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相成名】90後「千紅」曾流浪日本 「移民解決唔到問題」

撰文:張定明
出版:更新:

一相成名,霎時萬千寵愛,眼前盡是刺眼的鎂光燈,90後攝影師李維燊(千紅)坦言在《國家地理》攝影大賽奪獎之前,「我想攞獎,我想出名,但並非單純想『紅』,名利我有考慮,我想利用攝影得來的影響力,向大眾分享我認為正確的事」。
訪談間,出口成文,滿腔道理,難怪千紅早前到商台受訪時,被主持人陳志雲冠以「詩人」之名,說到這,千紅顯得有點難為情說:「大師(志雲)過譽啦!」更笑指自己「詩詞歌賦我唔叻㗎!」。

千紅(左)表示,慶幸找到現任女朋友,經常提醒「不要自滿」。(受訪者提供圖片)

說到攝影,他興致勃勃;談至社會,他憂心忡忡。憑著拍攝雨後的觀塘裕民坊,獲得《國家地理》人物組「佳作」的千紅,年僅24歲,但口吻及思想也顯得比同齡的成熟。對於正在中文大學半工讀日本研究文學碩士的他,「日本係一個對我影響好深遠的地方」。

流浪日本 「移民解決唔到問題,唔好諗到日本太好」

去年大學畢業後,千紅剛巧失戀,懷著情傷斷斷續續到日本流浪半年,這段時間,他感受到日本人的步伐,嘗試融入當地生活。對於近年社會紛亂,政治動盪,多人重提移民日本、台灣,千紅接受《香港01》專訪時表示,「港人好多時只係旅行嗰時,睇到別人嘅好」他同意日本是乾淨、好客、有禮,「生活除了這些原素之外,真正住落一段日子,同樣有好多社會、生活問題,移民根本解決唔到問題」。

千紅憑iPhone 6s拍攝雨後的觀塘裕民坊,奪得《國家地理》攝影大賽人物組的「佳作」。(受訪者提供圖片)
在政府從事文職的千紅,出口成文,滿腔道理,早前被主持人陳志雲冠以「詩人」之名。(張定明攝)

千紅嘗試舉例,對日本人來說「OT(超時工作)是員工最基本的事,尤其喺東京見到好多返寫字樓員工,晚晚OT到夜晚10點11點,然後攰到瞓晒喺地鐵,瞓晒喺地下,每日肉體同心靈都累到不行,又係咪港人接受到嘅事?」還未算移民後的福利、稅項,與原居民是有差別,「移民後做二等公民是否想要的事?」

「一代人悲觀是好合理」

身為90後,千紅慨嘆「我哋呢代悲觀是好合理」無論是土地問題,衍生成家立室問題;社會爭拗問題,導致兩種政治陣營永無休止地角力,也是悲觀的成因。他坦言,自己都想結婚,也想成家,「但以前成功一輩肯捱肯博的formula(方程式)已經『唔work』(不成功),機會形式已經轉咗」,現時講求創新,不求經驗,「做別人想不到的事」,其實成功的機會反而多了。

去年大學畢業後,千紅剛巧失戀,懷著情傷斷斷續續到日本流浪半年。(受訪者提供圖片)

而社會兩種政治陣營角力,以愛國問題,身份認同問題鬧得熱烘烘,千紅引用魯迅的說話:「人民對國家有尊嚴自覺」,要人民對自己地方引以為傲,有值得欣賞的地方,才能產生自豪感,同時亦是歸屬感的來源,並非單憑口講,以及舉旗唱國歌就能改變現狀。

「認真生活,認真看待情感」

說到社會發生的種種大小事,千紅再一次飾演「詩人」,強調無論是攝影師與否,「也要對身邊外在發生的事,有知覺,有思索,否則做人便無價值,只係生存緊」。攝影師想影到靚相的話,他提到「靈感」重要,「但比靈感更高層次的是『情感』」,對社會,自身發生的事產生情感,就是生活最重要的事,「認真生活,認真看待情感」。或許,做人同影相也是一樣,有情感才能活出生命。

大學畢業,千紅找來女朋友一同慶祝。(受訪者提供圖片)
千紅經常與女朋友到處拍照。(受訪者提供圖片)
黑夜陪感浪漫,千紅經常與女朋友到處拍照。(受訪者提供圖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