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聽畢《青玉案》 胡琳是現代的辛棄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猶記得在讀書的時候,曾花上一晚焚膏繼晷,將這來自南宋著名詞人辛棄疾的作品都囫圇吞棗,為應付翌日晨早的期末考而生硬記下。那時候,仍帶著一份二十出頭的青澀,還未領略到稼軒筆下以元宵佳節的繁華醉人夜反襯出來的孤高。

撰文:閱評流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星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古代的詩詞除了是情之所發外,更是暗喻處處。由李白到杜甫,由東坡到稼軒,以景物、以文字抒發滿腔鬱悶的作品比比皆是。這《青玉案.元夕》便是一例,是辛棄疾政場失意、不欲與當時腐敗的權臣同流合污的宣言。

當然,逾千年後的今日,胡琳這首最新派台歌《青玉案》,並不是來個「娛圈大揭秘」以紓解心中鬱結。但聽着Bianca演唱時,卻發現辛棄疾和她的遭遇,卻非常相似。為這首歌譜上旋律的黎俊浩(Ariel)在社交網站的分享中提到,其實《青玉案》的出現,純屬無心插柳,只是在製作Demo時找來好友張匡泓,為他所譜寫的中國風R&B音樂,添上這甚具詩意的歌詞。

另一邊廂,正為樂迷等得脖子長了十吋的原創廣東大碟努力的胡琳,在聽過Ariel的Demo後便一「聽」鍾情,於是就購入這《青玉案》,收歸自己在上月推出的大碟《Moments》之中,成為這音樂盛宴的「頭盤」。

(《青玉案》MV截圖)

或許她的音樂風格總是來得懶洋洋,一直以來,胡琳也被定性為爵士歌手,在非主流的路線上踩著鋼線。但Bianca在訪問中坦言,自己並沒有刻意向著發燒天碟的路線邁步,只是一直忠於自己,製作令自己滿意、能感動自己的音樂。從《醒來》、《滲》就能看出,Bianca的音樂,並非單純的非主流,而是在流行曲上賦予爵士的慵懶,又不忘因應歌曲的感覺,調整演唱的細節。

說起來,這《青玉案》就像是胡琳音樂路上的自白。驀然回首,乍見她就是現代的辛棄疾。特別是在現在的樂壇,以她的唱功,距離「紅極一時」,相信只有兩首K歌之遙;近年她的形象亦被樂迷定型為「發燒女歌手」,只需要配以爵士音色翻唱經典舊作,銷量、演出定必接踵而來。不過Bianca就是清高,選擇忠於自己的想法,製作極具自己特色的音樂,如當日的稼軒一樣,拒絕與世俗想法同流合污。

(胡琳instagram截圖)

亦如稼軒一樣,Bianca對自己的音樂,有着一份堅持,就是梅花間竹地推出翻唱專輯和原創專輯,不曾因為銷量和樂迷喜好而改變自己製作音樂的方針和風格。

當日的稼軒,就以元宵佳節的繁華鬧市人醉夜,映襯少女在燈火闌珊處的孤寂;現代的胡琳,活像在這似是百花齊放卻只有情歌被樂迷「吹奏」的香港樂壇之中,被冷待遺忘的孤寂少女。

亦如稼軒一樣,Bianca對自己的音樂,有着一份堅持,就是梅花間竹地推出翻唱專輯和原創專輯,不曾因為銷量和樂迷喜好而改變自己製作音樂的方針和風格。《青玉案》就是其中一例,Bianca坦言一直希望能在音樂上來個「中西合璧」,但一直都未有機會。直至收到Ariel和張匡泓的Demo,就知道機會來了,便以R&B的曲式,唱出這以南宋時期經典詞牌改編的作品。美國音樂人Art Hirahara的編曲,與胡琳憑旋律感覺順手沾來的唱腔和扭音出奇地配合,富時代感之餘不失古典氣息,就知道這場音樂實驗,取得了重大成功。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閱評流 · 樂評】聽畢《青玉案》 胡琳世界豈止爵士音樂?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