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廣場申表演禁制令成功 街頭音樂人JL李冠傑:一個時代的終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知大家還否記得,早兩年行經銅鑼灣時代廣場,總會響起悠揚的音樂及歌聲,不少街頭音樂人也會聚腳於時代地下,唱起大家熟悉的時代曲,那是香港表演界最快樂的一個時代,街頭上不缺機會與掌聲,就只差在大家有沒有勇氣站出來表演。久而久之,就連主流歌手如謝霆鋒、許廷鏗、陳柏宇、釗峰、王菀之等,也會走到時代地下快閃唱歌宣傳。可惜好景不常,時代廣場在2018年入禀申請禁制令,禁止街頭音樂人在該大廈的公共空間進行街頭表演。日前法官表示將批出正式禁制令,將以書面頒發裁決,意味著街頭音樂的一個時代即將結束。

點擊大圖睇下有咩歌手試過Busking做宣傳!
+10
+10
+10

禁制令首當其衝的,便是街頭音樂團體「City Echo」,從2012年開始恆常在時代進行街頭演出。主理人JL李冠傑接受「01眾樂迷」訪問時講起事情始末:「以往喺時代廣場做表演嘅時候,負責嘅保安人員通常都會有簡單溝通同記錄,慢慢都見慣見熟,時代廣場亦變成我哋約定俗成嘅演出地點。後來旺角西洋菜街殺街,唔少以前喺菜街演出嘅街頭表演者走到唔同地方繼續演出,包括時代廣場。情況慢慢演變成時代廣場會向街頭表演者作出驅趕同埋派發警告信,雖然City Echo一直堅持busking演出唔接受打賞,無奈最後仍然收到法庭傳票。」

City Echo主理人JL李冠傑表示,自西洋菜街殺街後,時代廣場便開始對街頭演出收緊限制。 (資料圖片)

不能再使用時代廣場地下進行演出,City Echo及其他音樂人唯有轉移陣地,到文化中心對開、天星碼頭、東角道或是其他地鐵站出口進行演出。不過演出空間越收越窄,街頭表演者堆在同一地方演出,亦會洐生出其他問題,例如是霸位、鬥大聲等,JL亦表示不少演出者會接獲投訴,自己也試過一晚有市民報警兩次,但警員到場了解時未必知道相應的處理方案,他坦言執法準則不合時宜是其中最主要原因:「其實有時警方到場了解嘅時候,佢哋都未必知要點做,反而我哋演出者比較多經驗,會講返畀佢哋聽個相應程序,盡快解決件事。我諗主要原因係現行法例未有好清楚列明同定義有關街頭演出嘅執法規例,加上佢係一個公共空間,處理上的確存在灰色地帶。」

失去時代廣場地下這根據地,City Echo成員唯有轉向其他地方演出。 (網絡圖片)

近年,屯門公園的大媽團演出亦成為另一關注話題,問到街頭演出者在公園表演的可能性,JL表示:「其實喺公園做街頭演出手續會比較麻煩,因為每次都要填form,而演出時段亦唔係自己可以決定到。」在公共場地演出收投訴,但為何「大媽團」又一直相安無事?他解釋:「因為類似屯門公園呢啲場地係由康文署管轄,而通常佢哋收到投訴就會轉介去警方,加上現行法例不足,所以大多情況警方都會以快速平息事件嘅方式去解決。」JL坦言雖然重新審視法例能有效幫助本地演出者,不過由於文化界別可能並非香港政府現今首要解決的問題,故此一直也停滯不前。

屯門公園一向是大媽團的演出根據地,JL表示其實難以執法:「現行法例不足,警員到場亦只能息事寧人。」 (影片擷圖)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