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小王子》廣東話版 八十後男教師:香港人要支持自己嘅語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西方名著《小王子》的情節,對不少人來說是耳熟能詳。這本文學經典已被翻譯成逾250種語言,但對於八十後男教師、《小王子》迷Thomas來說,心裏想著的,卻是「竟然無廣東話版?」

六年前,修讀語言學的Thomas決定為《小王子》翻譯廣東話版,至本月終於完成並計劃付印,預計在2月下旬至3月上旬出版。

廣東話版《小王子》加入有香港特色的插畫。(受訪者提供圖片,由KahayC所畫)

《小王子》書中主角游走多個星球,現實上Thomas亦經常周遊列國,並購買逾60本不同語言版本的《小王子》作收藏,阿姆哈拉語、格魯吉亞語、古英語、高棉語甚至埃及象形文字版本,唯獨廣東話版偏偏缺席,替《小王子》翻譯成廣東話版的念頭便應運而生。

早在2011年5月,Thomas與朋友開展翻譯計劃,但因為朋友要出國留學而被逼擱置;至去年年中,Thomas「心郁郁想pick up返」。「翻譯大計2.0」由Thomas獨攬大旗,再找來朋友協助校對及繪畫插畫,投放五位數字金錢付印1,000本,預計作最後校對後,可於二月下旬至三月上旬出版,並有望在各大書局上架,其後再放上網站公諸同好。

《小王子》廣東話版即將付印。(受訪者提供圖片)

插畫增香港元素 書內介紹廣東話

收藏逾60本不同版本《小王子》,「買咗本亞美尼亞文嘅返嚟,其實我係唔識睇嘅」。這類經驗對Thomas編輯廣東話版亦有啟示,「如果買咗本書,畀到少少資料可以了解吓嗰種語言就好。」Thomas將在書的後段加入介紹廣東話部份,「等佢哋(讀者)了解廣東話」。

除介紹廣東話部份外,廣東話《小王子》在插圖內亦有下功夫。Thomas找來前學生及朋友作畫,並在插畫中加入香港元素,「想畫啲有香港特色嘅《小王子》插畫」;其中一幅插圖,就是小王子坐在山崗上,遠眺維港景色。

Thomas在其facebook公佈廣東話版《小王子》後,近800網民讚好、逾280人分享帖文。Thomas指「有啲始料不及」,笑言「個post原本只係想畀學生睇,原本仲諗住出書嗰陣有返啲神秘感」。

Thomas收藏逾60本不同語言的《小王子》(由左至右:阿姆哈拉語 (埃塞俄比亞)、 意第緒語、烏克蘭語、古英語、威尼斯語、意大利語、高棉語 (柬埔寨) 及格魯吉亞語)

Thomas:香港人唔係講「nǐhǎo」而係「你好」

相信不少人均曾閱讀《小王子》,但又有多少人明暸《小王子》背後意義?「作者講呢本書係畀細路睇,但其實本書由頭到尾都係畀大人睇」,Thomas道。書中主角遇上不少奇怪的人,Thomas直言「其實就係我哋日常生活遇到嗰啲(人和事)」。

經常周遊列國,Thomas也會遇到「奇事」。人身在外,常被問來自何地,回答來自香港後,對方總會對他說「nǐhǎo」,「我想畀到多啲人知道,香港大部份人講嘅語言,唔係『nǐhǎo』而係『你好』。」聽見別人「nǐhǎo」,也非只在外國出現。Thomas明言不少香港小學生及中學生均說普通話,甚至比英文說得更好,「起碼我讀書嗰時唔會咁」。Thomas認為上述觀察均反映普通話重要性提高,與此同時廣東話的重要性亦開始被忽略。

以廣東話教授英文更易明

身為一名中學教師,慨嘆現時中文科課程並無涵蓋粵語拼音部份,即使老師有心教,「因為要趕書,都只係提吓就得,無時間有系統咁教」。任教英文及電腦,是否與廣東話全無關係?Thomas指教授英文時態時,廣東話就發揮一定作用。「past tense係『嗰陣時』,continuous係『做緊』,perfect就係『做咗』。」

(兩年前亦有人製作小王子廣東話聲音版,並上載至YouTube。)

冀粵語書寫規範化

談到如何令廣東話普及,Thomas指要推廣廣東話成為書寫語言;但他亦點出廣東話用字時有爭議,「究竟係尋日定琴日?」「係呢啲定呢尐?」他在翻譯書時會以容易理解為先,但他仍希望書寫廣東話可訂立規範,令粵文書寫更暢順。

Thomas在訪問時強調,其實語言無分貴賤,而對廣東話有情意結的原因亦非常簡單,「因為呢個語言的而且確係我哋嘅母語、普羅大眾要支持返自己嘅語言」。普通人又可如何拯救廣東話?「固然日常要講,起碼中文要用廣東話教,知道自己嘅語言唔係一個輸蝕嘅語言」,Thomas說。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