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歌手騎劫Busking為商機?Busker批評:做推廣就係做推廣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Busking,街頭賣藝,將街頭變成舞台等等字眼近年不斷出現,好端端一個大眾的文娛活動,來到香港彷彿變了質。先不論表演者質素參差,部份未準備好就表演,一路彈一路掃iPad睇Chord睇歌詞;街頭歌唱表演在香港,逐漸自發的消遣,變成了商業活動。

Jude和衛詩日前就到街頭玩Busking,兼派「品牌雪糕」。(網路圖片)

「香港將busking同street performance扭曲咗之餘,依家好多人走出嚟,話自己喺到busking」不停音樂成員SL的想法,其實不無道理,仲記得初初聽Busking的時候,係一個集音樂及打賞文化的活動,但現在唔少歌手,都係以呢個方法做賣點。SL坦言:「你連開個袋出嚟都唔夠膽,咁你就唔係Busking囉!」

事關藝人走到街頭「玩Busking造勢」越趨常見,或許就是看準Busking的成本低,成效大。上月尾張敬軒為宣傳英皇的「音樂大童」,走到尖沙嘴中心附近busking,過多幾日,唱片公司繼續食呢條橋,總動員洪卓立、鍾舒漫等選下歌手走到銅鑼灣busking,更邀得謝霆鋒「出山」。霆鋒銅鑼灣「出山」後兩日,陳柏宇又到銅鑼灣時代廣場地下busking宣傳新歌,而且撞正恆仔@ToNick、Yukilovey等人,發生「爭場」事件。兩個單位更即場jam歌,不過由於「太即興」,陳柏宇等歌手玩到「甩碌」,要靠何兆基打圓場:「縱使冇夾過亂亂地,但係呢個就係街頭Busking嘅氣氛!」

咁都未夠,兩日前Jude曾若華與衛詩到尖沙嘴天星碼頭附近「busking」,仲要派該品牌雪糕,只是一場商業的宣傳活動。今日就到樂隊Dear Jane到相同位置作「街頭演出」為品牌宣傳,而且Dear Jane用上「全副武裝」,成套鼓搬到街頭,兩座4 X 12結他amp,又有sound man幫手推聲,非常專業,「完勝」普通市民一隻細amp,一支咪,一支結他的「基本裝備」,不過Dear Jane冇話呢次係「Busking」,所以暫時唔講。

Busking後,開心「派雪糕」。

唔少歌手都試過為「宣傳」而Busking,有印象的,有以下呢啲。
+8
+7
+6

不停音樂成員SL,批評歌手借街頭做宣傳。(網上圖片)

到底Busking造勢何時了?

歌手藝人走到街頭表演,大抵是為了塑造親民、貼地的形象,讓觀眾有一個「由舞台走到街上」的感覺,拉近了心理上與明星的距離,其實要變得「親民」是否只有busking這條路?歌手藝人們到街頭busking似乎是「做騷」,唱完準備好的曲目,禮貌地向圍觀市民打個招呼,問候兩句之後,便由工作人員護送下離開。這算是「走進人群」嗎?藝人與觀眾沒有交流的機會,表演後匆匆離開,這跟演唱會後匆匆走進後台有何分別,只是地點轉換了而已,換來的就是「一次性親民」,以及「唔駛錢」。

不停音樂成員SL對《香港01》表示:「Busking呢個字已經喺香港俾人扭曲晒原意,你係用緊一個公共空間做一個推廣嘅渠道,而唔係busking!」他又謂:「其實你連busking係咩都唔知,就話自己出嚟busking,我理得你咩星吖,我理得你咩公司吖,你喺街到做推廣就係做推廣啦,Busk咩ing啫!」

除了「一次性親民」,要談的就是busking在香港已經泛濫,可說是被玩爛了。香港人很會趕潮流,彷彿玩音樂,做文青就是要到街頭表演證明自己似的,所以街上不乏背着結他的年輕人。二來作為表演者,部份人連自律也做不了,未練好就出來表演,兩個表演單位爭地盤鬥大聲,事件屢見不鮮,「文化共融」、「包容不同聲音」這些都只是口號而已。

本文不是要一竹竿打一船人,香港一直有默默耕耘的音樂人,在用心創作;亦不是要將busking歸類作「只得木結他,器材簡單」才是busking。只是想說,香港人看見利益就去搶,慢慢將一件事玩爛,這個心態一日不改變,無論是街頭表演或者其他活動,都會由值得欣賞變得討厭,更甚者抹殺了默默耕耘的人的努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