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噏樂評】香港容不下一隊《草東》 「熱血」標籤要用到幾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前台灣第28屆金曲獎中,最佳樂團獎爆大冷由獨立樂隊「草東沒有派對」奪得。有人可能會覺得台灣樂壇對獨立樂團很包容,相反香港的樂壇仍然封閉,容不下反抗、暴躁的聲音。可笑的是,香港獨立樂隊雞蛋蒸肉餅能擠身台灣金曲獎獲提名,在香港卻不受重視。

「草東」的音樂風格很有個性,主音巫堵時而用厚實的聲線低吟有點像宋冬野,時而在副歌歇斯底里地爆發,像是要對社會,對周遭環境作出控訴;但樂曲用上律動的Bass Line,鼓手打着Disco感覺的節奏,結他彈着密集重覆的句子,以上元素混和在一起好像有點矛盾,但這就是「草東沒有派對」,也許這就是這個時代想聽到的聲音。

有別於事前被視為「十拿九穩」的五月天,那種一往直前的熱血,無時無刻也要積極向上;即使傷心也要優雅地落淚似的。草東那種粗糙,不加修飾地宣洩情感,也許是這時代希望做到的事情—直白地說出心中所想。

+4
+3
+2

反觀香港樂壇,被視為「指標」的叱吒頒獎禮上,較多人認識的樂隊Supper Moment近兩三年也算是豐收,但仍然是被歸類作「組合」的一隊「樂隊」得獎。彷彿在香港,夾Band仍被視作另類,感覺不受重視。雖然香港有新城頒獎禮如同「分豬肉」一般「派獎」,但如果草東氐在香港的話,也許連新城豬肉獎也得不到。

Supper Moment夠得獎的確是令人鼓舞的事情,畢竟他們奮鬥了10年,而且在已故經理人Gary及唱片公司幫助之下,終於「上地面」,像是給「Band友」一個肯定。但Supper Moment的歌曲內容主要也是圍繞「熱血」,就如《無盡》一曲早前成為了繼「今天我」後,第二首社運名曲。(按:「今天我」應為Beyond的《海闊天空》)。再來就是《風箏》、《是你令我再次找到心跳》、《P.S. I Love You》、《最安靜的時候》等言情一點的歌曲;當然也有《機械人》、《一樣不一樣》、《臉皮》風格較另類的歌曲。但本文不是要數歌名,也沒有貶低Supper Moment的意思,只是感覺在香港夾Band要「上地面」,歌曲的題材就要變得單一,要「夠Pop」。

其實不只Supper Moment,樂隊Dear Jane由以往Punk Rock的風格(如:《戰狼三國》、《男兒當打交》等歌曲)轉變成現在「情歌樂隊」,早前大熱的《哪裡只得我共你》三部曲、《不許你注定一人》、《一去不返》,全都是圍繞男女之間感情的歌曲。有多少人去留意《七百萬種樂與怒》、《咖啡因眼淚》等稍為「行」一點的歌曲?

Supper Moment主音Sunny經常提到,希望香港樂壇可以百花齊放,相信這也是不少樂迷的共同願望。Sunny自己另有一隊樂隊「鐵樹蘭」,重型的歌風代表着憤怒的聲音;樂隊「怒人」的歌曲雖然夾雜大量粗口,但也代表着對社會不公的宣洩聲音。其實香港地不是沒有好音樂,不是沒有另類聲音,只是「主流」媒體將其他「訊息」拒諸門外。

要打破這個悶局,不能單方面批評媒體封閉,樂迷也要主動一點,發掘更多音樂人、更多樂隊,無論是主流還是獨立也要多加留意。祝大家尋寶愉快!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