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余香凝轉型做歌手有自信:我自問喺其他女仔入面唱得唔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余香凝由「文青女神」變成《骨妹》中的「18號」,再變成唱作歌手推出《你愛的人上》,歌詞訴說着Bitter Sweet的故事,送給那一位在自己人生低潮陪伴在旁,讓余香凝重拾笑容的男生。雖然兩人「朋友以上,戀人未滿」,但仍然在余香凝心中佔一重要位置,並寫下《你愛的人上》一曲感激那位男生。

攝影:梁碧玲

Model變「骨妹」再變「歌女」?

余香凝懂得彈結他,又會創作旋律,但她當歌手路也曾遇過挫折大受打擊,她表示:「當時係好想做歌手,喺接《骨妹》呢個角色之前有去唱片公司試音。我唔係自大,我自問喺其他女仔入面我係唱得唔差嘅,但最後都失敗咗。不過可能係因為其他因素,眼緣等等各樣冇俾人揀到。但係都好嘅,一切好似鋪定咗咁,之後俾我接觸到演戲,發掘到自己更鍾意嘅嘢。」

余香凝又以「空白」來形容接觸演戲前的自己,雖然歌手的路不太順利,但做演員令妹對身邊事物更多體會,接觸到社會上不同的人,對歌曲創作也有幫助。

(梁碧玲攝)

「你係咪玩我呀余香凝?」

余香凝將生活中的點滴化作旋律,用電話記錄下來,慢慢就累積了一堆demo,有些是零碎的片段,有些是完整的有曲有詞,最後監製選中《你愛的人上》的旋律。起初余香凝堅持要親填詞,不過到交歌日,竟換來監製一句:「你係咪玩我呀余香凝?你畀啲咁嘅嘢我?」幸好監製J Lee本身也是余香凝的結他老師,兩人關係熟絡才不至場面難堪。

余香凝都笑言:「如果你問我導演定監製惡啲,真係揀監製,哈哈!」她又提到唱歌比演戲更難:「情緒上演戲易處理啲,不過唱歌錄音嗰陣,就算你feel到個感情好到,慘到想喊,一喊又會影響聲線就走晒音,真係好難拿捏。」

(梁碧玲攝)

錄音室哈碌嚇親老闆?

第一次入錄音室對每一位歌手都是大挑戰,余香凝也不另外,她更提到有次哈碌嚇親老闆:「第一次錄音兩位老闆嚟咗支持我,本身第一次聽到自己把聲咁清楚已經好緊張,仲要佢哋好近咁望住我,搞到我仲緊張。一開聲就走晒音,搞到老闆問監製『點解會咁嘅?』」幸好監製幫忙打圓場,再加上余香凝唱多幾次習慣了便回復水準。這次錄人聲花了兩日,錄了數十take,余香凝都笑言辛苦監製。不過監製經常重播她的走音,連余香凝都忍唔住話:「希望佢真係delete晒啲錄音佢!」

(梁碧玲攝)

寫歌俾其他男仔唔怕男友呷醋?

《你愛的人上》是余香凝一段「那些年」的經歷,怕唔怕男友覺得大細超會呷醋先?余香凝表示不擔心:「其實大家都大個,佢都夠成熟去接受一啲嘢,我都好直接咁話呢一個人喺我生命都幾重要。我暫時活到24歲,最低潮佢就喺我身邊鼓勵我,你要我同佢完全唔聯絡係冇可能。更何況大家都只係update近況,同嗰個男仔又唔係好close。」余香凝補充這首歌不是「收兵歌 」,是感謝對方的一首歌。

有次余香凝現場唱出《你愛的人上》,故事主角更突然出現在觀眾席中,余香凝看着對方演唱,像是將這份禮物現場送給他一樣。

(梁碧玲攝)

將車禍經歷放進歌曲?

月前余香凝遇車禍令面部受傷,不過最大影響不是外觀而是心態,她表示:「最大影響係心態,以前會覺得要追逐好多嘢,但係嗰次經歷到生死喺嗰兩秒嘅事,依家體會到應該及時行樂。同埋到依家都仲好記得嗰陣味,本身我以為係自己流鼻血嘅血腥味,但事後朋友講起先發現,係安全氣袋彈出嚟嗰陣嘅炸藥味。」最後余香凝都笑言:「好彩係揸歐洲車,如果唔係就會死咗。」

余香凝透露會將這段經歷放在歌曲,不過現時正準備新歌,是一首Sweet又溫暖的作品,被問到是否送給男友,余香凝腼腆說:「一半半啦。」

+12
+11
+10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