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音樂時代】徐繼宗爆麥浚龍造歌要求奇怪:首首都唱到想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音樂人徐繼宗(阿宗)除了經常亮相網台節目《本周Jer住你》外,更為麥浚龍、謝安琪新作《合唱歌》作曲,因此樂迷近期不時都會聽到他的名字。最近J2音樂訪談節目《我們的音樂時代》,主持人許文軒(Edmond)邀請他分享創作容祖兒《心淡》、劉德華《十七歲》等歌曲的感受。談到近期合作過的歌手中感受最深刻的,莫過於與麥浚龍(Juno)。

徐繼宗接受《我們的音樂時代》訪問。

除了近期《the album》專輯中的《合唱歌》、《寂寞》系列外,阿宗曾為Juno寫過《酷兒》、《人渣》等歌曲,他特別談起第一首合作的歌曲《濛》:「我收到嘅指示係『要寫一首好難嘅歌,好低音、好高音、有真音,有假音。』佢唔介意首歌難唱,佢亦都應付得到。」在Juno的「奇怪」要求下,阿宗開始在創作上有突破:「如果唔係佢呢啲咁奇怪嘅要求,我唔會寫到一啲我認為做唔到嘅嘢,呢個係互相交波嘅。」

阿宗亦會為Juno部分作品擔任和音,當中最為人熟悉的作品當然是《勇悍·17》、《暴烈·34》等出自《the album》的歌曲。他笑指:「癲就係《暴烈·34》,嗰首係超越人類極限,本身個主音已經好高音,再加上和音就更高音。基本上首首歌都唱到想死,完成後舒一口氣,覺得終於搞掂,快啲去收錢啦!」

+4
+4
+4

星盒子限時合體 三子重提林一峰離隊

阿宗擔任作曲人前,曾於1999年與區永權(Albert)和陳鳳組成樂隊「星盒子」,並遠赴台灣發展。訪問期間兩位前隊友亂入,既為阿宗製造驚喜,更促成星盒子限時重組。其實星盒子本來還加上唱作人林一峰,但在樂隊還未有作品推出時,他就以個人原因突然離隊。談起當年離隊事件,Albert指:「本身我哋係四個人,林一峰去咗台灣後就走咗,當下我話冇嬲就呃你嘅,但係嬲到咩程度我就已經唔記得,因為已經廿年啦!但最無奈嗰個係陳鳳,佢係直接識林一峰先會同我哋走埋一齊。」陳鳳補充指:「當時自己有啲迷惘,得返三個人,究竟公司仲要唔要我哋,喺面對緊自己前程嘅時候,佢哋兩個捉咗我去學結他,自己專注咗做嗰樣嘢,就冇再去諗。」

阿宗、Albert及陳鳳曾於1999年組成樂隊「星盒子」,並遠赴台灣發展。(徐繼宗Instagram圖片)

問到有冇機會正式重組?阿宗說:「我有諗過,就算佢哋兩位獨立地都應該做一啲音樂嘅Project,我成日同Albert講,不如寫返歌,佢曾經都攞過第15屆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嘅亞軍!如果再做嘅話我想做廣東歌,因為星盒子未唱過講廣東歌。」

在節目安排下,星盒子作限時重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