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天佑奀星論感動網民:出道前一晚我同監製講,會如常拖女友出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徐天佑於社交平台發表「奀星論」,以出道的愛情故事去解釋外來壓力如何影響一個人的「自我」。 (徐天佑Facebook擷圖)

近日「逃犯條例」在社會上的討論氣氛越趨熱烈,不少藝人也有就事件在社交平台上暗暗發聲表態。男子組合Shine成員徐天佑,因早前將Facebook頭像轉為黑色,表示哀痛,繼而引來網民留言挑機:「奀星做乜轉頭像」,對此天佑亦霸氣反擊:「關你叉事。」

對於網民的攻擊,天佑昨日又於社交平台上次發文,以「奀星」為題分享了一些從未提及過的故事,獲大量網民力撐。

在這篇「奀星論」當中,天佑提及:「奀星、明星、大星、巨星都係一個大眾幻覺。我記得入行第一首歌,派台前一晚,我同監製講我之後會如常拖住我女朋友周街逛。點知首歌一出街第二日,我就同記者講我冇拍拖,人類總會喺龐大外在壓力之下自然地放下自我。」他示意人在不同階段,也會因當時的恐懼或外在壓力而忘記「自我」,到他朝又會因其他問題而不斷重複這過程。

對Shine了解不深的樂迷,大概也沒想像過原來天佑如此敢言。 (徐天佑Facebook圖片)

點擊睇更多徐天佑靚相
+9
+8
+7

如果時間能重來,我不知道徐天佑會否改變當日的主意,跟記者曝光自己的戀情,跟情人在街上來一場光明正大的戀愛。不過憑今次發聲一事來看,徐天佑的確放下了對「星」身份認同的執著,亦正好印證了去年Wyman為Shine填詞的一首作品《不怕》。

《不怕》歌詞這樣寫道:「身邊太多恐嚇  它只怕你不怕。」其實整首歌亦仿似今次事件的寫照,作品早於一年多前經已推出,但黃偉文的一字一句卻仿似是神預言般,道出不少網民心聲:「若已不可講價 去打一架」、「世界太可怕便強大到      學會不怕」、「勇氣說穿了是無辦法也得招架」、「平民被迫變作俠客也一下」。其實除了《燕尾蝶》之外,Wyman真的為Shine寫出了不了警世作品。

JW王灝兒首次擔任大專聯校歌唱比賽星級導師及決賽嘉賓,賽前教授學生擺脫「發台瘟」秘技。6.26晚旺角麥花臣,約定您!一同見證大專歌王誕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