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鬼聽歌】唱盡第三者的情歌 其實說穿也不過是席位之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月4日,立法會選舉,正當候選人在外面把握最後機會拉票,拿着大聲公吶喊和厚厚的傳單,而我在一片喧嘩中梳理着思緒,為着我當初的舉棋不定而後悔着。為我付出多年,一同捱過公開試的男朋友;相識不到一個月,只為那一時之快而走近我的O Camp組爸,心水清的朋友都說組爸十足十那些見利忘義的議員,得到利益後就會離我而去,偏偏我當局者迷犯下大錯。

女朋友:「以後無論再找十個他,不相似,甚或要,懷念到再來一次。」我默默的在日記上寫上這一句歌詞,當男朋友對我說他清楚知道我和組爸的事,我就知道一切已經太遲,因為對的人沒有及時珍惜,錯過了就未必可以再遇見,或者要再等四年,或者可能抱憾終生…...

《十個他不如你一個》 衛蘭

「我也許失去自知,那快樂全部會停止,卻又未知下一次。」

男朋友:她是我中學同學,還記得當時我為了追求她搞盡腦汁,我不像其他情敵可以在大時大節送她「蛇齋餅糭」,但她需要我時,我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就似上星期她告訴我胃痛復發,我第一時間買粥、飛的到大學宿舍照顧她,可是我看見的居然是最不願看到的「纏綿一幕」。

《衣櫃裡的男人》 梁漢文

「躲於衣櫃裡,躲於失落裡,躲於黑暗不想掛念誰。」

男朋友:我所認識的她雖然不食人間煙火,連泛民、建制都傻傻分不清,但她卻是最天真最單純,我從沒有想過她會見異思遷,明明當初窮得只有真誠的我成功打敗了各個富公子,所以我決定從始作俑者、那個「獸父」組爸入手,令我出奇不意的是,這個向我女朋友伸出魔爪的人,竟然理直氣壯說這是「你情我願的正常社交」,令我忍不住打了他一拳。

《親朋勿友》 鄧麗欣傅穎

「為何不跟他走,等我說分手,會你親朋蜜友。」

第三者:世事真的荒謬,居然要我無辜受的一拳!大家都是成年人,她借「胃痛」向我獻媚,我勉為其難接受,難道有問題?我承認在這一個月我連環向各個「組女」發動短訊攻擊,天天甜言蜜語不在話下,別人說我「漁翁撒網」,我說這是「願者上釣」,你看某些議員經常開空頭支票,又只會「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一樣可在選舉中高票當選。

《電燈膽》 鄧麗欣

「能承認嗎我故意當那電燈膽,他若你們完場時若替也不難。」

第三者:為了報一拳之仇,面帶紅腫的我去見她,看着她的眼神,我知道這一刻她已屬於我。可是我回到宿舍細想,幸福又怎可以騙回來呢?光明磊落四個字,還是和勇於捍衛、爭取的人比較相襯。

《第三者》 吳浩康

「為何沒一個秘密地方,黑箱內並無陽光,該不怕有人圍剿第三者的我。」

男朋友:保衛珍貴的東西難道有錯?眼白白的望着相愛多年的她被「騙子」搶去,我此刻的心情就如看着民調,一個個謊話連篇的政治家,用大聲公高呼的政綱,在取得席位後永遠無法兌現。我難過,但除了祝福她和香港,我無能為力。

《三角誌》 盧巧音

「沒有她,都會有別人,你我避免不過,混亂間將彼此錯過。」

男朋友:我不知道在這個世代,良心還有沒有價值?或者好多人說我傻,居然放手,但我不想良心被豺狼擔走。

《眼睛不能沒有淚》  古巨基

「願你記住,結束感情沒有罪,變心不是你不對,假使背著良心一起太傻女。」

女朋友:9月3日,當我瘋狂致電組爸卻得不到回覆時,終於不得不承認我錯了。無知是一種原罪,無知卻自以為是更是罪加一等,外面的人正熱烈討論候選人名單,其實我真的不應該貪心,原來當人有選擇的時候,真的要好好把握。

《一拍兩散》 容祖兒

「我也居然變心,不禁要承認我,像往日我恨透的罪人。」

男朋友:電話響起,是她,最後我還是接了這個電話,我不知道故事之後會怎樣發展,但我希望此時此刻,可以不被魔鬼的花言巧語影響,憑自己的感覺去選擇,就似立法會選舉一樣,相信自己的眼光投下神聖的一票。

《十二年沒有冬天》 小肥 

「看著世界快淪亡了,一腳踏入最後日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