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20年】特赦出獄1997年重返社會 殺警劫匪冀向家屬說對不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坊間熱鬧地討論香港回歸20周年,政治局勢、經濟環境、樓市、金融風暴等⋯⋯對文錦棠(Mandy)來說,這些都很遙遠,「我連家庭都未搞得好」。他1973年持槍打劫銀行,殺死一名警長,被判終身監禁。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看到他在獄中表現良好,將終身監禁特赦為有期徒刑。1997年12月他重投社會。

過去20年,他向年青人分享經歷,重新建立家庭。但他還有一個心願未了。

文錦棠的洋名為Mandy,名字背後亦有一番故事。(周荻恩攝)

記者留意到文錦棠的英文名叫「Mandy」,為何身為男性,會使用這個女性名字?文錦棠指英文名是由牧師為他而改,「佢話佢幫我揀一個,你一定鍾意嘅,嗰個人又係坐過廿幾年監,日後做咗總統,就係南非總統曼德拉個名前面嘅Mandy」。

14次打劫銀行 死刑、特赦、重獲自由

「嗰時打劫銀行,去到第三四次已經開始唔驚,第五次開始就覺得興奮」。1973年,文錦棠與同黨先後14次打劫銀行,最後一次逃走期間,文錦棠開槍射死一名警長,最終被判死刑。英女皇特赦成他終身監禁。逃離死神,1997年文錦棠經歷人生另一個轉捩點。因獄中表現良好他獲港督特赦出獄。步出監獄大門,重新適應自由的生活距今已20年,文錦棠到訪超過400間中小學分享,告誡年輕一代不要誤入歧途。人生如此大起大跌,文錦棠直言「1997年嗰年,我其實係重生」。

Mandy年少時踏上悍匪之路,連環打劫十多間銀行。

年少加入黑社會踏上歧途

年少讀書不成,文錦棠加入黑社會,「打打殺殺呀,收吓陀地呀」,以為這就是風光的生活。直至遇上另一群人,打扮富有、到酒樓餐廳也是貴賓,文錦棠形容「似高級黑社會」,突然覺悟「覺得呢啲先有料到」,後來知道這群人是打劫集團,便想辦法加入。

文錦棠擅於駕車,加入後便任車手角色,老大稱「過幾日同啲兄弟搵間銀行試吓」,故首次任務便是打劫匯豐銀行,「打劫啲細分行仔,之後每人分咗二萬蚊,當時二萬蚊可以喺觀塘買到一層樓」。一夥人累積成功經驗,文錦棠與同黨衝鋒陷陣,連劫十三間銀行,「當時只係諗完成咗單嘢可以有幾多錢,覺得一定成功,贏硬㗎喇!」

事隔十多年,Mandy最希望與死者家人說句對不起。

直至第十四次,一行七人到深水埗打劫渣打銀行,有人負責「睇水」、有人負責脅持警衛及職員,亦有人負責開櫃桶搶錢。已有十三次打劫銀行經驗,文錦棠竟在第十四次心緒不寧,「我同啲兄弟講我唔做喇今次,你哋搵過個人揸車啦!」同黨以為他說笑而不以為然,現在回想,文錦棠認為是神的提醒,但他白白錯失了。

「成間行有250萬,啲錢多到我哋只係拎到46萬幾,都無諗過咁多錢」,怎料轉身逃去時,赫然發現被警察包圍,其後眾人才知道,警方安插臥底在組織內通風報信,文錦棠回想當時滿腦子仇恨,「如果早啲畀我知嗰個係二五仔,我就隊冧佢!」面對一眾警員,文錦棠與同黨脅持部份人質駕車離開,駛至北河街發現仍有警員追捕,便向後方射出數發子彈,「無話對住邊個位(開槍),一擰轉就打幾槍,向住地下打,可能警察訓練有槍聲就趴低,所以打中咗」。

文錦棠駕車到東京街時,賊車與巴士相撞,七名大賊迅即逃走,又因搶得金錢太重阻礙逃走,「扔咗十幾萬」。後來文錦棠才知道子彈射中警長,並由警長頭顱射入身體,這是文錦棠第一次打中人的身體,「每次打劫都有開槍,但都係向天開,叫人唔好郁,殺佢(人質)做咩啫」。有媒體當年稱劫匪刻意描準警長頭部,文錦棠則指「我邊有咁嘅時間,我走都走唔切」。

當年張姓警長被文錦棠殺害。(工商日報截圖)

打劫求財變成殺警

回想當年意外射殺警長,文錦棠直言「當時你話好驚又唔係,但係就好唔舒服」,打劫銀行一心求財,豈料變成殺人,「個人同我無怨無仇,畀我結束咗生命……大佬殺咗人喎!」由於有臥底混入,打劫集團迅即瓦解,各人被捕,一年後,文錦棠被判處死刑,形容當年「等死」期間「拼死無大害,成日同啲職員鬧交」。後來,有律師協助寫信向英女皇求情,文錦棠被特赦到終身監禁,得知餘生在監獄渡過,文指「我一啲都唔開心」,接下來十二年,文錦棠的生活都是打人、賭錢、「同啲阿SIR作對」。

因緣際會,一批教會人士到監獄開音樂會,數個月後,這批教會人士又再來探望,更給他資助買書學習。「我諗住呢個世界上無人同我做朋友,心諗佢哋咩人嚟㗎,投資喺我度?」文錦棠後來便由小學課程讀起,讀至中學。有了宗教信仰、改過自新後,文錦棠亦在監獄內接待探訪者,勸籲年青人不要誤入歧途。

文錦棠形容彭定康是他的天使。(資料圖片)

「九七後唔知會唔會拉你去打靶!」

「你係改過自身、你係做好人嘅,係有人睇到嘅!」文錦棠指,當年終身監禁犯人,每兩年均要向港督提交報告,怎料1994年便得到好消息。時任港督彭定康認為他行為良好,將他的終身監禁特赦為有期徒刑,「彭定康先生,我覺得係神派嚟嘅天使」。扣減假期後,文錦棠尚餘數年刑期,在獄內便更為積極,「彭定康臨走前簽埋我份假釋」。一名原本判處死刑的犯人突然可重獲自由,獄內眾人議論紛紛,更有囚友笑言「九七後唔知會唔會拉你去打靶!」

我叫文錦棠囉,15981,我記呢個number呢,記身分證number都無咁準確!
文錦棠

香港回歸中國 他回歸社會

「1997年12月3號,我就放咗出嚟。」重新回歸社會,興奮過後才見無助。返家後發現連電視都不懂開啟、電話又不如以前般模樣,亦沒有甚麼朋友。隔絕社會25年,再次重新適應社會,「呢個時候惡夢先開始。」獄中圈子較小,撞口撞面都是熟悉的人、過時過節一群囚友會一同唱歌慶祝。出獄後的第一個農曆新年,文錦棠自己一個人在家,「周圍嘅人都唔會理你存在,點解無人打招呼、無人同你講嘢?」那種孤單感,文錦棠形容「覺得仲痛苦過喺監房裏面嘅生活」,有次他在石澳沙灘默想,「出到嚟無人支持,無理由識咗人一陣,就同人講我好痛苦,人地都感受唔到」。他亦估計對方回應「你應該好開心啦出咗嚟,痛咩苦吖!」

當年華僑日報載有文錦棠及其同黨的逃走路線。

過去二十年,政治局勢、經濟環境、樓市、金融風暴等,對不少港人來說均有切身影響,但文錦棠則指「呢啲嘢好遙遠,我連家庭都未搞得好」。曾有一剎那想重回舊路,亦是因為女兒。文錦棠入獄後,妻子改嫁自己的好友,女兒亦曾衝口而出,將他與後父比較,「你睇下人地X叔吖,人地又有樓又有車,有咁嘅成就,你而家出嚟一無所有,我睇你遲早都係返翻入去監房嗰度踎㗎喇!」那時候文錦棠心裏有些動搖,「唔通真係要博一舖再打劫銀行比你睇?」

希望向被殺警司張天林家人講句:對不起

當日開槍殺警,文錦棠至今仍不敢再次踏足開槍殺人現場,但心底仍有個願望,可找回當年被殺警長張天林家人。他曾託個別高級警司協助,可惜遍尋不獲。「我無咁嘅膽量希望佢原諒我,但我好希望佢聽到,我好衷心咁講一句『對唔住』嘅說話。」文錦棠出獄後亦曾與當年兄弟見面,對方亦明言「唔想個仔都做古惑仔」。

過去20年,文錦棠曾到訪逾四百間中學分享,呼籲年青人要走正途,「希望佢哋(張天林家人)知道我宜家嘅工作係咁正面」。

文錦棠指,過去到學校分享時,有學生聽到他殺警後「企起身拍晒手話好犀利,覺得我係英雄」,他便會反問這些學生一句,「如果你阿爸啱啱喺街,畀個賊打死咗,咁你覺唔覺得嗰個賊係英雄?」他形容,若有人認為他殺警便是英雄,「只係針拮唔到肉,如果當時死咗個人係你屋企人,你會好憎嗰個人」。

現在他有自己的家庭,女兒也讀中學,成績優異,令他安慰。一生經過大起大跌,文錦棠如何總結一生?「我以前係一個打劫銀行殺人犯,宜家已經係一個青少年工作者」。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