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捕鯨季將至  懷孕母鯨慘遭殃 環團全球聯署抗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捕鯨既不能解決糧食問題,亦不符合經濟原則,部分鯨魚更是瀕臨絕種品種,為何還有人繼續捕鯨?

挪威、日本、冰島都是出名進行捕鯨活動的國家,而根據去年一項環團調查,自1993年,挪威捕鯨數量遠超冰島和日本合計。挪威的年度捕鯨季將於4月開始,挪威更將捕鯨上限由去年的800條,提高至今年的999條,引來環保團體抗議。

有漁民在漁船上屠宰鯨魚。(綠色和平圖片)

+3
+2

世界上只有挪威和冰島兩個國家獲政府允許進行商業捕鯨,而挪威只在國內水域捕捉小鬚鯨,由普通漁民駕駛小型漁船出海捕鯨,每年約有20艘漁船進行捕鯨活動。

雖然小鬚鯨並非瀕危品種,但全球13個鯨魚品種之中,有6種是瀕臨絕種,當中長鬚鯨瀕臨絕種的原因就是在19至20世紀被大量捕殺。

懷孕鯨魚難逃魔掌

綠色和平海洋保護計劃發言人Frida Bengtsson呼籲挪威停止捕鯨:「捕鯨違反國際法(雖然挪威並不承認),行為殘忍,而且無必要原因殺鯨,再說捕鯨只增加不足100個工作機會。」

挪威國家廣播電台(NRK)三月初播出的一部紀錄片顯示《The Battle of Agony》 ,指挪威每年捕殺的小鬚鯨有九成是雌性,而且幾乎全部有孕在身。

鯨魚油脂產品帶來豐厚利潤

不過,挪威每年透過歐盟出口鯨魚肉及鯨魚油到日本,最近一次出口就以水路輸出2,948公斤鯨魚產品到日本。去年三個環團合作進行一項統計,數據指挪威自1993年起,共捕殺12,000條鯨魚,出口超過400,000磅由鯨魚油脂製作的產品,例如營養補充品、藥物和化妝品。

 

綠色和平一直致力反對挪威捕鯨,除了遊說當地政府改變初衷,亦有派員出海阻止漁船捕鯨。Bengtsson補充指:「鯨魚本來已經面對不少威脅,包括氣候變化和海洋污染。我們曾在挪威發現有鯨魚誤吞超過30個膠袋,因膠袋積聚在鯨魚肚內,最終鯨魚就活活餓死。我們應該研究如何幫助它們,而不是找方法獵殺鯨魚。」

關注人權及環境保護的民間組織Avaaz發起全球聯署,呼籲挪威政府停止捕鯨。

(綜合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