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舒祺.專訪】留學時期曾遭白眼:人心係咪應該跟住時代進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鍾舒祺,在大眾眼中,總是樂壇中特別的存在。曾創作出多類型的音樂,Dance beat、電子、pop,甚至一首歌用不同風格演繹也試過。甚至在外型上,她完全沒顧慮地忠於自己,娃娃妝、穿環,幾乎已成為她的等號,這一切一切全為表達自我。但在她心目中,卻從來沒想過要把事物作任何分類,在自我表達的思考上,原來她深受幾段在不同地域生活的經歷而影響。

攝影:黃國立

人生經歷拼湊出現時的鍾舒祺,其實她沒有大眾眼中的叛逆。反而在不同城市生活過,而比一般人看得更開。 (黃國立攝)

創作全因情迷80年代事物 Sukie:人心係咪應該跟住時代進步?

鍾舒祺出歌的頻率絕不算高,但最少每次作品面世,也絕對是用心之作,亦言之有物。早前推出今年的新作品《裸泳》,由曲風、造型到美術設計皆以八十年代風格作骨幹,MV更明顯充滿著濃濃的《Blade Runner》這類Cyberpunk電影的影子。整首歌仿似對叛逆的一種描寫,但實際上卻是由一個念頭而開始,Sukie表示:「我好鐘意以前80年代《Blade Runner》、《Back to the future》呢類電影,好嚮往當中嗰種展望將來嘅美好。當時嘅人會花好多時間去砌一樣嘢出嚟,呢種心思正正係現代所缺少。當時嘅歌手、電影主角,全部都係敢於做自己,好似Madonna咁,佢嘅造型可以好大膽好無懼。然後我就諗,點解時代進步緊,但人嘅內心反而保守咗?」

在聚光燈下,我們經常幻想著要成為被大眾要求的那個人。但這種想法卻似乎比80年代的人更為落後。 (黃國立攝)

台灣藝人比香港更忠於自己? 由綜藝節目已經可以睇得出

在香港人眼中的Sukie,感覺總是特別大膽,由行為到造型,往往也像是比他人走前一步般脫軌,穿鼻環、中性打扮,這種種國際上定義為「Chic」的行徑,卻是香港受眾眼中的異類。甚至早幾年與姐姐鍾舒漫共同推出《SS14終極喪版》,糅合多種音樂風格在當中,由metal玩到小清新,令人聽得目瞪口呆,大概也沒人想過廣東歌可以這樣玩。這樣的性格,不難令人聯想到,是否跟她曾於台灣發展有關?

Sukie直言:「我唔會刻意思考呢啲係咪好有膽量嘅行徑,但的確喺台灣,真係個個都係咁。每個都好真實去做自己,不論上節目又好,收工又好,佢哋都會盡情去展示自己最真嘅一面,唔會怕尷尬,佢哋嘅世界整個環境都好吸引。但當你將呢種性格放喺香港,又好難想像到會出現咩化學作用。不過慶幸我同Sherman平時網上自己拍嘅片段,又會有網友感受到我哋之間嘅親密同快樂。」

事實上,比較起台灣、日本與香港的綜藝節目,也不難感受到港人的枷鎖之重。又或許是日本和台灣的電視台要比拼收視,所以千奇百趣的節目也想得出,但在香港,以《後生仔傾吓偈》為例,當主持談及稍為「踩界」的話題,已在網上被批判得體無完膚。對此Sukie亦認為與地方風氣有關:「大家可以先諗一下,台灣係一個咩地方?台灣係一個當你做咗一件事,下面留言嘅人有9成都係鼓勵支持你。因為呢個係一個風氣,佢哋心態上會比較開放,而香港呢方面就爭少少。」

造型問題未算最困擾 英國留學時期曾遭白眼

問題回到自己身上,曾經在台灣比賽的一段時間,Sukie臉上穿環較多,也試過因此被觀眾抨擊:「當時我試過成塊面釘咗差唔多30個窿,觀眾會覺得睇得辛苦。唔緊要,我覺得呢啲可以作出調整,因為我始終都係為人民服務,呢樣嘢係我其中一個責任嚟。」但數到自己最難過的一關,便要數到在英國留學的時期:「我覺得音樂唔應該分種類,呢個諗法係嚟自以前一段經歷。英國留學嘅時候,我讀書嘅地方比較偏遠,所以當地人冇接觸過大城市,思想會比較窄一啲。當時每日放學返屋企要經過一條橋,然後就會有人攞住啲石仔雞蛋,等我行過就掉我。因為佢哋會將人分類,佢會分咗我做一個種類嘅人,但到底點解佢哋要咁做呢?我覺得冇需要,但好多人偏偏就會將好多事情分類,我希望我可以唔喺呢啲分類裡面。」所以在往後做音樂的日子,Sukie也不希望為自己的作品加上任何分類,只要讓聽眾滿足於音樂的本質便足夠。

留學時期曾遭當地人白眼,自此引申出「不把事物作分類」的想法。Sukie認為,音樂亦不應分大眾小眾,只要有人需要,便應該做下去。 (黃國立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