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快樂的孩子】全職媽媽為湊仔打扮簡撲 聽到老公一句話超hurt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全職媽媽是最辛苦的工作之一,為孩子家庭甘願作出犧性,但未必能得到相應回報,丈夫的關懷和體量真的很重要!

全職媽媽常被誤會工作輕鬆,其實在家湊仔並非如外界想像般容易。(資料圖片)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兒子三歲至六歲的時候,我辭掉了全職的工作,既要照顧子女,又要兼顧一些義務工作,與及兼職工作,生活非常忙碌。兒子升讀小一後,我有兩年的時間當了全職媽媽,對這個角色也加深了體會。

為什麼選擇全時間照顧子女?理由很簡單,我覺得子女需要照顧,交託給別人照顧總不及自己親自照顧來得放心及滿足;而且,我也珍惜和子女的關係,從小建立的親密感情是很寶貴的。那麼做了全職媽媽的感受又是怎樣呢?我發現原來全職媽媽真的不易為。

全職媽媽平日忙於照顧孩子及料理家務,衣着多以舒適簡樸為主。(資料圖片)

我在家照顧子女,出外則主要是買餸菜及接送子女往來學校,沒有了工作時要「見人」的需要,衣着自然以舒適簡樸為主,平日也沒什麼打扮,唇膏常常也懶得塗了。本來我是很安於這個狀態的,誰知有一天我丈夫對我說:「老婆,你有空就要跟Elly(我們的家傭)學習穿衣之道,你要有多點變化,你穿來穿去都是那幾件衣服!」我的自尊心立刻受創,他竟然叫我跟家傭學打扮!這意味著我不及家傭吸引和漂亮,這對一位太太來說是多麼不敬,我只做了半年全職媽媽,外表已不夠吸引力了!

以往有工作時不但有打扮的動力,亦有從工作而來的社會認同及經濟回報。當我仍是一名學校社工時,我的專業或多或少是被社會認同和尊重的,現在在家照顧子女,兒子說:「我喜歡daddy多些,因為他會和我砌模型,你就什麼都不會。」他童言無忌的這些話令我有點不甘心,我對他說:「媽媽真的什麼都不會嗎?若是這樣,我怎樣照顧你呢?」

我不可以用我如何馳騁於工作場所來向他自誇,因這都是過去的事,這對我的身份價值確實帶來挑戰。此外,當全職媽媽便沒有了市場價值了!離開職場越久,便越難找到稱心的工作。雖然我和丈夫都認識耶穌,我們從結婚開始都是共用一個戶口的,錢銀的運用上是無分你我的,但偶然說笑他便會說:「現在是我養你的啊!」若這是事實,我的價值便在他以下,那我可要討好迎合依附他了。幸好我們有耶穌的真理,我便提醒他:「是耶穌養我的,是耶穌透過你養我,沒有你,耶穌也會用其他方法養我的。」

丈夫與子女的敬愛,可成為全職媽媽的快樂來源。(資料圖片)

在香港這個社會,除了一年一度會慶祝母親節外,對媽媽這身份的認同和肯定確實不多。相反,在不同方面都令媽媽這身份處於不利的位置。親愛的爸爸和孩子,記緊敬愛你們的全職媽媽,她們無怨無尤地為家庭付出,你們的愛能讓她們超越世俗的眼光,成為一個自由快樂的媽媽。

(以上是《找快樂的孩子——快樂與卓越並行的教養》的內容節錄)

書名:《找快樂的孩子——快樂與卓越並行的教養》,作者: 何慧明及陳煜丹夫婦 。(紅出版提供)

作者: 何慧明及陳煜丹夫婦

何慧明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學士、碩士和哲學博士;中國神學研究院基督教研究文憑。作者曾任全職社工、全職義工、全職媽媽、全職博士生,現職全職大學講師。作者曾於不同的機構、學校和教會進行精神健康、家長教育、個人成長和輔導等課程及講座,作者以媽媽、社工及學者的多元身份和角度分享教養的智慧。

陳煜丹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學士、英國利物浦大學教育碩士、中國神學研究院基督教研究碩士。作者從事中學教育二十多年,曾於2001年獲得中國助學基金「香港傑出教師選舉」優異獎及於2012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傑出藝術老師」獎。作者擅長於子女管教、美術教育、性格發展、調解及恩賜事奉的範疇,曾出版《美育——全人教育的鑰匙》一書。

出版社:紅出版(青森文化)

《香港01》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