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美國的暗湧 矽谷蔓延黑暗啟蒙思潮 滲入白宮推資本主義帝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早前有傳媒傳出特朗普的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phen Bannon)與矽谷企業家亞爾文(Curtis Yarvin)有聯繫,亞爾文隨即否認。大眾對班農的右翼背景早不陌生,他在進入白宮前曾任「另類右翼」(alt-right)新聞網站《布萊特新聞》(Breitbart News)的主席,被外界指為「白人民族主義者」散布反猶太、反黑人、恐回、性別歧視等資訊。在這場「另類右翼」運動背後,其中一個重要人物就是亞爾文。

班農旗下的右翼媒體《布萊特》指普里伯斯會是下一個退下前線之人。(美聯社)

在高呼民主自由的美國,一眾來自印度、亞洲等地的移民在矽谷尋找「美國夢」,然而同時,作為科網中心的矽谷亦正悄悄蘊釀一種思潮——新反動主義(Neo-reaction,NRx),又有人稱為「黑暗啟蒙」(dark enlightenment)。

亞爾文以Mencius Moldbug的筆名經營博客。(網上圖片)

  新反動主義 促成另類右翼

亞爾文是矽谷工程師,亦是雲端服務公司Urbit的老闆,同時也以Mencius Moldbug的筆名經營博客Unqualified Reservations,是新反動主義運動的發起人。現時美國大吹「另類右翼」風,或又稱白人民族主義運動,其理論背後亦帶有濃厚新反動主義的色彩。亞爾文言論惹火,明言反民主,並指之為「無效且毁滅性的政治體系」,推崇「新君主專制」(Neo-monarchy)。

  認同科技進步 反對民主

反動主義一詞原指法國大革命的反對者,現時多指希望恢復舊秩序的人。而新反動主義亦鼓吹重歸過去的社會秩序、性別角色及專制,認為民主弊多於利,但亦認同科技及資本主義為世界帶來進步。主義以蘇格蘭哲學家卡萊爾(Thomas Carlyle)、奧地利經濟學家海耶克(Friedrich Hayek)的學說為基礎。

以新反動主義組織neoreaction.net網站的說法為例:「我們的核心問題是,沒有人有必然的權力解決問題……真正的領導應執行企業重組:罷免及辭退所有舊政權的僱員……國有化銀行、媒體及大學,以及把文化從幾世紀以來的錯誤中慢慢復甦。」

新反動主義主張以做生意的方式管理國家,與特朗普的想法或許不謀而合。(美聯社)

  國家當企業 領袖如總裁

新反動主義主張以做生意的方式管理國家,與特朗普的想法或許不謀而合,亞爾文稱之為「新官房主義」:「對新官房主義者而言,政權就是以一個擁有國家的企業。一個國家亦應如大型企業般管理,把擁有權分成可談判的股分,而它們都佔國家收益一個準確比例。每股就有一票,而持股人選出董事會,負責聘請及革除經理。」而治國者就是國家的行政總裁。國家以小國為佳,各自爭奪人才,如人民不滿政府,不應發聲,而應直接移民。

在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惹起不少反感及抗議。(Getty Images)

  圖以科學合理化種族歧見

在種族議題上,亞爾文指:「雖然我不算是白人民族主義者,但我也不對此反感。」他亦批評部分支持種族歧視政府、反對解放黑人的言論,被社會精英壓制。於2008年,亞爾文曾撰文問:「納粹主義有何不好?」2009年,他亦曾聲稱部分種族比較適合奴隸制。

在典型新反動主義的論述中,會指稱智商是人類最重要的品德,而這與基因掛勾,試圖以科學解釋並合理化種族不平等。

  與另類右翼劃界 反對民粹

雖然驟眼看來亞爾文與民粹右翼的特朗普有不少共通點,但事實上發展至今,新反動主義與另類右翼已有相當距離。新反動主義哲學家Nick Land表示:「另類右翼民粹而且反資本主義,與新反動主義非常不同。」他指:「新反動主義不覺得另類右翼是認真的……新反動主義認為民治的時代已過去,憤怒的民粹運動亦漸消逝。」亞爾文亦指:「特朗普是屬於過去的回憶閃現,而不是未來的啟示。」

特朗普與知名創投金主蒂爾(右)關係密切。(Getty Images)

  特朗普支持者蒂爾​理念相近

類似說法在部分科網界名人中亦時有聽聞,如Business Insider的首席技術總監Pax Dickinson亦同意此論述,特朗普支持者、知名創投金主蒂爾(Peter Thiel)亦曾發表類似思想,而蒂爾正正是亞爾文的公司Urbit背後金主之一。

  與矽谷文化有相近處

蒂爾的身邊人與亞爾文亦有明顯連繫。蒂爾與Patri Friedman創立Seasteading Institute,以發展海上城市為目標,其會議本來邀請亞爾文演講,而Friedman亦曾推介亞爾文的博客。新反動主義在矽谷悄悄蔓延,與矽谷的初創文化亦有類似之處,如精英主義及性別歧見。 

  班農曾撐亞爾文

而作為「大內總管」的班農,曾主理的新聞網站《布萊特新聞》有明顯的右翼色彩,令人關注是否與亞爾文的新反動主義有關。亞爾文接受《大西洋月刊》查詢時,否認與班農有連繫,只指與白宮唯一的聯絡人則是Twitter用戶@BronzeAgePerv,「我從來未遇過他,亦不知道他的身分,人們說他與班農很親近。」在班農主理期間,《布萊特新聞》曾怒言報道亞爾文被編程會議拒諸門外。

雖然現時新反動主義暫時在美國仍屬於非主流學說,但亦有分析指相關說法日漸抬頭。新反動主義的思潮令人憂慮,而如特朗普班子有受其影響,或會造成美國民主前景的隱憂。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