘迺迪家這九兄弟姐妹,在童年時就被家人寄予厚望,是為了當強者和領袖出生的。在這四兒五女中,只有五妹(Eunice Kennedy)、六妹(Patricia Kennedy)和八妹(Jean Ann Kennedy)的人生相對較安然。

甘迺迪家族當中最為人熟悉的,應該是約翰.甘迺迪,作為美國第35任總統,他亦是美國第四位遇刺身亡的總統。(公共領域圖片)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九人當中四人不約而同遭受意外。↓↓↓】

至於三妹羅斯瑪麗.甘迺迪(Rose Marie Kennedy)雖然沒有遭遇意外,但個人而言,她的人生比詛咒更悲慘,出生在於這個天生就受注目的家族也許就是她的不幸。在出生時,因為一哥和二哥的接生醫生未能及時趕到,而母親路斯(Rose)堅持要同一個醫生接生,結果令嬰兒頭部在產道長達兩個小時而缺氧,令她得了先天性智能障礙。當兄弟姐妹都健健康康成長時,她無法意識到自己與家人能力的差異,但承受着來自父母、眾人比較的壓力和目光,她察覺不到這種壓力是源自不能改變的先天缺憾,並不是她的錯。為了令她趕上其他人的能力,做回一個「正常人」,她父母強行為她做前腦葉白質切除手術,然而,手術失敗,更令她的智力降到嬰兒水平,只能在收容機構中渡過餘生,父母幾十年來都沒有探望。

至於三妹羅斯瑪麗.甘迺迪(Rose Marie Kennedy)出生在於這個天生就受注目的家族也許就是她的不幸。(公共領域圖)

沒停下來的「詛咒」

而「詛咒」似乎沒有在九兄弟姐妹這一代停下,而延續到他們下一代。

(以下以第35任總統約翰為中心說明親屬關係,方便理解。)

約翰的七弟羅伯特的子女們,David在1984年在酒店吸入可卡因過量而身亡。Michael在1997年,和家人在滑雪板上踢足球,意外撞樹身亡。女兒Kara,2011年在華盛頓健身房做運動後心臟病發猝死。而兒媳Mary在2012年上吊自殺。

約翰的獨子小約翰(John F. Kennedy Jr.),在1999年出席羅伯特的女兒Rory的婚禮時,和妻子等人同行乘坐由小約翰駕駛的私人飛機前往會場。途中因飛機失事(飛行員錯誤和迷失方向)和妻子雙雙罹難。

次子Patrick因為早產而出現新生兒呼吸窘迫綜合症,還來不及長大,出生後兩天就離開了。女兒Arabella難產。

九弟愛德華的兒子Edward在12歲時被診斷患有骨肉瘤被截肢。

而在2019年,約翰的外孫女Saoirse死於藥物過量。

為何被下詛咒?

這麼恐怖的詛咒,(如果詛咒真的存在)到底施咒人是誰?為何如斯惡毒?出處眾說紛紜,當中不乏迷信說法,例如家族中人把靈魂賣給魔鬼,換取家族的政治、經濟的權力和地位。又有傳約瑟夫.甘迺迪(總統爸爸)得罪了猶太人而令家族被詛咒,有一說是他於一次回美國的船程中,遇到一位猶太人牧師,並要求船長禁止他在船上祈禱,而該牧師對這個家族的男丁都下了詛咒。另有一說是約瑟夫時任美國駐英國大使,為了避免美國捲入歐洲上的戰事(第二次世界大戰),拒絕了五百個即將進入納粹死亡集中營的猶太人簽證,而受猶太人詛咒。

這些傳言都是指證甘迺迪家族為權力為財富出賣良心,或者拉扯到猶太人的歷史傷痛上。真偽無法斷定,但對於聲譽和形象的影響,一件假的事只要有一萬人認同,就會變成「真」的了。

有傳約瑟夫.甘迺迪(總統爸爸)在一次回美國的船程中遇到一位猶太人牧師對這個家族的男丁都下了詛咒。(公共領域圖)

「詛咒」原本可被「破解」

隨着甘迺迪家族的開枝散葉,成員愈來愈多,但家族成員出事的比率也愈來愈低。當年九兄弟姐妹的意外,真的全都是因為詛咒而不可避免嗎?大哥的飛機失事是因為戰爭本來就是以生命相搏,每位參戰的士兵都承受着風險。而四妹在飛行途中曾經十分接近颱風中心,相信天氣因素沒有針對任何人。

二哥(總統約翰)的遇刺,也有人質疑,為什麼總統出巡要坐危險的開篷車。兒子小約翰的飛機失事某程度是因為個人判斷,是可以避免的。雖然小約翰有足夠的飛行經驗,但當天的飛行路線都有雲霧,容易引起飛行迷失,而且飛機失事前曾誤入美國航空另一班機的航道,幸另一航機得指示下降,避免相撞。加上因為妻子遲到,令他們延遲到入黑才起飛,能見度更低,為了追趕時間沒有選擇有沿有燈光的羅德島灣海岸線飛行,而是水面上空才會造成空間迷失。

曾有人提出疑問,為什麼總統出巡時要坐危險的開篷車。(維基百科條目圖片)

而羅伯特兒子David,目睹自己大伯和父親都遇刺身亡,加上性格較內向,更曾成為綁架目標,種種事留下龐大陰影才令他以藥物麻醉自己。Michael在滑雪踢足球出事後,有人爭議到底滑雪巡邏隊有沒有發出過警告,但出事時他並沒有戴頭盔和其他安全設備。

在坊間流傳的詛咒事件上,還有着不少項,但都是每個人都會面對的生老病死。

羅伯特兒子David的濫藥,也是因為不好的回憶才令他不得已以藥物尋求精神出路。(公共領域圖片)

三妹的命運卻完全是人為的,即使她不能成為令父母驕傲的女兒,但她也應該要被同等地愛護,然而背負着這個姓氏和血緣,她只能被指向一條更困難的路。而其他成員,這個姓氏和血緣令他們得到比其他人更多的注目和教育,同時也被期望着要比普通人做更多更不同的事,他們「應該要」飛得更高、更快,名譽帶來的是更大的心理壓力和枷鎖。也許作為這個家族的成員,自感要背負的光環,才是他們綑綁他們人生的「詛咒」。

內容提供:文不聊身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都市傳說】甘迺迪家族的詛咒?」​】

(以上文章內容均屬用戶提供,香港01不為任何用戶內容而衍生或遭受之任何損失或損害承擔責任。)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