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獅子山下》唔代表香港? 曾俊華出騷唱歌:有少少緊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幾個月前參選新一屆特首,成為市民的焦點所在,雖然最後落敗於林鄭月娥,但得到「薯片叔叔」這個親切的稱號。活躍於社交平台的他明顯親民,但市民除了關心他先前的政綱,應該都想更深入了解他的世界,原來曾俊華不單止計數叻,原來仲曉唱歌,最近獲邀參與由社企主辦的《暗中作樂2017》聲演會,一連四晚擔當演唱嘉賓,都幾驚喜!

場地:The Good Lab 好單位

攝影:吳煒豪

提起《暗中作樂》,其實跟一般音樂會不一樣,觀眾將在一個漆黑一片的環境,單憑耳朵欣賞音樂,失去了視覺感受,換取的是在聽覺上令大家更集中。不過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下,到底能否辨認出歌手的真正身份,便要考驗觀眾的耳朵了。「我今次會唱一首歌,這首歌我對上一次唱時,已是七十年代的事,名字叫《Wandering Chinaman》,是關於我曾祖父輩的早期華僑去到美國生活的喜與樂,以及他們在社會被排擠、不被理解的感受,對我來說這首歌的意義特別深,因為在七十年代唱的時候是一種感覺,現在再唱又是另一番感受。」曾俊華多年來已慣於面向大眾,不過今次不再是發表演說,反而是以歌曲跟觀眾交流,他直言:「都有少少緊張,因為以往都無試過咁做。不過希望可以為大家帶嚟好嘅體驗,對我嚟講都係好好嘅經驗。」

「我一直覺得社會上共融的概念很重要,所以我也很希望可以把握機會跟大家分享一些香港人未必經常會留意的故事。」
薯片叔叔

在失去視覺,單憑聽覺的情況下,大家又能否認出薯片叔叔的聲音?

作為香港一代政府要員,曾俊華對香港自有一套看法。曾經《獅子山下》可說是代表著香港精神的歌曲,但時至2017年,社會也變遷了不少,在薯片叔叔心目中,《獅子山下》適合今日的香港嗎?他想了一想答道:「可能《獅子山下》對某一類人有它的特殊意義,同時也有其他歌曲是富有代表性。在先前的幾個不同的預算案中,我嘗試過提及不同歌曲的歌詞,我相信那些歌詞也能代表到當下的環境及感受。」

曾俊華認為,香港是由多元的小眾組成,一曲《獅子山下》,未必能代表所有市民心聲。

讀書對於薯片叔叔或許是多年前的事,但他仍然記得。他憶述:「中學嘅時候,我哋主要係聽收音機,有時會聽黑膠碟,不過收音機就比較方便,有啲電台會不停播歌,所以我做功課嘅時候就會一直開住部收音機。嗰段時間嘅音樂對我成長好重要,直至而家聽返,都會帶到我返去一段開心嘅回憶。所以我而家都習慣咗有時會開電台聽而家嘅音樂。」身居要職,曾俊華也會有壓力大的時候,每當感到疲累時,他都會聽《The Impossible Dream》這首歌:「每個人也有不同的夢想,我覺得這首歌的歌詞寫得貼切之餘,在編曲方面由開始到結尾也慢慢變得豐富,令當中情感逐步帶上高峰,所以很喜歡。」

雖然他在外國長大,但對廣東歌都有所認識,因為電台會播。記者拿了三首廣東歌給他試聽,他坦言在電台聽過林海峰的《廣東歌》及張敬軒的《青春常駐》,卻未能成功認出C AllStar的《上車咒》,他更大讚軒仔有才華,是他非常欣賞的歌手。另一方面,他亦相當認真去聽每一句歌詞,笑指C AllStar的《上車咒》非常寫實,同時也令他覺得有點諷刺。

現時曾俊華仍保持著聽收音機的習慣,更成為他接觸廣東歌的主要途徑。

所謂「社會撕裂,大家都輸」,就連音樂界也不例外。早前Hidden Agenda風波讓樂迷非常不滿,薯片叔叔都有關注,他坦言:「香港表演空間的確係唔足夠,其實我自己都有去過呢個場地(Hidden Agenda) 。其實政府也有責任找出方法處理,其實是人為能達到的事情,不論是安全、商業、經濟、聲浪會否造成滋擾各方面,也能找到一個解決方法。市民的要求和需要改變了,我們不要被『工廈活化』這類詞語框死了,到底『工廈活化』是什麼一回事?是否真的能『活化』?是我們需要深入了解及處理的。不過不能把這些問題變得『大眾』,『大眾』的問題是很難處理,反而處理好每個『小眾』的問題,便沒有所謂『大眾』的問題。」

曾俊華表示,要解決「大眾」問題,首先要解決各界「小眾」的問題,包括藝術發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