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大事講故事】歐洲右翼聯盟開Party 三劍客會變五星戰隊?

撰文:飛雲
出版:更新:

自從美國選出咗特朗普之後,世界左右翼平衡就唔再一樣啦,法國就有視特朗普勝出為「希望嘅標誌」嘅馬林勒龐;荷蘭出咗個叫摩洛哥人做人渣嘅懷爾德斯,而即使係大家以為大愛無限嘅德國都有位佩特里叫警察射殺難民。
冇錯,歐洲首個右翼大聯盟上線啦!

歐洲三大國家右翼代表︰懷爾德斯(左)、佩特里(中)、馬林勒龐(右)。(Getty Images)

右翼三劍客其實真係friend底,唔係飛雲屈佢哋㗎,就喺特朗普就任典禮後一日,應德國另類選擇黨(AfD)邀約,三劍客喺德國科布倫茨(Koblenz)上演咗一場《右翼星光熠熠耀歐洲》啦。

「昨日有新美國,今日有新歐洲!」來自另擇黨嘅36歲黨員Marco Kopping咁講,相信道出咗好多歐洲右翼嘅願景。爆出著名「 下體論」嘅特朗普都跑出到,就印證咗政治正確真係唔值錢。

特朗普都選到,即刻帶來無限希望。(Getty Images)

其實早於特朗普上位前,歐洲嘅右翼政黨已經慢慢想籌組一個大型party--自由歐洲聯盟(EAF)。EAF得到唔少歐洲極右政黨支持,包括馬林勒龐嘅國民陣線、懷爾德斯嘅自由黨、奧地利自由黨(FPO)、意大利北方聯盟(LN)、比利時佛德蘭斯利益黨(LB)等。不過,值得留意嘅係,呢個聯盟係以個人而非政黨為單位,所以又有傳媒叫EAF做「馬林勒龐-懷爾德斯同盟」。

歐洲大陸入面,無論係法國、德國、意大利同奧地利,都開始有一個右傾浪潮席捲議會,佢哋都打住相同旗號,對抗全球化、對抗歐盟、對抗媒體,最最最「重要」,又或者「吸票」就係對抗移民,尤其係來自中東及非洲等地嘅移民,指責佢哋會威脅歐洲文化。

以下呢三劍客都分別比人稱為特朗普,「法國特朗普」馬林勒龐、「荷蘭特朗普」懷爾德斯、「德國特朗普」、另擇黨嘅黨魁佩特里(Frauke Petry)。雖然比人話似特朗普都幾侮辱⋯⋯但事實上佢哋都以特朗普為目標,希望得選民垂青,立於政壇頂點。

   劍客一號暨Party主辦人:德國AfD另類選擇黨佩特里

德國要右轉,唔容易呀。正所謂「真嘢唔好片」,鬧人法西斯真係唔好鬧着德國人,德國長久以來因為納粹歷史而對民族主義、國家主義都敬而遠之,但今日多得特朗普主義滋養咗右翼主義,連由默克爾嬸嬸領導嘅左膠大本營德國都有右翼政黨冒出,佢就係呢個右翼party嘅主辦人,來自另類選擇黨(AfD)嘅佩特里。

▲ 你呢個法西斯!(GIPHY)

雖然以佩特里2月民調中嘅8%得票率,並唔足以喺短時間內發起德國脫歐公投,但佢哋喺今年9月德國聯邦議院選舉中,就極有可能獲得議會入場劵。如此一來,另擇黨就會成為二戰後,第一個成功上位嘅極右政黨啦。另擇黨最犀行嘅係將成「極右」呢個本身唔存在嘅定位加入德國政治光譜之中,連默克爾嬸嬸都要收一收斂佢對穆斯林移民嘅大愛之光,推出禁制穆斯林婦女身穿「波卡」(burqa)傳統罩袍、加快遣返有案底難民嘅速度、2020年前加聘約1.5萬名警察等反恐措施。

唔係飛雲話佩特里係「德國特朗普」,有美國媒體都係咁形容呢位41歲、又做嚟再做媽媽嘅佩特里。除咗對移民態度同「侵侵」一樣,就連對俄羅斯的態度都好似特朗普咁親切。例如佩特里話希望同俄羅斯總統普京盡快見面啦,「整個歐洲都需要同俄羅斯建立良好關係」。不過,特朗普團隊因「通俄」醜聞而搞到一身蟻,佩特里就好型咁話佢嘅黨員已經一早同克里姆林宮的官員會面,乜事都冇。

▲美國《新聞周刊》早前就以「德國特朗普」佩特里為題作報道。

延伸閱讀:默克爾大選前夕政策轉彎 加快遣返難民 送錢利誘自願離境

更值得一提嘅係,集會入面有群聚向記者大叫「Lügenpresse!」(大話媒體),呢個字係當年德國納粹常用嚟指控媒體散播與自己為敵嘅說法--咁講可能易明啲,姐係好似有一個團體,無啦啦周圍鬧人係「小資產階級」咁,回到毛主席懷抱咁款呀!呢個字更加出現過喺特朗普競活動集會中,佢嘅支持者宣洩對主流媒體「抺黑」親愛的侵侵。

跟隨佩主席永遠鬧革命!(網上圖片)

除此之外,佩特里仲想創造一個圍威喂嘅感覺,鼓勵用一個隱語「Völkisch」,意思係「種族純化狀態」。而偏偏呢個隱語就來自納粹時期嘅官方報紙《Völkisch Observer》,佩特里9月時曾經喺電台訪問話要為「種族純化」平反:「我哋要努力比返個正面嘅內涵意義佢!」。唔難想像,佩特里此話一出,係社會引起極大迴響,「黑都被佢講到白」就係大部分人嘅反應。

隱語只有特定團體先明白,用意係咩?2008年嘅德國電影《白恤暴潮》(The Wave),就示範過呢種營造出一個小圈子感覺嘅行為有幾危險。

戲中老師想同學生探討何謂極權,何謂納粹,又指喺呢個自由民主嘅時代,德國唔可能再出現極權政治。老師就同學生嚟咗一場短短5日嘅實驗:著制服、行禮、用黨徽、依成績分配位置--冇錯,即係納粹in廿一世紀中學,而結局就唔劇透,但可以講,用隱語同著制服,一樣係想營造一個身分認同,「只有屬於團體入面嘅成員先係咁㗎」嘅優越感。佩特里嘅玩法,相信都呼之欲出啦。

《白恤暴潮》(The Wave)劇照。

   劍客二號暨輸少當贏哥:荷蘭自由黨(PVV)懷爾德斯

荷蘭大選結果新鮮出爐,雖然懷爾德斯率領嘅自由黨(PVV)喺今次荷蘭國會大選入面失落最大黨之位,現任首相呂特(Mark Rutte)嘅自民黨(VVD)繼續冧莊,但懷爾德斯比上次大選攞多咗5席共20席,已經係第二多。話就話個個都話明唔會同自由黨合作籌組政府,但懷爾德斯都好樂觀咁講:「我喺到㗎,可以嚟搵我傾組閣㗎!」

懷爾德斯被稱為「荷蘭特朗普」,代表佢痴線⋯⋯sorry,激進嘅程度同特朗普有得fight啦,但亦有政治系教授認為,佢同特朗普其中一個好唔同嘅地方,就係佢其實係有腦嘅。

▲腦是個好東西,希望大家都有。(GIPHY)

眾所周知,特朗普個Twitter同初中生冇咩分別,特朗普比媒體批評果陣,就即刻出個Tweet點名話邊個邊個,「衰人嚟㗎!」但懷爾德斯每個post都經過計算,同衝動派嘅特朗普完全唔同。

三劍俠入面,懷爾德斯針對穆斯林嘅程度真係一枝獨秀,而佢嘅支持者就係鍾意佢夠「真性情」,呢一點同特朗普支持者都幾相似,覺得佢哋唔同「一般政客」咁避重就輕。

延伸閱讀:【荷蘭大選】「特朗普主義」塑造者懷爾德斯 打響歐陸極右前哨戰

「荷蘭再負擔唔起伊斯蘭教,我希望咁法西斯嘅可蘭經被禁。」


「呢本擺喺你面前嘅可蘭經,就係恐怖分子嘅手冊。血由佢嘅書頁流出嚟。號召一場對抗非信徒嘅永不終止嘅戰爭。呢本可蘭經對穆斯林嚟講就係捕獵許可。一張殺人嘅許可。


「我哋入口咗一隻怪物,稱之為伊斯蘭教嘅怪物。」


懷爾德斯對伊斯蘭教嘅怨恨,甚至出過書:《死亡印記:伊斯蘭教對抗西方與我的戰爭》。

懷爾德斯:點解我會坐喺到⋯⋯?(設計內心對白)(Getty Images)

懷爾德斯「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呢個伎倆已經玩到爐火純青,透過講啲比自己以前更偏激嘅說法,吸引群眾注意。就好似佢2012年就話,「荷蘭唔要再有新清真寺!」而家變咗「關閉所有清真寺!」,2012年就話「限制每年1000個難民!」,無啦啦又變埋「唔要再有新難民!」

▲ 唔好痴埋嚟啦好嗎?(GIPHY)

不過,荷蘭大選個玩法就係要「埋堆」,懷爾德斯即使得到大選最高票,但佢都冇法子做總理,因為其他政黨一早講咗唔侵佢玩,唔會比佢「埋堆」組成聯合政府執政,咁都唔代表佢得票高絕無意義;懷爾德斯將主流右翼推得更右,例如開始有右翼政黨主張對移民實行更嚴格限制,同埋逼使移民融入荷蘭文化等。

延伸閱讀:荷蘭大選自民黨保第一大黨地位 荷版特朗普認輸:做堅實的反對黨

   劍客三號暨最大希望:法國國民陣線(FN)馬林勒龐

當大家望到懷爾德斯被重挫,掩住半邊嘴笑嘅時候,都不忘望向法國嘅馬林勒龐,法國大選第一輪投票就係一個月後嘅4月23日,到底極右會否成功喺歐洲大地開花?

馬林勒龐團隊喺懷爾德斯敗選後都馬上出嚟攞返個尾彩,就叫人唔好過份閱讀荷蘭大選,話法國嘅情況不可同日而語!又話馬林勒龐比起懷爾德斯嘅自由黨好明顯準備工夫做得更好,目標更明確⋯⋯嘩果陣你哋唔係好friend咁自拍㗎咩?

佢哋都好friend咁自拍過㗎。(網上圖片)

原本法國民調就顯示,馬林勒龐預計會同立場右派嘅法國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候選人菲永(François Fillon)嚟一場右vs極右嘅單挑,不過菲永個衰佬唔生性,連環爆出醜聞,包括請曬老婆仔女一家做助理白𢭃人工。令中間備偏左嘅前經濟部長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漁人得利。

今次懷爾德斯失落最大黨之位,馬林勒龐團隊就指係荷蘭首相呂特最後「盡地一鋪」,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因為宣傳修憲活動而鬧翻,先成功搶返部分選票,而法國大選就唔會出現呢一種加分位。

延伸閱讀:大選前夕與土國交惡 荷首相呂特要扮強人 埃爾多安怒吼制裁荷蘭

▲ 馬林勒龐選情大勇,有幾咁多狂熱嘅支持者。(GIPHY)

「2016年,盎格魯-撒克遜世界覺醒了!」英國脫歐同埋特朗普當選兩件英美世界嘅大事,令馬林BB興奮到要大叫:「2017件,我肯定會係歐洲大陸人民站起來嘅一年!」馬林勒龐曾經形容過脫歐係繼柏林圍牆倒下後,世上最重要嘅事件,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更加係「建設新世界一顆額外嘅基石」。嘩,咁有邪教風味嘅⋯⋯但偏偏就有好多人對呢個邪教心悅誠服。

作為極右嘅馬林勒龐喺出名「左」嘅德國第一個公開演說,的確係好大膽。一直以來,政客都相當抗拒同激進派同排外主義者行得太近,怕燒埋自己果疊嘛。但今時唔同往日,而家嘅歐洲政界,已經不以極右為恥,呢一日三劍客同台,其實代表住佢哋意識上嘅結盟。

▲ 已經冇人可以阻止到我哋3個啦!(GIPHY)

呢三劍客其中一個特點就係對於移民態度非常齊心,馬林勒龐就認為移民「完全冇理由留喺法國」,因為由佢哋一踏足法國果一秒已經犯緊法!而馬林勒龐亦喺新一年嘅集會中再次更新移民政策,承諾大規模削減合法移民數字,法國國民身分咁矜貴,「達陣」係唔夠嘅!只可以係繼承自父母,或者被賦予。

回想起一開始馬林勒龐係幾咁受萬人唾罵,個個都對佢敬而遠之,但到咗今日,甚至有法國學者表示,國民陣線同其他政黨之間嘅界線已經越嚟越模糊。右翼喺歐洲越來越大勢力,三劍客變五星戰隊,變埋AKB48都有機會添呀。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